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袁國勇、梁卓偉唔係「唔識政治」ㅤ係時候睇清楚光環背後嘅計算

2020/3/21 — 23:07

袁國勇

袁國勇

上個星期寫咗篇〈社會賢達選擇性沉默ㅤ係暴政最大幫兇〉,言猶在耳,過唔夠兩三日袁國勇就同佢學生龍振邦喺《明報》撰文,〈大流行緣起武漢 十七年教訓盡忘〉一篇鴻文引起社會極大迴響。本來以為袁教授終於挺起知識分士嘅腰骨,抵住黨國機器嘅壓力講幾句公道話,一直睇錯咗忍辱負重嘅袁教授;點知篇文出咗唔夠二十四小時就發聲明宣佈撤回兼道歉。 

道歉撤回嘅動作比起文章本身引起更大嘅聲音,成件事不斷發酵,更出現英文譯本,篇文得以更廣泛流傳,引來外國傳媒報導。客觀嚟睇,撤回文章更加強調咗真相被打壓,香港不存在言論自由、學術自由嘅事實。同時,即使撤回,袁國勇都俾一班愛國藍絲、小粉紅肆意攻擊更加發起聯署要港大辭退「港獨」份子。文章引起龐大嘅社會反應,對於袁國勇嚟講應該係始料不及。

有啲網上評論話佢先出文、後撤回,目的要搞大件事,係「高級黑」非常「識玩」,呢個睇法真係高估咗袁國勇嘅政治智慧。事後,佢再次重申「我唔識政治」,即日接受深圳衛視訪問,為文章澄清,為自己辯護,指出「無人比我更加愛國」。原來接受深圳衞視訪問又係唔識政治之舉,愛國之心無人能及、直接表忠又係唔識政治嘅表現。

廣告

「唔識政治」只係一個藉口去掩飾為暴政效力嘅真相。文章中,選擇用「中華民國」嚟形容台灣,正正係政治表述;而第一次將「中華民國」刻意修改為「台灣」更加顯示袁國勇明白當中政治含意嘅操作。一邊出政治文章,之後撤回政治文章;一邊作政治表忠,一邊話自己唔識政治,「愛國勇」就係咁樣誕生。貴為行政會議成員嘅湯資深大狀直斥袁國勇「一世英名一朝喪」,呢個評論真係數佢最有資格,不過,袁國勇嘅英名一朝喪唔係喪喺篇文,而喪喺「撤回」同道歉。

一不離二,另一位林奠專家小組成員,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亦接受鳳凰衞視訪問,再為黨國發聲,指出唔應該稱武漢肺炎做「中國的病」,對歐洲未有借鏡東亞地區抗疫經驗控制疫情感到失望,更加為世衞遲遲未將疫症定義做「大流行」解說,稱世衞嘅決定「可以理解」。咁作為學者專家,梁卓偉有無為中共隱瞞疫情達兩個月之久感到失望?有無指責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係無證據之下指美國軍人於武漢播毒,諉過於人,唔為「地球村」效力感到失望?有無為「吹哨者」李文亮醫生之死感到惋惜?唔知以為佢係外交部發言人,條 line 同中共一模一樣。睇嚟,小小嘅一個港大醫學院院長之位應該滿足唔到梁大教授,好可能佢劍指緊下任世衛總幹事之位。

廣告

誠然,兩位專家係學術上都極有成就,尤其袁國勇係沙士一役被視為英雄;今次疫症都身先士卒,深夜走訪各感染現場作實地考察,喺香港佢對傳染病學嘅貢獻無出其右。不過,學術上嘅成就並不代表佢有追求公義嘅本質或者作為社會賢達嘅社會責任。社會大眾對知識分子有一定嘅期許,並不僅僅限於學術成就。好可惜,當年戊戌六君子密謀推翻慈禧變法失敗,被菜市口斬首,「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崙」嘅士子風骨永遠都唔會喺我哋嘅學者專家身上見到。

到現時仍然有唔少嘅市民會視呢班學者專家為抗爭陣營嘅一部份,批評佢哋就係搞分化。相比起膽敢付出自由、生命、前途嘅抗爭者,連講句公道話都唔敢,仲要道歉表忠嘅「愛國勇」又點會係「兄弟爬山」嘅一份子呢? 假如有抗爭者喺深圳衞視、鳳凰衞視接受訪問,為中共說項,講自己有幾愛國,仲會唔會當佢哋係抗爭者? 

市民大眾係時候將學者專家嘅光環除下,佢哋呢班專家學者嘅首要考慮係自身利益,包括個人安身立命、仕途、名譽地位、學術成就等,唔係社會大眾嘅利益同知情權,更加唔係作為士子嘅風骨同對公義嘅追求同犧牲。佢哋並唔係唔識表態或者無不表態嘅自由,相反,佢哋嘅取態正正就係權衡利益與公義後作出嘅抉擇,選擇性作為同不作為都只會企喺暴政嗰邊,呢個就係香港知識分子嘅現實。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