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控刑恐《東方日報》記者 黎智英罪名不成立 官裁定事主非誠實可靠證人

2020/9/3 — 15:13

【報道於 17:50 更新,新增裁決內容】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 2017 年參與六四集會期間,被指在維園內恐嚇一名《東方日報》男記者,稱「我實搵人搞 X 你!」。他否認一項刑事恐嚇罪受審,裁判官鍾明新早前裁定案件表面證供成立,今日(3 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裁定罪名不成立。

裁判官鍾明新裁決時指出,不相信黎智英曾向 X 揚言「我實搵人搞 X 你!」,因為呈堂片段沒有這一句。雖然黎智英在錄影會面中稱,曾向 X 表示「我搵人搞你」,但裁判官不認為黎承認了仼何事情,因為他同時表示並不記得當日所用的完整字眼。

廣告

官接納「搞」有多個意思

裁判官又稱,黎智英用粗口鬧 X 時,只是用手指指向 X,沒有其他動作。她接納黎智英所講,「搞」有多個意思,本案並沒有足夠證據證明黎會實際傷害 X。裁判官裁定黎智英的侮罵並非一早計劃好的,從他數度折返再指罵 X,可見他當時只是出於狂怒及煩躁,沒有細想內容、一時受刺激。

廣告

此外,裁判官裁定事主 X 並非誠實證人,指 X 在庭上作供時沒有正面回答問題,又多次要求重複同一問題。裁判官指,黎智英用粗口指鬧 X 後,X 不但微笑,甚至大笑,並問黎為何這麼生氣。對此,X 解釋他的笑容是裝出來的;裁判官不接受此解釋,稱即使有時候人會靠笑容來緩和氣氛,但不認為普通人受驚後會笑,裁定 X 的反應亦不是一個合理受驚人士的反應。

官指 X 並非真誠受驚 黎智英與 X 積怨已久

裁判官認為,X 沒有認真對待所謂的「恐嚇」,甚至視之為玩笑(treat it a joke),並嘲笑黎為何這麼生氣。裁判官又指出,X 被鬧後即時拿起鏡頭,以相對較近的距離追拍黎智英,甚至近鏡拍攝,因此裁定 X 並非真誠受驚。

裁判官稱,黎智英與 X 積怨已久,X 跟拍黎智英多年,有時會近距離拍攝,甚至造成危險距離,行為侵犯私隱。雖然 X 在庭上嘗試淡化事件,但從他 13 次去信律政司要求處理事件,可見 X 自事件後與黎的矛盾深化。

裁判官又提到,案發時維園有公眾集會,現場有很多記者,當黎大罵 X 的時候,X 的同事 Y 隨即拍攝情況,X 亦曾望向鏡頭,顯然 X 知道自己被拍。

另一方面,裁判官指出,為 X 診治的精神科醫生黃以謙以事實證人身份出庭作供,鑑於他並非專家,法庭無法判斷 X 的病徵是否單單因黎智英的說話而產生,而且 X 多次去信律政司,怪責不同的政府部門,可見他是一個充滿不滿的人,裁判官無法判斷其精神問題是否與本宗事件有關。基於上述原因,裁判官最終裁定黎智英罪名不成立。

X 稱事後患上適應障礙症併發憂鬱情緒

控方案情指,黎智英於 2017 年 6 月 4 日,在銅鑼灣興發街 1 號維多利亞公園內近音樂亭,曾經指住事主 X,非常大聲地鬧:「我 X 你老母 X,我實搵人搞 X 你!你唔好咁近影我,我實搵人搞 X 你!我講畀你知我影 X 咗你相,我實搞你!」又多次指罵 X「我 X 你老母 X!」,威脅 X 會使其人身遭受害,意圖使 X 受驚。

X 稱,事後接受精神科治療,證實患上適應障礙症併發憂鬱情緒(adjustment disorder with depressed mood)。

黎智英與警方進行錄影會面時,指曾於案發當日鬧 X「我 X 你老母呀」、「我搵人搞你」,但解釋「搞」是指申請法庭禁制令、報警、找律師,又稱「當下冇諗咁多」,忘記了當日所用的完整字眼。黎又指,X「成日用相機兜囗兜面『嚓、嚓、嚓』...... 成日搞我」,形容「呢個人呢幾個月好 aggressive (進取)」。黎強調,當日只是衝口而出,「我斯文人,點會用黑社會搞佢,我從來都冇搞過人」。

事主早前獲批匿名令,以X 代名,但匿名令並不包括其仼職機構,只針對身份及個人背景。

案件編號:WKCC956/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