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8/5 - 22:49

親愛的 DQ 主任,你又有任務了

布拉格: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作者網誌圖片)

布拉格: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作者網誌圖片)

八月五日 權力是鴉片,DQ 會上癮。他們 DQ 你的被選權,然後 DQ 你的選舉權,再 DQ 你的護照,DQ 你的公民權,DQ 一切不肯順從的人

親愛的 DQ 主任,

你好嗎?在 DQ 參選人的不確認書上揮筆簽大名時,感覺如何?你可曾經猶豫過一剎那,渴望政府早宣布延遲選舉而暫時不用做醜人?或是你興奮莫名,盼望已久,感恩國家終於有任務給你,養兵千日、潛伏多年,終於派上用場,以後平步青雲?

廣告

簽名時,你可有想過,其實你是否相信函件中所列的 DQ 理由?中午在辦公室孤獨吃飯時,可會想起自己成為扯線玩偶,悲從中來,食不下咽?午夜夢回,心裏可有一霎閃念,想起加入政府當政務官的初衷?

不,你當然不會。

臨危委派你做 DQ 主任,就是看中你發自內心的奴性。這點,你心知肚明,你默然承受。

客套話少講。我不認識你,為免矯情偽善,給你寫信,完全沒有關心你的意思,只因為,你正是香港衰亡的人版,你的沉淪,每個香港人要引以為鑑。

一次做得好,任務陸續有來。DQ 主任們,看來你們又有新任務了,現在「臨時立法會」議員又會增補 DQ 程序,聽說甚至連特首選委會委員的選舉,都引入 DQ 程序。DQ 主任們,劊子手是你們的正職,任務天天都有,你上司頻密敲門:「主任,我現在進來了!」你可會內心竊喜?

連特首選舉的選民都要引入 DQ 程序,難保有一天每位選民都簽效忠書,等待 DQ,需要龐大的公務員人手,翻查每個香港市民的檔案。同樣的下跪軌迹,擺在每個公務員眼前,也擺在每個香港人眼前。

老大哥無底線大面積的不流血鎮壓,將衝擊各行各業,老師、學者、記者、創作者、醫護、法官、商人、廣大公務員,無一倖免。權力不只要求你擁護,更下令你真誠信奉。

年少多好,我們曾經雄心壯志,懷抱理想;加入政府,或晉身專業行列,以為服務人民,結果無時無刻就應付權貴的需索,刀鋒磨鈍、堅持不再。也許服從聽命是人的本性,自古以來這就是活得舒泰的保證;我們甘願做制度中的小螺絲釘,忘記了出糧給你的,是市民,不是林鄭,更不是東廠西廠。

時勢無疑艱難,但每個人都可以選擇,不要服從得太快。希特拉的暴政,需要借助很多聰明人的腦袋,沒有他身邊的律師謀臣,就不易製造法律武器;沒有醫生與科學家出手,他不可能製造工業化的屠殺用毒氣室;沒有公務員的配合,鎮壓與戰爭機器也難以運作順暢。服從得太快,會令獨裁者自信爆棚,暴虐加速,不要自動奉上本來屬於自己的自由與權力。

體制縱使是鐵板一塊,留在當中的人,最了解鐵板上的裂縫,缺口就是光的入口,請留意那一絲絲微弱的光線,就是高牆潰敗的起始。

經典監獄電影《月黑高飛》有句話,被判終身監禁的囚犯形容監獄的牆:「這些牆很可笑,開始時你恨它,慢慢你習慣它,時間長了,你開始倚賴它。」

可以的話,請不要把自己黏在監獄的牆上,仍沾沾自喜。

每個人都要做好準備,終有一天,要擺脫生命中的羈絆,轟烈一場。

親愛的 DQ 主任,還有將來更大隊的 DQ 主任,我不期望你讀到這裏,也不期望你會明白,你雖然收取香港人給你的高薪厚祿,也不期望你會為香港人做些什麼事。對你,我只有一點卑微的奢望,有一天,當時機來到,關鍵時刻,尋找一下你埋得很深的良知,做一件好事。一件就好。

一位及時跳船的小市民上

【惡法日誌.之四十七】

 

相關文章:
究竟人大有乜嘢係冇權做的?
母親煮的熱飯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乃加長版)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