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麼回應訴求 要麼攬炒到底

2019/12/6 — 17:14

香港人以區議會選票懲罰保皇黨,掃走他們八成的議席,但特首林鄭月娥眼見支持者兵敗如山倒,仍心存僥倖,繼續漠視五大訴求,不外是替逆權運動助攻,讓運動更合情合理在街頭、社會每個角落以至世界各地走下去。

林鄭的冥頑不靈,從她說只聽到選民期望制止暴亂的聲音,卻對主流民意要求「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不老老實實回應,已足見她無可救藥。不過,更仔細看,她不但冥頑不靈,更是拙劣不堪,千方百計也無法迴避問題的核心,也再一次把自己放在刀鋒上。

一場區選,反映逆權聲音依然遼亮非常,迫使林鄭不能再原地踏步,只好死死氣提出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但連職權範圍和具體人選也沒有,便要拋出來紓緩政治壓力。不過,獨立檢討委員會不是獨立調查委員會,空有獨立之名,卻無調查實權,其目的只限於探討引發「社會動盪」的經濟、社會、政治等等原因,同時把焦點錯放在「社會動盪」,拒絕承認這是一場逆權運動,同時更關鍵是,它既不過問更不會調查警暴問題。

廣告

林鄭如此應對手法不外重彈舊調,將八月底宣布由監警會檢討警方處理大型示威的爛劇本再演一次。監警會的檢討工作,同樣是沒有調查權,同樣不追究具體的警暴行為,也同樣是推出來抵銷一下輿論的壓力。但當監警會聘用的外國專家也不得不直言,沒有主動調查權,單靠警方提供資料,根本無能為力,其公信力和作用亦不言而喻。今次推出的檢討委員會可謂異曲同工,但又更加離譜,連警暴也不會碰,當然除了自欺,誰也騙不了。

早於 6 月 15 日,林鄭以語言偽術、避重就輕和緩兵之計為主的應對策略,已經首次登場,卻弄得焦頭爛額收場。她當時宣布暫緩通過而不是撤回「送中」法律草案,結果一天後二百萬香港人上街,再經過兩個半月的街頭運動,當局才於九月初決定正式收回草案。

廣告

由始至今,林鄭這些慣常技倆,都騙不了香港人,她的自作聰明反而教曉大家,只要識穿她的手段,繼續爭取下去,「暫緩」可以變成「撤回」,由不敢碰觸警方,也可變成由「監警會檢討警方處理大型示威」,當壓力還揮之不去,便多斬四兩,再加入「獨立檢討委員會」。換言之,林鄭只是討價還價,也變相鼓勵大家,若要有效「擠牙膏」(逐步迫林鄭讓步),抗爭運動必須繼續下去,用街頭行動、國際壓力加上地方議會,齊齊鍥而不捨向林鄭施壓,當力量和道理都在民間一方,又看她可以怎樣撐下去。

特別是警暴無日無之,每天以恐怖行動提醒大家,警隊是香港人的心腹大患,則不論當局通過監警會也好檢討委員會也好,只要不能調查警暴行為及引發根源,當然無從撥亂反正,林鄭所做的一切只是捨本逐末、虛張聲勢,根本不能急市民所急,憂市民所憂。

更何況警暴之惡,正迅速擴散,再不限於警隊以過度武力向市民、示威者、記者、急救員等等行兇施襲,還包括阻延救援(如阻礙消防員救助傷者)、造謠生事(虚構示威者擲煙霧餅)、公然撒謊(如警員推跌跪地求饒長者還指受害人「手部有動作」)、亂射催涙彈(如警隊離場前發射)、隱藏身份(表明不出示委任證)、包庇罪行(如警員開槍傷人或交通警以電單車撞向人群都不予追究)、縱容黑幫行兇(如元朗 7.21 事件)等等,都是每周看得見的罪行,斷不能坐視不理。

如今,近一百七十萬人已經用選票清楚表態,「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林鄭本該把握機會回應民情,跟警察暴力割席,但她卻執迷不悟,力撐警方的驕橫暴烈,奉行暴力維穩的野蠻專政。在警暴呑噬文明之威脅下,逆權運動變得造反有理,香港人亦别無選擇,只能以追究警暴罪責、實現民主普選為目標,以更持久更多元以至更激烈的行動抗爭到底。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