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禁錮在戰場上的和理非

2020/4/19 — 23:19

【文:不降】

二〇一九年的十一月十一日是大三罷的第一天,警察在西灣河開了可致名的第二鎗,鎗傷了身無寸鐵的IVE學生。同日,警方在中大與抗爭者發生衝突,十一月十二日更強行衝入中大,使用過千粒催淚彈和橡膠子彈,中大旋即變成怒火戰場,也換來大量校友師生前來營救。守了五日,抗爭者總算從中大和平退場,但戰火巳在各大專院校燃㸃起來,當中理大的最為刺熱。十一月十六日起理大的衝突已慢慢升溫,十七和十八日更猶如一場真實戰爭。抗爭者中受傷和被捕者衆,他們和救護人員、記者和支援人士被警方圍困了一個多星期,無論逃走的、投降的或躲藏的身心都受到極大傷害。自此每月中旬,我們便會在社交媒體看到那些火光熊熊的圖片和影像,可是除了回味那些悲壯的畫面,我們還能做什麼呢?

過去三個月,社會氣氛異常沉寂,有說在理大一役和近月的拘捕事件後勇武已大量損兵折將,加上新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大家好像巳經把抗爭拋諸腦後。在某些抗爭者心中的那團火其實並未熄滅,但他們也需要一輪休養生息,才能重整旗鼓。然而,當日一衆曾參與各項營救和聲援的和理非,現在是否只顧購買口罩和自身的安全,把抗爭的手足都拋棄了?

廣告

香港經濟在疫情之下急速下滑,不少人的生活開始過得困難。另一方面,政府不斷打壓異己,白色恐慌瀰漫。連儂牆被清除,教師、醫護和公務員被篤灰清算,公開發聲已變得危險。作為和理非,我一直在努力裝作正常生活,但身在曹營心在漢,好像俘虜般被禁錮在戰場上,雖沒作聲,但心中並沒有忘記手足。在重溫中大、理大一役片段時,我知道年輕人並不只是為了心中理想與警察和政府對抗;他們是我眼中英勇的軍隊,為我們抵禦那個摧毀香港核心價值,出賣香港給中共政權的特區政府。我不喜歡暴力,面對傷亡覺得心痛,但明白在守護我城之戰中武力是不可或缺的。我嫌棄自己的懦弱,不敢正面與藍絲對峙,面對防暴會低頭避開,更沒勇氣在遊行時衝上前去拯救他人……雖說和勇不分,但自己暗地裡所作的一丁點經濟援助,對手足們的少少關懐,實在不配和那勇字放在同一條水平線上!

真的不知道自己和其他香港人被禁錮的日子還有多久,覺得怯懦地過活並不是辦法,所以認真地想如何為自己拾回一㸃兒勇氣。勇氣、智慧、自律和公義同是德性知識,應該一併追求;在今日社會氣氛下,勇氣的第一步應該是走出來告訴別人自己對香港民族的自豪,對這場戰爭義無反顧的支持。手足們很對不起,背負著各樣包袱的我今天還未能做到,但我會繼續努力。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