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西廠背鑊岐山南下豈可空手而回 小王子該死未死只因時辰未到

2019/12/5 — 18:05

王志民

王志民

早前,路透社表示得到多位知情人士消息指,阿爺非常不滿西廠在政局上,欺上暪下,在區議會選舉之前,竟然還有膽,上報多區可以穩勝,不過只是少勝 50 票左右;在經濟上,上下其手,與那幫富二代稱兄道弟。前者丟了管治權,後者丟了大大皇帝的面子!令龍顏大怒,在北京拍桌子破口大罵:這群王八蛋!所以決定要撤換大太監「小王子」。消息一出,外膠部駐港公署錄音機隨即表示,就路透社有關不實報導,向該社提出嚴正交涉。

坊間一直盛傳小王子必然要人頭落地,他亦實在消失了多時,而導致海面西瓜隨處漂,售價也急劇上漲。但在馬交 20 歲生日之時,小王子突然現身,還表示:「會繼續忠實履行中央賦予在香港的重要職能,不會辜負香港同胞的關心支持、14 億人民對中央派駐香港機構的殷切希望,和以總書記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對香港的重視和關懷。」明顯人頭還在他的頸上,難道閹人也那麼難切嗎?我實在如墮五里霧中,所以還是去找游老師請益好了!

我懷著「八掛」的心情走到游老師的教室,向他道明來意。游老師突然健次朗上身,吐出一句日本漫畫北斗神拳的經典對白:「你(小王子)已經死了!」什麼?他還在馬交「高八調」地歌頌阿爺呢!游老師這次調皮,明顯與事實不符。游老師頓時一本正經地說:「少年,你太年輕了!你還記得那位阿爺的寶貝,曾經是明日之星的廣州市委原書記萬慶良嗎?他在省委開會開到一半時,省紀委的捕快,便直接把他帶走,從此消失!這麼不給面子都可以,小王子又算什麼呢?何況根據內地的官場文化,這是公開懺悔呀!口口聲聲的:『不會辜負』,不就是自我證明已經辜負了嗎?」

廣告

這倒也是,近年阿爺打貪成癮,經常在內地傳出有高官突然被捕快,公開地查辦帶走。而「被消失」的高官,死前還是表現得一片丹心的。小王子這一刻仍可以是大太監,下一刻也可以人頭落地。但問題為什麼阿爺對他如此恨之入骨。所謂君要臣死,給他一張洗頭艇船票就可以了!為什麼傳出要在麗紫路設辦公室呢?這不是要一位太監人頭落地的訊號,這是明顯要講澳系統抄家呢!

游老師一如以往地呷一口陳年普洱繼續為我說故事:「響好耐好耐之前」 ,香港發生了一場佔領運動,事後阿爺有感香港的年青人,人心回歸萬年無期,西廠必須要有新思維,新手法才能重新與香港的年青人 connect。可是,當時阿爺蜀中無大將,只有想法而無人手,最後也只是一場空,剛好小王子時任馬交大太監,得知阿爺的想法後,便主動向阿爺提出調回香港。阿爺畢竟年事已高,只看到他一腔熱誠及曾經成立青英會的工作,與香港菁年聯會過從甚密的往事,便誤以為小王子肯肯定懂得青年工作;卻沒有查證小王子的過去,本身就是與一群富二代、權二代混在一起的史詩式咸片。他想調回香港,只是想繼續方便他的金權交易,君不見那個丟西瓜也找不到屍體的青年太空發展委員會,富二代竟然過半,就知道小王子如何為阿爺分憂了!

廣告

隨後反送中運動暴發,區議會建制派雪崩式崩盤,當年毛遂自薦的小王子明顯與年青人完全劃上了句號,足證西廠不但工作失敗,簡直是腐敗透頂了。但阿爺還是留情面的,若小王子在韓爺爺南下之時,知所進退,便留他一條全屍,以一命換西廠。可是廣東幫實在老樹盤根,韓爺爺又硬不起來,局勢越發不可收拾。阿爺對這群:「阿其那、塞思黑」實在忍無可忍,遂派出第八王爺南下廣東,在麗紫路成立 721 辦公室,查辦講澳系統。

不是吧!內地早有傳說:「寧見閻王,不見老王」;阿爺派出岐山同志南下,不提著一堆人頭回京,是誓不休兵的。而且麗紫路一直是西廠的管轄範圍,御前禁軍進佔麗紫路,明顯就是要說明: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豈容什麼西廠治港?可是,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叫「721 辦公室」呢?

游老師說:「美德呀!你忘了 11 月初,官媒警告香港自我修正時間無多嗎?這個並不是只向香港同胞發出警告,而是同時是向駐港的西廠,發出最嚴重的警告呢!至於內地以數字作為名稱,大多數與日期有關。元朗在 7 月 21 日發生了什麼事呢?這表示,自那天起阿爺已經怒髮衝冠了!」

聽到這裡,我首次同意外膠部駐港公署錄音機的說法,路透社的確是失實報導,因為實際情況應該較路透社的報導嚴重百倍以上。不要緊,內地近期很流行一句口頭禪:「該來的總會來」,我們走著瞧吧!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Facebook:譚美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