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時代選中最無辜的學生

2020/5/20 — 19:4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自上星期四起,匆匆不足一周,歷史師生心情已是大起大落。五月十四日當天下午,中六的同學步出試場,不免興奮即時想與師長討論、分享;中五同學在網上找到試題,又踴躍向師長了解、提問。在疫情下教學漸轉為網上進行,即時的視像會議、教學、討論,那是非常熾熱的一天。可是到了晚上,社會上開始傳出一些批評題目的聲音,同學起初也都不以為然,因為他們了解歷史題目的問法,甚至不少同學在見到題二後覺得信心滿滿。然而,噩耗卻在隔天下午傳來。

五月十五日下午三時左右,平常只有寥寥數語的通訊群組變得異常熱烈。前線老師們各自的通訊群組內都收到學生傳來的擔憂,我們也不例外。中六應屆考生反彈最大:

「我哋考嘅時候其實都唔覺得條題目有問題。」

DBQ Q2用咗比較多時間做,搞到Q3 Q4 part c 唔夠時間做。我雖已經考曬,但因為呢單嘢依家都擔心到瞓唔著。」

廣告

而中五同學也表現重重的無力感,甚至問:

「點解坊間只針對中日戰爭而忽視其他部分?」

「聞所未聞,『歷史』原來是這樣?」

廣告

坦白說,當時可能很多同工都與我們一樣,自己尚未能消化訊息,對於學生們的疑問真的是無從入手。同學的擔憂也是我們的擔憂,同學的不解也是我們的不解,這讓我們能如何回答呢?作為老師,在這一刻能如何說服學生、安撫他們的情緒、甚至讓他們相信我們成年人是有能力保護他們的?這一份痛心,驅使著我們希望能略盡綿力,連書一篇又一篇的文章,維護這些一直被我們珍愛的孩子,不讓他們對世界充滿著懷疑。 

我們是成年人,處理每天所接收到的資訊,縱使再複雜,也有較成熟心志去承受。如果我們能設身處地去想,眾多社會觀點,尤其是從主觀角度出發作出的譴責,考生們頂多只是十七、八歲,他們又該如何承受?有論者們又或會說,他們譴責的是題目、設題者、或是師長,並非考生本人。平心而論,在考評過程仍在進行當中的情況下,評核、閱卷,多少也會受公眾壓力影響的,遑論是孩子們。考生在一場考試中,憑著自己多年學習累積個人識見,掌握、了解資料內容以爭取最佳表現,但步出試場,他們總是戰戰兢兢,生怕自己的答案不夠完備。目前眾多的意見與討論,言者或無心,但若同學聽到,又該作何是想?我們作為老師,尚不能對疏於論證的觀點一笑置之,又怎能期望考生能淡然以對?在此,還望社會中人高抬貴手,還考生以清靜、還考評以專業、還老師可以好好安撫學生的空間。

在這幾天,我們兼顧著一節一節的網上教學、為復課的安排作準備,額外抽出時間將坊間論點整理,夙夜撰文,心力交瘁。一直在寫作時,我們實在不能理解為何在現行機制下,仍未曾看過考生的努力,就一致斷言題目是他們所不能處理的?只差一步之遙,考生的心血就能夠被閱卷員看到,為何我們不能為他們保留這一個機會呢?讓考生的表現說話吧,讓我們都來看看,同學們是不是真的都不能夠做到各位所指的高階思維,只流於片面。正在閱讀的你,可能是本屆考生,也可能曾經是考生,大家都能明白作為考生時的艱辛。猶記得當初我們在學時的每分努力,總期待著得到專業、公正的評價。未知本屆考生仍會有這份機會嗎?

我們的其他文章:

維護教育專業,重回理性討論 — 一班前線高中歷史科老師的公開信

回應教育局《局中人語》:〈歷史教育所為何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