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控管有攻擊性武器受審 理大生稱受警酷刑 警:力壓被告後腦是保護他

2020/7/23 — 20:12

2019年9月21日,旺角警署衝突。(立場新聞資料相)

2019年9月21日,旺角警署衝突。(立場新聞資料相)

去年 9 月 21 日晚上,逾百市民圍堵旺角警署。一名理大學生被指藏有打火機燃料、鎚子等物品,他否認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並指曾遭受警員酷刑對待。案件今(23 日)續審,當晚拘捕被告的警員劉臻良供稱,押解被告回警署時,有兩名警員用力按壓被告的後腦,是保護被告免被雜物擊中的保護姿勢。劉又稱及後在警署房間裡,單獨對被告進行搜身及拘捕的 11 分鐘期間,全程因為專注搜查,所以沒有留意被告的容貌,或他有否受傷。

案件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警員劉臻良繼續作供,辯方大律師提醒劉,指他在控方主問下,曾確認被告有受傷。而他於當晚 9 時 35 分完成搜身及拘捕,也有在記事冊中記錄被告傷勢。劉之後澄清,自己是在 9 時 35 分那一分鐘始察覺被告有受傷,而此前的 10 分鐘因專注搜查被告而沒有留意。

辯方:警未拘捕下押解被告回警署屬違法

廣告

辯方大律師郭憬憲引用《查問疑犯及錄取口供的規則及指示》,當中列明警察除了行使拘捕權例外,無權力在違反任何人的意願下,將帶回警署或使其留在警署內。辯方續指,案發當晚 9 時 20 分 至 9 時 24 分 ,警員在旺角警署外制服被告並將其帶到警署期間,並無警員對被告行使拘捕權。而劉臻良是在晚上 9 時 35 分完成搜查後才作出拘捕。加上劉在控方主問下,亦強調當時「截停」被告的目的只屬「截停」而非拘捕,因此,警方強行將被告帶回警署並不合法。

劉臻良一度解釋,稱自己對《警隊條例》下有關截停搜查權的第 54 條的解讀,是如果他能截停嫌疑人,他會作出「拘捕」;如果無法截停,則屬「驅散」。而當時他在警署外已經成功制服被告,所以已經行使拘捕權。辯方詢問劉對第 54 條的解讀有何法理依據時,他承認在他的認知中沒有。

廣告

劉其後稱當時警署外環境混亂,有人向警員掟雜物,當下並非一個適合作出拘捕的環境,所以先將被告押解到警署。他又認為押解途中,有兩名警員用力壓住被告的後腦,是為了保護被告免被雜物擊中。郭憬憲直斥劉的講法「胡說八道講大話」,指他捏造供詞,當時環境並非混亂得無法作出拘捕,劉否認。

警單獨搜查被告 11 分鐘 稱最後一分鐘始發現被告有受傷

辯方指在當晚 9 時 24 至 9 時 35 分期間,劉臻良單獨將被告帶到警署一間會面室作「快速搜查」。辯方質疑劉沒有按照既定程序,先將被告拘捕,並立即帶到值日官前匯報。劉回應當時有必要先作「快速搜查」,以確定被告身上並沒有能夠傷害自己或他人的物品,才可在安全情況下作出拘捕,而他在作出拘捕前並無需要向值日官匯報。劉亦不同意作出「快速搜查」前有需要向被告解釋被捕權利或簽署任何文件。

辯方案情指,警員制服被告時,曾作出用力跪在被告雙膝、以警棍重擊被告左眼等符合酷刑定義的行為,即蓄意及無合法權限,使某人肉體或精神上遭受劇烈疼痛或痛楚。 但劉供稱,他在單獨搜查被告的 11 分鐘期間,因為過於專注搜查被告,而從未留意被告的容貌,或其身上是否有傷痕,亦無察覺被告站立的姿勢有何異樣。

辯方大律師反駁,指劉在控方主問下,曾確認被告的左眼紅腫及手腳擦傷。而他當晚在搜身及拘捕完成的 9 時 35 分,也有在記事冊中作出相同記錄。劉之後澄清,自己是在 9 時 35 分,望著被告宣佈拘捕的那一分鐘,才察覺到被告的傷勢,而此前因爲專注搜查被告而沒有加以留意。

被告吳俊偉 (22 歲,學生)被控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指他於 2019 年 9 月 21 日,在旺角彌敦道及太子道西交界的公眾地方,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而攜有攻擊性武器,即一個玻璃樽(樽口塞有一塊布)、一罐打火機燃料及一把鎚子。據控方化驗結果,該打火機燃料是常見的白電油成分物質;涉案玻璃樽亦被驗出微量的該物質。

案件明天續審,劉臻良繼續接受辯方盤問。

案件編號:WKCC3729/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