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指拍打便衣警長 A 背脊貼紙 地產經紀否認襲警 警作供誤稱防暴警員為「暴動隊」

2020/6/18 — 17:40

被告何曉朗 (立場新聞圖片)

被告何曉朗 (立場新聞圖片)

去年平安夜晚,網民發起到尖沙咀海港城「和你shop」示威活動。期間一名男地產經紀被指拍打便衣警長背部並貼紙張,被控一項襲警罪。他早前否認控罪,今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受審。聲稱受襲的警長 A 供稱,示威者識別便衣警員身份後,不斷辱罵他們,他帶同同袍離去時感覺到背部被拍打一下,使他痛楚。及後在場警員告知,被告向其背部貼紙,但事後警方找不到紙張。辯方在庭上稱,據片段截圖顯示,被告向警長A貼上印有「感謝你們的默默耕耘」的紙張。

被告何曉朗(25歲)被控於去年 12 月 24 日,在尖沙嘴海港城 2 樓 2417 號店外襲擊警長 A。

警長作供誤將防暴警員講成「暴動隊」

廣告

由於涉案警長早前獲頒匿名令,宣誓時以 A 稱呼自己。警長 A 供稱,案發時他按指示與同袍到尖沙咀海港城港 2 樓中庭觀察,幾百名示威者在商場內往天星碼頭方向離開,沿途高舉旗幟、大叫口號。當中有幾十人卻反方向、向他們所在位置行走,並用言語挑釁他們,包括「呀 Sir 唔該借歪」、「好 X 型呀」、「食屎啦便衣狗」。

及後,人群包圍他們,警長 A 見情況惡化,遂指示同袍離開現場。他帶頭向前行走期間,他感覺到背部被人打了一下,使他痛楚。他回頭看見被告身穿黑色長袖連帽上衣、頭戴鴨嘴帽、面戴黑色口罩、深色長褲,正以 90 度角、手板打開的狀態舉起右手。在警長 A 身後的偵緝警員 107 立即制伏並拘捕被告。現場情況持續混亂,警長 A 要求防暴警員到場增援,惟警長 A 作供時口誤將防暴警員講成「暴動隊」。

廣告

裁判官質問警長 A,為何示威者會辯別到便衣警員的身份。警長 A 回應,當時他和其他便衣警員需要隱藏身份以執行仼務,故沒有掛上委任證,但由於他們與示威者在外型上有分別,加上他們站在中庭觀察,沒有跟隨大隊遊行,也沒有高叫口號,所以示威者辨別到他們的身份。

警長 A:不希望將我的衣著同示威者混為一談

辯方在盤問時質疑便衣警員隱瞞身份,打扮與示威者相似,被告不知道他是警員。警長 A 卻不同意有關說法,指自己並非要隱瞞身份,又稱他是一名便衣警員,工作是維護法紀,若有人違法就要執行職務,「衣著能不能反映我當時是警員,這個不是我的理解。」他又向辯方表明「不希望將我的衣著同示威者混為一談」,強調示威者穿黑衣褲、黑波鞋,而他穿藍色上衣、藍色牛仔褲及淺色波鞋,有别於在場示威者,他指示威者向他們挑釁時,被告亦在人群內,相信被告一早已經識別到其身份。

警長 A 在盤問下承認沒有看醫生,亦承認自己案發時從未出示過委任證,他解釋「因為並非行使緊警權」,若行使便衣職責,就毋須展示委任證。另外,他解釋案發時他沒有察覺被告向他背部貼紙張,後來同袍告知,惟現場混亂,己經無法拾回紙張。

辯方質疑被告的拍打只屬輕打,並非施襲,警長 A 不同意並稱「被拍打個下好不尋常」他強調他見到被告舉起右手,相信是被告施襲。辯方指出,警長 A 在案發當晚落口供時,沒有提及被告舉手,警長 A 表示「當時無記錄不代表不是事實,只是當時沒有記錄」,裁判官則提醒辯方,被告在盤問下回憶起更多片段不足為奇。案件明日續審。

案件編號:KCCC3043/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