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指刑毀交通燈後用剪刀傷警ㅤ20 歲男罪名不成立ㅤ官拒接納兩警口供

2020/6/26 — 21:08

東區裁判法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東區裁判法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去年 11 月 12 日有網民發起「三罷」多區堵路行動,一名 20 歲男子在西灣河用剪刀剪斷行人交通燈電綫,過程遭便衣警員目睹。男子被指在被制服時用剪刀割傷便衣警員左手姆指。男子今日在東區裁判法院承認一項刑事損壞罪,否認一項襲警罪。案件今日開審,裁判官稱警員口供與閉錄電視片段所拍情況不符,不能放心接納警員證供,男子即日被裁定襲警罪名不成立。

針對刑事損壞罪,辯方求情時指,被告因為不滿西灣河開槍事件,響應網上號召才犯案。裁判官指被告行為會對老人及小孩造成嚴重影響,甚至引致人命事故,望他做事前先想清楚後果。案件押後至 7 月 10 日判刑。

被告黃錦威(現年 20 歲)被控 2019 年 11 月 12 日在筲箕灣太康街至筲箕灣道交界,非法損壞屬於香港政府的行人交通燈,及同日於西灣河太安樓商場、萬寧舖位外襲擊警員 X。被告承認刑毀罪,否認襲警罪受審,今被裁定罪名不成立。

廣告

刑毀因西灣河開槍事件ㅤ官寄語做事前想清楚後果

針對刑事損壞,辯方求情時指,被告案發時只有 19 歲,因為案發前一天發生西灣河開槍事件,被告響應網上號召,故刑事損壞交通燈。被告非常後悔,明白應以其他方式表達,對於因損壞行人過路燈而造成不便,他感到抱歉,亦願意賠償。被告因案件曾還押 7 日,還押體驗對年輕的他帶來很大震驚,亦讓他上了一課,希望法庭先為他索取感化官及社會服務令報告。

廣告

裁判官何俊堯勸導被告稱,希望對方真的可以知錯。他表示,明白被告是為了響應網上號召,目的簡單,但希望被告反思,每一件事情都有後果,亦會為他人帶來影響。他指被告剪斷行人過路燈電線,會對老人及小孩造成嚴重影響,甚至引致人命事故。但考慮到被告犯案背景、無刑事紀錄、有悔意,法庭決定給予一次機會,不用即時監禁。案件押後至 7 月 10 日判刑,期間先為被告索取感化官及社會服務令報告,被告准以原有條件擔保候刑。

襲警罪脱罪ㅤ官:不能放心接納警員供詞

至於襲警罪,裁判官何俊堯裁決時表示,不能放心接納聲稱受襲警員 X 與拘捕被告之女警蘇詠勤的供詞。他指,兩警員形容他們先向被告表露便衣警員身份,並警告被告放下剪刀不果,被告大叫「有狗呀!我叫黃錦威,叫連儂牆啲手足嚟救人!」後想逃走,二人才控制他。但由閉錄電視錄影片段可見,兩名警員一接近被告,很快便與他有身體接觸,隨即有幾名警員上前制服被告。片段畫面與二人口供表面看來並不脗合,而 X 在看完片段後即改口供,稱在被告大叫「有狗」前已控制被告。

而拘捕被告的女警蘇詠勤聲稱一直鎖定對方,卻不知道被告是如何被截停。她稱沒有推被告,是被吿自己後退,卻無法說出被告為何及如何後退。另外最重要的是,兩警員對被告手持剪刀的動作有分歧。

此外,警員 X 在辯方盤問下,承認被告曾經表示「唔好傷害我」,但女警蘇詠勤則否認。裁判官稱,若警方沒做任何事情,被告又為何會懇求警員不要傷害他,質疑女警刻意隱瞞情況。

裁判官又指,女警員以刑事損壞罪拘捕被告及撿取剪刀作證物時,X 已經向她告知被告用剪刀割傷其左手姆指,質疑女警為何當時不一同就襲警罪警誡及拘捕被告。裁判官表明,對於太安樓內追截及制服過程存有太多疑問,質疑事實是否如兩警所指,他們什麼都沒有做,被告便弄傷 X。他拒絕接納兩警員證供,而呈堂閉錄電視亦不能顯示 X 是如何被弄傷,因此裁判罪名不成立。

警員 X 獲匿名令宣誓卻讀全名

另外聲稱受襲的警員 X 今早出庭出供前,一度出現錯誤。他早前獲法庭批出匿名令,以 X 代替其姓名,惟宣誓時,他大聲讀出自己全名。裁判官不滿,斥責控方「既然幫佢(警員 X)匿名,而家又由得佢,我真係唔知控方的立場」,他重申提醒警員以 X 自稱是控方的責任。控方對此致歉,裁判官則回應「你唔係對我唔住」。

警員 X 在主問時供稱,案發當日他以便衣警員身份執勤。下午 3 時 07 分,當其便裝私家車駛至太安樓交界,他在車上見到被告用從交通燈内抽出電綫,並用剪刀剪斷,交通燈隨即失靈。被告隨即進入太安樓,X 與隊員下車追截,期間曾表示「我係便衣警察!」。約 6 秒後,他成功在太安樓商場、萬寧舖位外截停被告,並要求被告「冷靜啲」及放下剪刀,但被告未有理會,情緒激動並大叫:「有狗呀!我叫黃錦威,叫連儂牆啲手足嚟救人!」X 意識到被告想逃手,遂用手捉住被告右手。被告不斷掙扎,X 再次警告被告放下剪刀不果。被告右手握住剪刀手柄,刀鋒向上,不斷上下揮動剪刀,最終割傷 X 的左手姆指。

控方播放太安樓內閉錄電視影片,其中可見被告走入太安樓後,X 與女警蘇詠勤先後追截被告,三人有身體接觸,被告看似被推至牆邊的一堆雜物上。裁判官看完片段後,質疑 X 一接觸被告便將他推向牆制服,與其口供所稱先表露身份及警告後才控制被告似乎不符。X 及後改口指,在被告大叫:「有狗呀!我叫黃錦威,叫連儂牆啲手足嚟救人!」時,他已經控制了被告。

辯方案情指,被告被控制後,從沒有叫人來救人,而是問 X 如何證明自己是警察,「點知你係咪發癲藍絲」。X、女警蘇詠勤及警員 22348 及後包圍被告,被告懇請他們不要傷害他,被告隨後鬆開握著剪刀的手,女警蘇詠勤取走剪刀。被告沒有意圖更沒有實際傷害 X。X 不同意案情,但同意被告曾請求他們不要傷害他,而 X 當時回應「我哋唔會傷害你。」

拘捕女警無留意仼何關鍵細節

協助拘捕被告的女警蘇詠勤供稱,被告進入太安樓時,她與 X 下車追截,被告一直沒有離開其視線。二人截停被告後,她立即向被告表明身份,見到被告右手手持剪刀,有理由相信他會逃跑,而她多番警告被告放下剪刀不果,他控制著被告左手,X 則捉住他的右手,被告仍不斷掙扎。她控制被告後,宣布以刑事損毀罪拘捕被告。及後,X 向她表示在截停被告期間,被告用剪刀割傷其左手姆指至流血。

蘇詠勤在盤問下承認沒有見到 X 被割傷的情況,亦沒有留意 X 是如何截停被告。她否認被告曾經求她和 X 不要傷害他。裁判官質問蘇詠勤是否與 X 將被告推至牆,蘇指「睇片係」,但她沒有推被告,是被告「停咗喺度,之後自己退去牆壁」而她看不到中間發生何事使被告後退,遭裁判官直斥為何在現場,卻什麼都看不到。另外,蘇詠勤形容被告手持剪刀的手勢亦與 X 形容的不一。

案件編號:ESCC2553/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