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贏,就要令到對家真係痛

2019/8/12 — 2:33

 【文:費臣】

講明先,呢句說話唔係我講的,係中國評論大大大前輩夫子劉銳紹講的。就算全世界都係冷氣軍師,夫子都唔會係。佢講話,大家真係要聽。

今晚的鎮壓,大家都睇到好憤怒。地鐵站射彈?打爆眼?一米開鎗?你驅散定行刑呀?我見到好多人都話要報復。坦白講,個局勢已經顛到咁,好難怪大家會咁諗。問題,係用乜嘢方法。

廣告

呢個時候,我就諗到夫子早排評論林鄭民望時候呢個話:要贏,就要令到對家真係痛。

乜嘢叫「真係痛」?對於北京來講,得罪講句,無論死幾多個警察或者示威者,佢都唔會覺得痛,甚至一早已在計算之內,甚至係劇本的一部分。痛,不應只是肉體的痛,而係執政者的痛。國際壓力?可能真係會痛,呢條線要繼續打。

廣告

除此之外呢?我認為,痛的意思,就係要另對家覺得,再唔收手,再唔轉彎,佢會仲大鑊。

舉個例,林鄭話唔會獨立調查,係因為未發展到獨立調查對佢係一個冇咁痛的選擇。如果變成立法會話有可能用特權法調查,咁林鄭就會寧願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了。同樣道理,你點樣迫警察查721佢都可以懶理,但如果立法會話有可能用特權法調查721,咁警察就會覺得即刻拉晒班白衫會冇咁痛。

咁點樣可以令到呢個壓力出現呢?不用真得要立法會的保皇黨變節(唔會發生),只要他們向政府表示變節的可能就已足夠(成日發生)。咁點樣先可以令佢地咁做?都係果句,要令到佢地真係痛。

大家問心果句:保皇黨點解會做保皇黨?真係愛國?傻啦,邊度係,為油水姐。換句話說,要佢地痛,就要斷佢油水。

舉個例,保皇黨選區議會,真係想服務市民咩?區議會一年洗幾億搞交通安全嘉年華,啲錢最後落邊個個袋呀?你搞到佢冇得做區議員,真係會斷人衣食的。

我知好多人覺得議會冇用。但有冇用,係相對的。對保皇黨嚟講,個議席對於佢地日後呃公數來講,真係好有用。你郁佢,佢真係會痛。

再放大一點。選委會有117席係區議員互選,佔成個特首選舉十分之一。攞住呢百幾席,可以同政府刁幾個著數返來,肥到著唔到襪。你搞到佢冇咗呢個影響力,佢死十次都唔掂。

最重要的,是呢班人響啊爺面前,唯一的作用就是這點影響力。你攞走佢,以後數以億計的維穩費就唔會落去佢度。二零零三年保皇黨區議會慘敗,一次過搞到無數保皇黨失業。唔止區議員,仲有後面的操盤人,一次過俾阿爺換走晒。

講到呢度,我諗大家都知我想講乜:要贏,就要令到對家真係痛;要痛,就要由利益出發;要打斷利益,就要打斷佢地個影響力。

所以,我號召:我哋要嚟一次「全民警暴放映日」。

我哋要一次過開四百個街站,做四百場社區放映,每個區都做,將今晚發生的事無限loop播俾街坊睇。我地仲要做專門俾淺藍絲睇的文宣,動搖保皇黨的根基。要佢地的根基被動搖,先至會痛。佢地痛,政府先會痛,破局才可能發生。今晚的footage,係兄弟用血換翻嚟,一定要出全力傳開去,先對得起佢地。

唔好睇少街站,覺得好和理非。當年梁天琦參選,有幾多朋友第一次出來派傳單,去老人區九十度鞠躬派傳單給藍絲。呢個心理關口,唔見得易過掟雞蛋。當年做得到,今日都做得到,仲要擴大一百倍來做。

講明先,今時今日,開街站,不一定俾上前線安全,好可能都會俾黑社會搞。但係,唔通真係驚就唔好出街咩?開夠四百個站,我睇你班黑社會圍得幾多個?再者我地實會有街坊撐。我擺街站咁和平都俾你圍?到時一百個一千個街坊反包圍。

具體方法,之前《18種藍絲》已經有好詳細的討論,大家可以按自己區的情況自由發揮。例如傳單可以大字標題話「反對暴力」,引藍絲落搭先,然後內容就係警察濫暴,然後要求某某某保皇黨議員出來保護街坊等等。

所以,我響度向大家號召行動升級,以斷建制派米路為突破點,發動全民擺街站,要令到對家真係覺得痛!比我地兄弟今晚的痛再十級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