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指向警防線掟膠水樽罪成 16 歲少年判 200 小時社服令 官:不代表我認同辯方取態

2020/11/20 — 13:39

沙田裁判法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沙田裁判法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5 歲少年被指去年在旺角,趁警員押解疑犯期間,向警方防線投擲膠水樽,惟警方事後未能在現場找回涉案水樽。少年早前被裁定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為罪成,今(20 日)在沙田裁判法院被判 200 小時社會服務令。少年在感化報告堅稱自己只是路過,遭裁判官彭亮廷質疑沒有悔意,「講白啲佢認為法庭判錯」。不過,他考慮少年已還押 21 日,若再判以拘留式刑罰,刑期過長與罪行不相稱,但強調「唔代表我認同辯方做法及取態」。少年父親聞判抱頭痛哭,由旁人拍肩安慰。

案件今日在沙田裁判法院少年庭判刑,少年父親、繼母,學校職員及同學亦有到場支持。辯方呈上老師、同學聯署及社工的求情信,指他在學校深受愛戴,閒時會做義工,表現認真及真誠,社工亦讚賞他有責任感。辯方指報告正面,感化及青少年罪犯評估專案小組報告均指出少年因有家人及學校支援,無需接受感化輔導,適合社會服務令。

裁判官彭亮廷引述感化報告,指少年堅稱自己只是路過,觀看示威者與警方衝突,沒有承認控罪,「講白啲佢認為法庭判錯」,認為他是逃避拘留式刑罰,質疑少年沒有悔意。辯方指被告有反思,案件已經影響家人及學業,他以後會避免前往危險地方。裁判官追問:「(有關)悔意嘅問題?」,辯方表示沒有其他陳詞。

廣告

裁判官引用上訴庭案例,指下級法院不能只側重更生情況,忽略阻嚇性等因素。他指社會服務令適合有悔意的罪犯,惟少年沒有展現悔意,辯方仍希望法庭判處社會服務令,稱:「不得不說,我還是第一次見」。

官考慮少年已還押多日 終判社服令

廣告

裁判官續指控罪不容輕視,被告向防線投擲水樽,法庭不容許出現挑戰警方行為。報告指少年亦適合更生中心及勞教中心,但裁判官考慮少年已還押 21 天,若判處長達幾個月甚至半年的拘留,會刑期太長,與控罪不成正比。裁判官平衡各項因素,認為適合判以高時數的社會服務令,終判少年 200 小時社會服務令及留案底。惟他強調:「唔代表我認同辯方做法及取態」。

現年 16 歲少年被控一項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罪。控罪指,他於去年 11 月 2 日在旺角港鐵站 D3 出口外,向警方防線投擲一個膠水樽。

警署警長陳錦培早前供稱,案發當晚警方在旺角拘捕一名女子,陳協助同袍將女疑犯押解上警車。當時有 20 至 30 名市民叫囂,陳在新之城外築起防線,以免有人影響押犯過程。被告突然向警方防線投擲一個透明膠水樽。水樽沒有擊中任何人,跌在陳的前方。陳上前追截並制服被告,待其他警員到場支援後,陳返回現場尋找涉案水樽不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