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襲警」這陷阱

2020/4/8 — 11:50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在抗爭現場,多月來其實不時出現「插水」,然後被老屈襲警的情況。「球證、旁證、足協、足總、足委,全部都係我嘅人,你點同我打呀?」由執法到審判,是否襲警,是否犯法,都是極權說了就算。這已經再清楚不過,沒有爭辯的餘地。

「砌生豬肉」的方法很多:故意接近目標然後借機跌倒、在你舉手投足時扮被擊中,更甚者,就如區諾軒一案中夾硬被做……上周二(3月30日)屯門龍門居警方闖入屋苑一事,屯門區議員張可森亦險些面臨類似情況。

當時警員情緒激動,大叫:「區議員?無人識你呀」,街坊只當他們狗吠般不加理會,一笑置之。手執喇叭的警員詳述一輪,指在現場檢獲縱火物品後,稱:「議員,我畀你過嚟,你過嚟,你過嚟睇睇⋯⋯我畀你影埋相,好冇?」

旁邊警員高呼和應,並挑釁道:「過嚟啦喂!」張可森隨即拒絕:「入咗去都唔知點算啦,係架車度都畀你拉返出嚟啦,仲要我過去。」他連呼「不了、不了、不了」,沒有中計。

同場的區議員甄霈霖 Lance Yan亦指:「人身安全問題,係唔會過去。」

若他們當時前行到警方圈套之中,可以想像無法自控的警員,定必會製造騷動,指其推撞或衝擊防線,輕則「中椒」,重則難逃襲警指控。不過很多時候這些情況都不是選擇題,「電光火石」之間大家根本避無可避,無得揀就被扣上罪名。

對付這些不公平體制外抗爭也好,執意要體制內抗爭亦好,市民或從政者的選擇已愈來愈少。要突破現況,或者要再借用周星馳另一套電影,《九品芝麻官》的對白:「貪官要奸,清官更要奸。」反抗者,更加要奸。

原文刊於作者網誌

(編按:作者並非立場新聞記者)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