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敏

陳沛敏

新聞工作者

2020/12/19 - 12:30

見證

黎智英

黎智英

(編按:本文作者為香港《蘋果日報》副社長)

「識咗你三十年,冇諗過有一日會咁樣同你傾偈。」收押所探訪室透明膠板的兩邊,兩個老人分別握着電話聽筒,淚眼相望。說話的一邊是身在囚牢失去自由的黎智英,另一邊《壹週刊》前社長楊懷康不知如何回答,良久才說:「係囉。」

那是政權還未以國安法加控黎智英的星期四,我約楊社早上九點半在荔枝角收押所等。九點前他已傳來短訊,說已抵步,先視察環境,着我不用急。透過電話屏幕,我幾乎想像到他渴望看見黎智英的表情。

廣告

排隊、登記、辦手續、等待,約一小時後,一身囚衣的黎智英出現在眼前。看到我們,他笑了,緩緩坐下拿起話筒。千言萬語不知由何說起,我一味問他的近況,他一味說 OK,吃喝睡覺都習慣了,叮囑我們叫外面的同事不用擔心,做好新聞。

來之前張劍虹(《蘋果日報》社長)託我捎話給他,一位跟他辦事幾十年的同事的太太昨晚中風,幸好搶救及時,着他不用擔心,一切公司自會料理。黎智英眼眶紅了,很關切的問起細節。透明膠板掛着倒數時計,十五分鐘匆匆過去,其間就是這樣:談到自己,他表現得從容,平靜;講到家人、同事,卻擔心他們受累,情緒波動起來。

肥佬黎向來是異常樂觀的人,我卻是悲觀主義負能量怪,此刻想說點安慰話,衝口而出:「我哋教徒經常話每個人嘅十字架都唔同,呢個可能就係你要背負嘅十字架。」他提高了聲線:「係呀,啱呀。呢啲 suffering(苦難)係 glory(光榮)。」

大家都知道黎智英是天主教徒,但從不覺得他 religious。但今天他會向前來探望的陳健民說:「我活在上帝的恩典中!」

欺詐案保釋聆訊前夕他因言論被加控國安罪,周六提堂當日,他被鎖鏈纏腰送上法庭,有同事看到這個畫面哭了。為黎智英圍上鎖鏈的懲教人員可能沒有想過,他們造就了震撼世界、載入歷史的畫面。就如政權沒有想過,暴政壓迫正昇華黎智英成為信仰自由的殉道者、香港民主運動的英雄、烈士。

陳健民之後在臉書寫:「暴政以為這樣便能羞辱他,他卻覺得這枷鎖是榮耀的冠冕。#價值觀之戰」我心裏一動,想起羅馬士兵嘲弄耶穌為他戴上荊棘冠冕。

有人畫成圖畫,配上《若望福音》字句:「這人來,是為作證,為給光作證,為使眾人藉他而信。他不是那光,祇是為給那光作證。」教友同事說:「冇諗過連聖經都 quote 錯嘅肥佬,竟然有一日會成為信仰嘅見證。」「天主嘅作為真係好神奇」。

後記:

星期六到西九龍裁判法院聽審後,第一次和同事在庭外學人做「追車師」。在行人路等候囚車、被警察以限聚令驅趕期間,跟一位拿着「肥佬黎撐住」字句的女士搭訕。她說她是新手,然後又把其他追車師傳授給她的技巧與我們分享,「不過而家難追好多喇」。

結果,警方重重橙帶下,加上自己動作生硬,囚車高速駛出一刻,來不及反應,只懂呆立原地向着車窗揮手大喊:「撑住!」

人群四散後,那位女士走過來,拍拍我和其他同事的膊頭,拋下一句「你哋都要撐住。」就絕塵而去。若她能看到此文,希望在這裏跟她說聲:「多謝。我們會的。」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