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否定的不是泛民議員 是一個非法的立法會

2020/8/21 — 23:06

我在之前的文章已經講過,「意見群組」調查在香港是新生事物,現在有 10 萬人,但人數遠比理想還有很大差距。但這一直都在穩步發展中,這一次因為事件較矚目,有人動員參與,令人在這個新生嬰兒還未有機會成長便受到質疑,當然有點可惜。我只能重申,「意見群組」調查在世界各地很多民調機構都有用。其作用固然沒有全域隨機抽樣那種代表性,但在家居電話覆蓋率降低,手機抽樣又有局限性的情況下,這種調查方法的啟示作用不能忽視。不過,這不是今次要講的重點,下次再談。

這一次決定就這個題目作意見群組的調查,是由我們研究所的一個義工組提出,我們一直尊重以民主參與的方式,結合科學的調查方法,希望我們的工作能夠有市民的參與。研究所用這一種義工參與方式決定及進行意見群組調查已經很多輪。既然這是一個民主決策過程,我們也一如既往地尊重,我們也一如既往歡迎各界加入。

但我們也明白自星期一之後,有很多人動員其他人參加,有可能影響到一個正常狀態下得出結果,也確實有人很上心,希望把民調變成公投。我們明白,但這並不是我們的原意,也不是有關小組的原意。

廣告

因此,在這次調查過程中,我們已經加了幾重保險。第一,我們曾經把星期一之後才加入意見群組的那些個案分開來處理,分析他們的數據,對比與原群組的結果。而不出所料,新加入的在傾向上較為強烈,比較更傾向不接受這個臨時立法會,不支持民主派議員加入。

第二,我們的系統也把資料不完全的、有可能是虛假的、重複作答的個案都刪除。所以原本提交了意見參與這個調查的人數多達六萬幾人,最後經過幾度篩查之後,有效的樣本人數是 26,984 個。但這已經是之前多輪「我們香港人」意見群組調查回應人數的接近三倍,証明大家對整件事的關注。

廣告

第三,我們在事前沒有公布的情況下,同時進行了一個全港性隨機抽樣的電話調查,把「意見群組調查」的問題放進去。這是一個有代表性的調查結果,我們以前也曾經試過用這樣的「比對電話抽樣調查」,主要是希望透過對比分析,來幫助我們了解「意見群眾調查」的誤差與全域隨機抽樣調查的差異,我們從而亦可以得到一些資料,調整我們對意見群組調查數據加權的那條方程式。如果能夠長期這樣做,就可以令意見群組調查的代表性進一步提升。今次我們決定一併把有關調查都公開,讓大家可以對是次題目的民意有更全面的理解。這一次我們電話訪問了超過 1,000 人。大家可以分別看到兩個調查方法得出的結果有多大分別。

這一次,我們盡力平衡了香港民意研究所接受民主參與的元素,在我們的調查機制中同時也考慮到事件的重要性,因此才有上述的三重保險。我們也把所有資料都公開,大家可以更全面及多角度明瞭對這個問題的、以不同方法來處理而得出的不同數據。

這次得出的結果,反映市民對延遲立法會選舉一年,又由人大常委在沒有任何法理依據下,把現屆立法會延任一年這個做法表達了明確的反對。雖然在網上的討論所見,很多人表達了對傳統泛民政黨及其議員的不同意見,甚至有一些是十分強烈的批評意見,但與其說調查證明了這一點,倒不如說市民不支持議員加入這個法理依據薄弱,缺乏人民政治授權的臨時立法會。

在意見群組調查,有 63% 民主派的支持者「反對」或「十分反對」民主派議員加入。我們同步進行的電話隨機抽樣調查,民主派支持者的反對比率也有 61%。支持的比率分別只有 20% 及 19%。

我仍然認為,議員、政黨、政治領導應該有其政治理念及道德承擔,也應該有能力、有資料可以比一般人作出更合理的政治判斷,所以不一定凡事都緊跟民意,特別是當社會充滿分歧,而民意差別不大的時候,這一點就特別重要。但如果民意有壓倒性的差異,政治人物就不能不慎重考慮。不論下午公布的結果是怎樣,我這個看法始終不變,香港人承擔不起一個沒有泛民主派議員參與的(非法)立法會!但面對今天公布了的民調結果,議員如何回應,就要靠各位的政治智慧了。

於我個人而言,我仍然認為策略上的考慮是重要的。但這一次調查結果,更重要的啟示是現階段有更高比例的市民不肯接受這些策略上的考慮,認為民選議員應該拒絕加入這個臨時立法會。這確實有可能出現一些很災難性的後果,但我也絕對同意及明白,在道德原則上及政治理念上反對這個立法會,其實也十分合理。特區政府及北京當局的做法,根本就是於法無據,破壞香港的制度,敗壞憲政秩序,進一步製造社會撕裂,首先應該受到譴責。

面對政權一而再、再而三胡作非為,香港越來越多人已經覺得策略及務實的考慮已經不再重要。因而有更多人接受這種攬炒的傾向。

有這麼多人認為民選的議員不應該加入這個立法會,其實不一定是顯示了市民對議員普遍厭惡,但卻肯定是反映了市民對這個制度的極度反感。出現這個情況,可以說香港的制度基礎已經搖搖欲墜,真正應該感到可恥的究竟是誰?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