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打遊擊戰,不要打陣地戰

2019/11/17 — 17:1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中大守校之役,最終以大撤退結束,這是年輕抗爭者近期以來做得最正確的一件事。

事件之初,是黑警以保護吐露港公路和港鐵為名,開入中大,中大人為保衛校園,堵路對峙,後來就發生催淚彈狂攻﹑汽油彈還擊的場面。

很多校外勇武者入中大支援,校園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壞,有人砸校巴和私家車,也有學校設施被破壞。

廣告

據說為要不要撤退爭論了很久,有人到最後仍不接受撤退,但事實是現場很快就人去場空,周圍雜物經過收拾,雨傘都掛在護欄上。

中大人與警察在橋上對峙,到處築路障,準備物資武器(見到弓箭和大彈弓),是陣地攻防的態勢。打陣地戰,至少是在雙方實力均等的條件下才有得打,雙方實力不均等,最多是支撐時間長短的問題,弱方不可能取勝。

廣告

此外,中大無險可守,指揮無大台,不同來歷的人可能產生內閧,這些都不利長期的陣地戰,因此,主動撤離是最正確的一件事。

筆者認為,與黑警周旋,千萬不要鬥氣,不要鬥力,不要鬥勇;要鬥智,鬥反應,鬥靈活。用力氣和勇敢去鬥,固然也可一拚,但成功機會不大,損失機會很大。相反的,鬥智,鬥反應和靈活,令對方很麻煩,令自己少損失,有很大迴旋餘地,可以長期堅持。

勇武派對付黑警,目的就是令政府不得安寧,日日頭痕,社會動盪,到處有事故,警察疲於奔命,政府根本不可能正常施政,張健宗形容為「無政府狀態」,正是他們最痛苦的事情。

沒有勇武派攪事,政府可以施施然對付和理非,所謂反抗運動,當然就進行不下去。所以勇武派的真正作用,只是「攪事」而己,到處攪事,到處作亂,讓林鄭寢食難安,對上不能交代,對下不能服眾,她的日子不好過,這樣就和她長期鬥下去,等事態向好的方向發展。

攪事不是陣地戰,不是真正兩軍對壘,互相開火,進攻防守,以傷亡多寡來衡量勝負。攪事是遊擊戰,是小股騷擾,目的不是殲敵,是製造麻煩,令其首尾不能相顧,如熱鍋上的螞蟻,捶胸跳腳,呼天搶地。

遊擊戰講究小股活動,反應迅速,進退自如,靈活應變。隨時要避其鋒芒,因應形勢走位,此地難攪就到彼地去攪,隨時集結隨時解散,令對手摸不到自己的底細。

總之,硬碰硬一定吃虧,靈活應對才能生存,撤出中大,是變被動為主動,變捱打為出擊。幾千個中大學生走回城市,混入人群,警察根本不知他們的去向,然後這裡那裡今天明天攪這攪那沒完沒了,那才是以己之長,制敵之短,何樂而不為!

佔路不要久,堵一點車,秩序已大亂,堵死一個路口十天,不如在十個地點堵一小時;縱火不必燒屋,門口一堆小火,消防已經要出動,燒掉一間屋,不如在十個地方點一堆小火;攪事不在事之大小,在事之多少,大事不難處理,事多才是麻煩。

勇武派製造的麻煩,應以盡可能不擾民或少擾民為出發點,擾民則失民心,失民心則失長期鬥爭的社會基礎。堵路後有人清障礙,並不影響有機會再堵,正如連儂墻被人拆了,還可以再貼上去一樣。

最大的麻煩反而是混進來的假勇武者,他們會做最惡毒的事,讓勇武者孭鑊,真假難辨,鑊鑊失人心。因此筆者建議連登出一個公告,將勇武者的底線列清楚,凡超越底線者,均為假勇武者所為,勇武者不負責,也減少對整體運動的傷害。

和理非原本標榜合法,現在中環寫字樓精英已經快閃佔路了,也等於說,和理非進一步向勇武者靠攏。事實證明,和理非的快閃佔路是有效的,一是出來的人很多,二是短時間內癱瘓了中環的交通,三是警察也沒辦法,四是地處要害,震動世界。午餐時間佔一兩個小時,佔完即散,交通恢復,影響有限,但每天如此,不可謂小事,政府也不得不想辦法,辦法在哪裡,林鄭自去頭痛。

筆者建議勇武者好好考慮遊擊戰的策略,減少陣地戰,增加戰果,減少損失,這樣才能長期堅持。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