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撤回」的文章 「撤不回」的道理

2020/3/19 — 10:38

(2020年3月18日 《明報》B8)

(2020年3月18日 《明報》B8)

文章貼了上Facebook也好,在報章刊登了也好,一旦出街,就好像潑出去的水,冇所謂收回。出了街的文章就變成了公共空間的東西,有其自己的生命,就算如現在般所謂要「撤回」,也只是形式,扭轉不了文章的公共性,甚至可能令其公共性質及公共意義進一步提升。

當然,寫完的文章如果內容有錯,或者資料失實,或不準確,作者可以對自己要求精確一點,作出澄清來補救。有時文章寫完,貼上了或者交稿之後,睇返可能覺得某些字眼都可以改得更好,如果貼了在Facebook,都盡量可以改;發往其他媒體的,未到截稿時間或未排完版,一樣可以要求修改。但一旦被刊出或轉貼,咁就無可奈何了,因為文章已經變成了「公共財」!

中午讀到明報袁國勇教授他們那份稿,其實有不少論點自己完全同意。早上在床上寫完貼上Facebook的那篇文章,也有一些相近的論點。當然,袁教授他們把一些論點寫得很深刻也更痛快!

廣告

但看到其文章「中華民國」四字,就估計到肯定會有後話。加上袁教授的身份,都大致猜想到今日佢會好唔得閒。

作為知識分子,言論與政府的主旋律唱反調,其實有乜出奇,也很正常,也是知識分子的天職。有權有勢的政府,一定大把擦鞋仔想討好佢!極權政府就更加是如此,因為控制住主要的政治資源,討好政權尋租的人一定係大排長龍。哈維爾曾經說過一句,大意係知識分子應該要做政府的離心分子。老實講,離心份子唔係個個想做,因為冇乜着數,而且越係威權的政體,講出真相及講真心話的風險就越高。但作為知識分子,起碼應該要求自己做權勢的諍友。講幾句真話、月旦一下人物、指出政府的不是與不足,確實是所有人都應該經常保持嘅公民責任感,作為知識分子就對此就更是責無旁貸。

廣告

一個只聽好話的政府唔會有進步,而且只會走向腐敗;一些只以權威權勢的腦袋當自己腦袋的知識分子,除咗有失風範,有負其應有使命之外,就一定會德性墮落及人格淪落。這些例子過去幾十年由讀大學時代開始已經見怪不怪,今天的香港更是大有人在。唔開名大家都可以隨時數到十個八個出嚟。

袁教授雖然經常強調自己是科學家,又謙稱自己唔識政治,但政治是眾人之事,唔係個個都要講政治理論。尋因問果、是非對錯、好或唔好、得失評算、利益分配、代價攤分、誰人可以得到什麼,那一些不是政治?每個人的界線唔同,雖然袁教授一向避談政治,但佢所講嘅都係佢專業範圍內認為正確嘅事,從來都不是只幫政府打邊鼓,也唔似得某啲人隨風擺柳,只顧做權勢中人肚內的蛔蟲。

老實講,今時今日喺香港,唔擦政權鞋,唔講假話已經好難得。我經常都覺得就算講錯都無所謂,最緊要係講一啲自己真誠相信嘅說話,係要體現緊某種價值同堅持。最重要係以在講的那一刻掌握的資料而作出的判斷就可以,就算講錯最多咪澄清囉!誰不會講錯嘢!如果真係認為唔應該叫「中華民國」而應該叫「台灣」,我覺得也應該尊重。

一直都覺得袁教授值得各界敬重。他們的文章除咗用上「中華民國」這幾個字肯定會被視為政治不正確之外,成篇文章有很多地方都係與今天中共文宣的主旋律完全相反。有某些說法也是刺中了政府、官僚、中國人的痛處,也或多或少點出了不少小粉紅及愛國盲毛的隱蔽幽暗之處。但文章也可以說是點到即止,很多地方一筆帶過,之後也沒有深究責任誰屬。這樣只想點出問題提高警惕的文章也要被撤回,確實令人感到知識分子要擔當其使命的空間已經越來越窄。

可以想像,由文章刊出到晚上,一定好多有心人在「做他的工作」,看來他也是俾人由朝早摔到夜晚,壓力肯定不輕。作出澄清把「中華民國」改回「台灣」,原來仍然止不到咳,最終要宣佈「撤回」,可以想像,箇中一定有很多拉拉扯扯。

要講嘅已經講咗,如此「被撤回」,只會令整篇文章更具話題性。從北京及政府的角度看,可以說是損害已經造成。但從社會的角度,或者從香港人甚至是中國人的角度來看,文章中確有一些說法是刺中要害,希望可以令更多人醒覺。撤回與否,已經不再重要,因為已經成為公共的東西。有了這種公共性,那篇文章包含的論點,就可以是「你我都有份」。

希望這樣的「撤回」可以令文章的含金量更高,也令這篇文章更耀眼,更被各界重視!個人深信這樣的「撤回」不會是袁教授他們的本意,讓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繼續把這篇「被撤回」的文章傳揚開去!如果肯睇又識睇,應該總會有一點點得着。但願這篇已經流傳的文章,可以因為這個「撤回」而流傳更廣,能夠喚醒多一個人就多一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