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電視片段截圖、Dan Freeman/Unsplash

被指滲透干預 遭澳洲撤居留權 澳媒指親中商人黃向墨改名 來港做選委

2019 年中澳貿易戰期間,澳洲政府曾首次引用《反外國干政法》,取消中國富商黃向墨的當地居留權,以及拒絕其入籍申請,澳媒當時指,事件與黃向墨作為「懷疑中國共產黨影響力人士」有關。《悉尼晨鋒報》及《墨爾本世紀報》今日報道,黃向墨已改名成「黃暢然」,並獲選成為香港選委會成員。

澳媒指出,黃向墨被取消居留權之後,改名成「黃暢然」,以深圳市玉湖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身份,參選「完善選舉制度」下的選委會第三界別基層社團,並自動當選。

候選人簡介顯示     黃暢然別名黃向墨

翻查選舉事務處的候選人簡介,黃暢然經基層社團界別報名參選選委,最後當選,他亦有申報別名為黃向墨。

相片所見,他與澳洲商人黃向墨應為同一人。他在參選文件未有填寫政治聯繫,僅填上「支持落實愛國者治港,推動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翻查選舉事務處的候選人簡介,黃暢然申報別名為「黃向墨」(選舉事務處網站截圖)
黃暢然候選人簡介未有提到政治聯繫,選舉信息為「落實『愛國者治港』推動『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悉尼晨鋒報》報道,黃向墨是澳洲華人富商,亦是「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的榮譽會長,該組織多次被指和中共有關。

報道又指,黃向墨曾被稅務局起訴追繳 8,120 萬澳元的稅款和 5,930 萬澳元的利息和罰款,他被取消居留權之前,至少向工黨和聯盟黨捐贈了至少 270 萬美元,此舉一直被指控是希望暗中影響澳洲政治之舉,而至 2018 年底,澳洲安全情報組織也開始調查黃向墨。

報道提及,黃向墨 2017 年曾邀請時任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參加中文媒體記者會,其中鄧森表明支持中國政府在南海的行動,與他所屬的工黨立場不同,當地媒體亦揭發鄧森曾向黃向墨指自己被當局監聽電話,建議與黃放下手機到私人地方傾談,引發民眾質疑鄧森的政治立場受中國政府影響,導致鄧森最後宣佈請辭。

澳洲議會之後通過兩項反外國干預的法案,分別是「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法案」,以及「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阻嚇外國代理人影響內政。《悉尼晨鋒報》稱,黃向墨通過資助澳中關係研究所、前外交部長的智囊團等政治捐款,以建立人脈,形容他所屬的「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是中國共產黨在澳洲最高影響力的集團。不過,黃向墨一直否認自己為中國代理人。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