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催淚彈打斷腳的小朋友

2019/10/26 — 21:3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山鬼】

凌晨兩點,還在忙被耽誤了的正職工作,好友打來,只輕聲地說了一句:「有新 Case。」

這些日子,打電話來的都沒甚麼好消息,換個衣服便趕往指定的地點,這就是後勤的日常。

廣告

這次的年輕人,被催淚彈打中膝頭,即晚要做手術。

去到目的地,終於見到那位年輕人,其實所謂的前線義士,勇武仔,沒有 gear 的情況下,年輕得難而置信。雖然接觸過無數個,但每次都會暗暗歎息,這些年輕人,實在太苦。

廣告

「夠 18 未?」「未。」「16?」「14 …」

14 歲。聽到差點講粗口,14 歲就要受這類戰爭創傷,整隻腳都被石膏包裹,膝頭上有固定器。醫生說要兩個月才可以行返路。14 歲喎大佬,一個香港成長的年輕人要打石膏,不是因為打波扭親,係被催淚彈打斷腳。然而在他們眼中,這一切都好平常。

講個小知識,催淚彈應該係向上射的,要打斷腳,就即是平射催淚彈,是嚴重違反使用守則。而這類違規濫暴的行為,居然沒有任何人要負責,現在的香港,哈。

「我地上得去就預咗死」「好過還押男童院」「死我唔怕,還押仲慘」,這些話,我都聽了數十遍了。「返屋企嗎?」我問。他停住,根據這陣子的經驗,大概又是無家可歸的年輕人,被父母趕出門。到底那些父母是受了甚麼教育,又看了甚麼資訊,才做得出這樣的事,寧願小朋友被打,都不願為他打開家門。

每次想起這種父母,我都覺得好恐怖。

有一天運動會完結,小隊會解散,也不可能有 24 小時的後勤隊,到那個時候,這個 14 歲的年輕人能回家嗎?

他回去的地方算是家嗎?還有另外無數類似經驗的少年,屋企,原來可以咁遙遠。

我請他和朋友吃了餐宵夜,送他們回安全的地方,但願一切平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