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宣告表證不成立的第一個早晨

2020/9/30 — 11:18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當法官宣告連非法集結也不是,遑論是暴動,表證不成立,可以離開法庭的那一刻,腦袋一片空白……

面對審訊的壓力

身旁的其他被告,有人和我握手,有人恭喜我,那一刻仍不想離開「犯人欄」,因為心底像是拋下其餘七人,很希望我只是一個開始,他們稍後也可獲得自由。當步出「犯人欄」與親友擁抱,沒想過自己也哭起來,再舒了一口氣。原來這一年,即使我早已作好各方準備,但那種「未知」的擔憂仍然存在我的心底。想到其餘七位被告,還有不少香港人繼續要承受這份壓力,請原諒我無法接受不少朋友的「恭賀」。不管我們可能對不少市民的抗爭模式有不同想法,可是絕不能忘記一切也是因為政府處理失當,施政令市民失去信心和希望,令不少本來與世無爭的香港人要承擔這份壓力。

廣告

請相信沒有人會被忘記

一直很不想用「犯人欄」這個詞語,因為被告在香港是假設無罪,可惜不少香港人未到判罪,早已失去不少自由,工作或學習的機會,更要承擔很大的精神壓力。可是,請相信沒有一位被檢控、被還押或在囚的香港人會被忘記,大家仍然用盡不同方法讓自己不要遺忘。我們要在黑暗中繼續守護真正的「普世價值」:公義法治、新聞自由、思想自由、宗教自由、學習自由……大家絕對要提升自己的精神意志,讓我們可以繼續堅持尋找合適自己的不同崗位,繼續守護公義,也讓每一位香港人不會被忘記。

廣告

感謝律師團隊的陪伴

親身經歷被捕和被檢控,更加明白在審訊前和期間真的需要不少支援。感謝之前協助的劉律師和黃大狀,更感謝「民陣律師團」的團隊對我的支援。

當我已熟睡時,他們整個團隊仍然在細看控方的資料。特別是陳大律師(Ferrida)和實習大律師 Yvonne Leung,她倆默默觀看所有控方舉證的片段,記錄我出現時說過的話,更與吳大律師(Chris)和潘資深(Hectar)一起思考不同的應對策略。當我放假與朋友相聚時,他們仍然與我的證人了解案情,親身到檢控官所指的暴動現場了解每一個位置。他們協助我準備「品格證明信」,以證明我作為社工於現場的合理性。當看著潘資深在庭上如何「溫柔地」盤問警方證人,讓警方證人無法逃避說出真相,或是回答已沒有意義的「不同意」時,我看見大狀如何運用盤問技巧。昨日凌晨,Chris 和 Yvonne Leung 仍然在提我記得要帶甚麼,原來他們仍然未睡,仍與 Ferrida 在草擬結案陳詞的內容。他們以團隊形式支援被檢控人士,不單是協助我,平常也會因應案情發展增加人手去支援不同的被檢控人士。

堅持守護法治與公義

當不少人說法治已死,我認為是極權政府努力重新定義何為法治,何為正確……但我們不能就此放棄表達何為真正的法治精神,因為仍有不少司法人員和律師努力堅守法治精神。當我們不斷面對不合理的判詞和判刑結果,我們會沮喪和失望,但不能放棄指出問題所在,讓我們不會慢慢被「溫水煮蛙」,不自覺接受了自己只能活在不合理和不公義的法治下。

刑事案獲宣告表證不成立,十分難得,背後意義非常深遠,值得警方作出拘捕和律政作出檢控時的反思,在抗爭現場有不同身份的人,當中有不少正在擔當捍衛真相、人道支援或監察人權的角色,不乏擁有專業身份的人,絕不應被隨便剝削權利。即使是一班大狀,本來也認為法庭宣告表證不成立是奇蹟,但他們仍然協助我準備不同意表證成立的陳詞,結果堅持真的看見奇蹟,堅持真的讓大家看見希望!

香港人要彼此支援

「陣地社工」隨大時代的轉變,也在尋找新的定位,相信不少香港人也在努力尋找中。其實不少崗位早已在身邊,可以出現在你的家庭,在你的工作空間,你也可以加入一些現存的組織、家長教師會、業主立案法團、互助委員會……大家更可以自組不同組織,讓民主自由和公義的訊息融入社區和生活。只要大家仍未放棄,繼續鍛煉自己的強大精神意志,總會找到合適自己的位置。我們作為社工,亦會繼續以「陣地連線」社工的身份,支援被檢控人士,與律師團體合作,以作好應對審訊的最充足準備。

《被檢控後需要支援可尋找陣地連線社工,可致電或 WhatsApp 6166 8937》

#守護公義
#守護生命
#捍衛人權
#繼續關注所有要面對審訊的香港人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