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逐出境印傭 Yuli :被要求脫衣 由男醫生檢查感冒犯 「我係穆斯林,唔可以俾男人睇」

2019/12/7 — 16:27

為居港同鄉報道「反送中」運動的印尼移工 Yuli Riswati,被入境處以工作簽證逾期未續為由,拘留 28 日後,被驅逐出境遣返印尼。有關注組今日(7日)在愛丁堡發起集會,有數百人出席。身在印尼的 Yuli 越洋與集會通話,她表示在扣押期間受到種種不人道對待,竟被安排男醫生檢查,更要脫衣搜身,而有不少其他被扣穆斯林女性遭受同樣侮辱。她感謝港人關心,也高呼「香港人加油」,她同時呼籲關注其他仍被拘留的少數族裔移工景況,「呢度慘過真係坐監,一日都俾人鬧,我哋好似罪犯、殺咗人咁。好多人都好想返屋企,點解要當人唔似人?」

穆斯林女性被男醫檢查  不止她一人

Yuli 表示返鄉後,現時在睇醫生休養。她感謝出席集會聲援的港人,並以廣東話發言,「有咁多人支持我,好多謝香港人!」,在場人士大叫「加油 Yuli!」。

廣告

她提到在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CIC)被拘第一日被嚇倒,自己明明沒做錯事,不明為何要脫衣搜身。到第二日看醫生時,她竟再次被要求脫衣搜身,而中心方面安排的竟然是一名男醫生,檢查時更摸到她的身體,「我係穆斯林,係唔可以俾男人睇呀!」,提起這屈辱經歷時,Yuli 在電話的另一端哭了起來,她指自己被拘逾兩周身體已感不適,情緒更受壓至感到抑鬱。及後她與其他「囚友」傾談時,發覺遭受到如此對待的不止她一人,「點解我地要俾男人睇同摸啊?我以為是女嘅(醫生),點知係男!我到依家都唔能忘記喺入面嘅辛苦呀...」。

及後她與其他「囚友」傾談時,發覺遭受到如此對待的不止她一人,「點解我地要俾男人睇同摸啊?我以為是女嘅(醫生),點知係男!我到依家都唔能忘記喺入面嘅辛苦呀...」。

廣告

singintaiwan youtube 截圖

singintaiwan youtube 截圖

被關押青山灣  「慘過真係坐監」

她指,CIC 裡有很多其他少數族裔移工,不少人已關押了數月,均對她表示被拘生活艱苦,同樣曾受到脫衣搜身對待,又指 CIC 比起羅湖和大欖中心的待遇更為惡劣,如同坐監一樣,又不知道何時能出來,其他兩個地方均會有暖水冲涼、有人洗衫,至少睡得到、吃得飽,總算叫比起 CIC 是「有希望」,「呢度慘過真係坐監,一日都俾人鬧,我哋好似罪犯、殺咗人咁。好多人都好想返屋企,點解要當人唔似人?」

Yuli 為受到港人關注而再三致謝,不過她強調,目前仍有很多少數族裔移工身陷 CIC ,情況沒人知道,而她們最想的是返家鄉,或者至少拿到「行街紙」、不要再被拘留在這樣的地方,「我希望你哋唔單止支持我,而係支持我所有(在 CIC)嘅朋友,有好多菲律賓人、巴基斯坦人、印尼人喺入面,佢地都好辛苦,好多人無人去探。」她又高呼:「香港人加油!我哋大家都係要民主,我哋無民主都唔知點做人啦!」

港人譏移工「印豬」 對所受壓力一無所知

集會發起人之一、「Yuli 支援組」成員阿飛,數年前開始參加移民家務工權益運動,曾聲援協助不少被虐待和剝削的移工姊妹,當中包括受僱主虐待的 Erwiana,與 Yuli 一早相識。她對《立場新聞》表示,入境處 9 月 23 日以工作簽證逾期未續為由,高調上門拘捕 Yuli,後來 11 月 4 日 入境處在庭上撤控,在她沒有犯罪之下,同日卻開始將她關押在 CIC 至 11 月底,並受到不人道對待。律師及支援組因擔心會受入境處打壓,故這段時間內他們只敢低調地去信入境處跟進,而其僱主亦多次發信,表示會繼續僱用 Yuli ,但入境處一直置若罔聞,他們才因而公開事件。不過,最後 Yuli 在本月 2 日「極速」遭遣返印尼。

她指,今次 Yuli 只是報道「反送中」運動,就因而被針對,反映移工群體連發聲表達的權利也被剝削,而入境處基本上是「無王管」,手執移工被扣押還是被逐的生殺大權,需要被正視並受到監管。

此外,她指香港數十萬移工一直被視為「二等公民」,有很多移工仍未得到公義,她們一直為港人默默付出,但沒人記得或尊重她們,很多港人更對她們面對困難一無所知,她們想為社會發聲也會受限,除了擔心入境處打壓之外,連印尼領事館也發信與居港移工,叫她們對「反送中」運動「不要多事」,「很多人不明白,她們不出聲是有原因的」。

在台上發言時,阿飛以印尼語向移工說「多謝」和「對不起」,當提到有網民斥印尼移工不為事件發聲、更譏諷她們是「印豬」時,她不禁落淚:「她們不是不關心,而是連參與的入場劵也沒有啊!為何到現在才關心她們?香港人可以做的有太多了,第一步、最重要的一步,是認識香港移工面對的處境」。她又指 Yuli 「以身犯險」報道「反送中」運動是,希望港人看得見她這份勇敢,理解她遭打壓、因而身陷困境並失去十年以來生計的源頭,「咁樣做先至對得住 Yuli 」。

集會參加者:對事件後知後覺若內疚

24 歲的 Wuliff 自製了標語帶來撐Yuli集會,說得準確一點這是「二次製作」,原本的那面寫上「就算膚色唔同,大家都係香港人」。在民陣召集人岑子杰遇襲後,有傳言涉及南亞人,網上傳出要「裝修」重慶大廈及清真寺。Wuliff 帶著這牌子參加了在支持少數族裔的人鏈活動,今日她把背面加上這句印尼話為 Yuli 打氣說話:「Thank you Yuli! Our brave friend」。

她認為Yuli 很勇敢,為居港龐大的印尼移工群體報道「反送中」運動 ,她的報道十分重要,她對 Yuli 表示尊敬。不過當她發現事件時,Yuli 已被拘留近一個月,她對自己後知後覺深感內疚,故一定要參加集會聲援。

她認為,香港人必為 Yuli 的遭遇追究政府,她流著淚說:「我們沒有在她被逐前早點支持她,而這裡也是很多移工的家,我們對少數族裔的困境,所知實在太少了,有很多人被遺忘。這場運動是為了爭取民主,我們怎樣也不可忘了這些伴在我們身邊的少數族裔」。

文/Seb

聲援被逐印尼移工作家 Yuli 集會參加者 Wuliff

聲援被逐印尼移工作家 Yuli 集會參加者 Wuliff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