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指開消防喉向警射水 男文員襲警罪表證成立 辯方指警衝向被告噴胡椒噴霧

2020/8/3 — 14:40

(圖片來源:朝雲 攝)

(圖片來源:朝雲 攝)

去年 11 月 4 日凌晨,有人於將軍澳一帶堵路示威,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及拘捕多人。一名 30 歲文員被指以消防水喉向警員射水,遭控一項襲警罪,今( 3 日)於觀塘裁判法院審理。報稱受襲警長指被告蓄意向他射水,辯方反駁指是警長先衝向被告噴射胡椒噴霧,使本來向較高角度射水的被告因自然反應而垂下雙手,水柱才會射中警長。裁判官屈麗雯裁定案件表面證供成立,被告選擇不出庭作供,案件押後至 8 月 13 日裁決,期間被告以原有條件繼續保釋。

被告吳日勤( 30 歲,文員),被控一項襲擊警務人員罪,指他於 2019 年 11 月 4 日,在將軍澳唐明街尚德邨巴士總站外襲擊警長 A。

被告警誡下說「我噴水唔係噴警察,係噴空氣啫」

廣告

控辯雙方不爭議案發當晚約凌晨 1 時,當時駐守東九龍衝鋒隊第一隊的警長 A 奉命到場執行驅散行動。雙方亦不爭議被告人的身份,及被告在警誡下曾說「我噴水唔係噴警察,係噴空氣啫」。

控方案情指,警長 A 稱在案發地點 20 米距離外,目睹被告獨自向他走近並不斷大叫「射死我啦、射死我啦」。當雙方距離收窄至 15 米時,被告被指於花槽撿起並打開消防水喉,以搖動方式向警方方向射水。警長稱他當時上前喝令被告「停止,行開」不果,被告更向他大叫「死黑警」並轉而瞄準他射水。他趕不及發出口頭警告,所以直接向被告臉部噴射胡椒噴霧。其後被告意圖逃跑,所以他再次噴射胡椒噴霧,再連同其他警員制服被告。

廣告

辯方:被告刻意避射警長 無意圖逃去 

辯方案情則指,被告撿起水喉前,水喉早已開啟,質疑警長供詞所指被告打開水喉一事並不真確,又或在當時的距離、天色及燈光下,他根本無法看見被告打開水喉的動作;警長否認。

辯方亦播放另一角度拍攝的新聞片段,指片斷顯示水柱本來是向水平較上的角度發射,而警長衝向被告時,被告更向上調整角度避開警長,直至警長噴射胡椒噴霧,被告才因被噴中的自然反應而垂下雙手,此時水柱才射向警長 A。此外,被告被噴中後立即用手掩眼及轉身彎腰也是自然反應,而非警長所認為的逃走;惟警長全部表示不同意辯方的說法。

就警長據稱作出的警告「停止、行開」,辯方指出他沒有使用任何「射水」等指向被告行為的字眼,加上現場人多嘈雜,所以他未能確認被告是否知道自己是被警告的對象;警長則回應「可以咁講」。

辯方結案陳詞指警長證供有誇大之嫌

裁判官屈麗雯裁定本案表面證供成立,被告選擇不出庭作供。辯方大律師陳永豪於結案陳詞中,強調警長的證供有誇大之嫌。他重申案發時序是如片段所示,警長 A 先用胡椒噴霧噴向被告,被告才因自然反應垂低雙手,水柱才會射中警長,而本來被告是有刻意調高角度避開警長。此外,警長供稱看見被告打開水喉,卻沒有提供任何解釋,包括被告如何打開水喉,或他如何於凌晨 1 時許,在 15 米距離外看見被告打開的動作等。

就法律上的襲擊意圖,雖然被告曾說過不滿警方的說話,但陳強調這只能構成一般性的敵意(hostility),法律上並不等於襲擊罪所要求的惡意。陳續指出,法律上犯罪意念中的「罔顧」(recklessness)基礎亦不適用於本案,因為「罔顧」要構成犯罪意念的前提,是被告本身的行為構成襲擊,而不只是不合理地冒受可見風險,否則事件只屬單純的意外而非犯罪。

辯方並強調被告沒有犯罪記錄,犯罪傾向較低及可信性較高,基於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原則,希望法庭判處被告襲警罪名不成立。

裁判官表示需時考慮陳詞,押後案件至下周四( 8 月 13 日)下午 3 時裁決。

案件編號:KTCC1944/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