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西藏起義61周年 港人務必與中共內部殖民的族群團結起來

2020/3/10 — 10:35

2017 年 3 月 10 日西藏起義紀念日,軍警在布達拉宮前遊行。(資料圖片,來源:人權觀察網站)

2017 年 3 月 10 日西藏起義紀念日,軍警在布達拉宮前遊行。(資料圖片,來源:人權觀察網站)

每逢三月,拉薩街頭總是一片蒼涼,漫天風沙裏五步一崗,十步一哨,軍警槍下瀰漫着冷峭和肅殺。

二零零八年三月,流亡藏人發起「徒步返鄉」行動,引發拉薩流血衝突,此後西藏政府每年三月均頒下旅遊禁令,全面封鎖藏區。然而,鐵腕統治激起藏人奮勇抗暴,單是往後的二零一二年三月份就有十一位藏人自焚,以性命控訴暴政,壯烈犧牲。

風聲鶴唳事必有因,世上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就如香港人在北京淫威下負隅頑抗了幾十年,藏地上騰空而起的烈焰,也吞噬了好幾代人被「內部殖民」的切齒之仇。要說藏人跟中共的血海深仇,還得回溯到一九五九年。

廣告

西藏起義
一九五九年三月十日,達賴喇嘛受邀到軍區禮堂看表演,大批藏民害怕中共劫走達賴,於是包圍羅布林卡宮,請求達賴不要赴會。彼時群情洶涌,數千人守在宮門,要求中共撤出西藏。一番衝突後,解放軍在十七日炮擊羅宮,當晚達賴悄然出逃,起義以八萬多名藏人喪生、西藏噶廈政府解散告終。

早在西藏起義前,中共已經在四川和青海的藏區推行「大躍進」,摧毀寺院,強逼僧人還俗,建立人民公社;又實行以「民主改革」爲名的改造工程,展開土地改革,沒收牧民財產,摧毀傳統經濟。於是,基層牧民激烈反抗,換來解放軍的鐵腕鎮壓,在安多和康區爆發戰爭,單單一九五六至六二年內就「殲滅」了四十多萬人。中共的殘酷手段,以解放之名殖民之實,令拉薩的藏人看到所謂民主改革,不過是赤裸裸的逼害,血淋淋的屠殺。

廣告

佔領與改造
一九五一年,中共以武力逼迫西藏政府代表團簽訂《十七條協議》。據說,毛澤東年前已下達命令,中共要徹底佔領西藏,並將之「改造為人民民主的西藏。」其後,中共輸入大量漢族移民,清洗西藏本土文化,強逼藏人同化成中華民族。

中共為了牢牢控制西藏,便派遣解放軍進駐,並建立中共西藏工委,祕密運作直至一九六五年,培植了數以百計的藏族黨員。雖然《十七條》形式上保障了西藏自治,中共並不能在西藏正式建黨,但工委正正是中共在西藏的實質黨機構,執行同化政策。由此可見,中共徹頭徹尾沒有遵守協議的意願,擴展黨部、改造西藏也是事在必行;對於中共來說,所謂白紙黑字的簽字協議,只是能隨時作廢的權宜之計。情況就像中聯辦和國安人員無視《基本法》規定,插手選舉、控制出版業和綁架異議者一樣肆無忌憚。

藏人領袖強制送中,引發拉薩起義
儘管中共暴政變本加厲,觸發拉薩起義的,卻是一連串的藏人強制送中事件。自一九五八年甘南起義,中共決定擒賊先擒王,意圖控制藏人首領,從而防止藏民反抗。於是,四川和青海政府以辦宴會和學習班的名義,徵召藏區的藏人領袖和喇嘛,到省城軟禁起來。1958年,素有名望的奶粉廠商貢唐倉仁波切,被四川省委統戰部請他去成都吃飯看戲,從此下落不明「被失蹤」了。

在中共長年威嚇之下,藏民每天心驚膽顫,不知尊敬的達賴喇嘛何時會遭到劫走。當拉薩人得悉解放軍將領邀請達賴到軍區看戲,而且武裝侍衛不得相隨,自然人心惶惶。結果,死守羅布林卡宮的義民,就在葬身在佔領者的無情炮火之中。

連結世界,對抗中共
儘管前人的血淚已化作史書上的墨跡,香港人當下的苦難,也得歸咎於中共殖民者的步步進逼。數十年前中共肆意綁架喇嘛,引發了拉薩起義,數十年後故技重施,試圖把香港的反抗者送中,激起了波瀾壯闊的時代革命。

在西藏起義六十年後,中共為了對付各地的異議者,又是用盡各種綁架擄劫的卑鄙手段。在香港,先有銅鑼灣書店林榮基遭到中國綁架,後有英國駐港領事前職員鄭文傑被國安劫走,還有數之不盡的年輕手足,懷疑被禁錮在廣東一帶的監獄;在東突厥,數以百萬計維吾爾人被強徵入集中營,婦女被軍警任意凌辱,澳洲的最新報告甚至發現約八萬名維吾爾人被強迫勞動,為八十三間國際企業生產貨品。到了現在,中共的殖民政策只有變本加厲。

我們讀西藏的歷史,對照當下的香港,學到甚麼?就是學會了中共這暴政,往往以白色恐怖來鞏固殖民統治,又以天朝上國的姿態壓迫邊陲的族群;延續千年的大一統帝國擴張欲望,就在中共治下死灰復燃。直到今天,亡國餘恨猶在藏人心中纏繞不去,浴血收場的西藏起義,成爲了爭取復國的紀念日。

香港人身處全球反中浪潮前沿,務必與西藏人、維吾爾人及其他遭受中共內部殖民的族群團結起來——對抗中共,連結國際,在艱彌勵,奮鬥到底。

(文章本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