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台灣大選與武漢肺炎,知公民與百姓之別

2020/1/19 — 15:1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漫長的2019年已經過去,沉重而精彩的一年對所有人都是一場洗禮。有些人永遠停下了,而世界仍在流動。近來社會最熱門話題,無過於武漢肺炎與台灣大選。身為香港人,今日看來,真是感慨萬千。從這兩件事上,我看到的是中港台人民地位的不同。

台灣大選看見人民的力量

蔡英文以歴史上最高票的姿態大勝韓國瑜,震撼世界,各國紛紛送上祝賀。這一場選舉,再次顯示出民主的力量和精神。即使平時政治鬥爭多麼激烈,到了投票日大家還是溫文有禮守秩序,順利完成了這場選舉,沒有一絲血腥。台灣的民主選舉顯示了人民的力量,任何候選人面對人民都是要態度謙虛,絕不敢趾高氣揚、高高在上的態度,也不能玩忽職守。韓國瑜當初靠著紅媒紅軍抬轎,迅速冒起,當選了高雄市長。然而當選不夠一年,什麼政績都沒有,就走去參選總統,空話愈說愈多,立場愈來愈紅,引發民眾強烈不滿。這次高雄市投給蔡英文的有109.7萬票,而韓國瑜只有61萬票。他2018年選高雄市長時有89萬票,短短一年就已經失去了28萬票,還給對手反超前。高雄立委8席更被民進黨全部拿下,韓國瑜敗選後還要面對罷免的壓力。人民可以把他推上去,同樣也可以把他拉下來。

廣告

同樣地,蔡英文雖然大勝連任,但民進黨的政黨票卻和國民黨差不多,817萬票中有三百多萬票是投給了民眾黨或時代力量等泛綠政黨。這也給了民進黨一大警號,台灣人民投給蔡英文是基於她兩岸政策的路線符合人民的期望,而政黨票與總統票的落差,就表達出人民對於內政的不滿。這無疑給民進黨敲響警鐘,讓他們不要得意忘形,還要時刻檢討自己,以免他日也落得國民黨的下場。台灣的民意可以改變國家的走向,它清楚地告訴世人,台灣不會接受一國兩制,不會懼怕中共的威脅。可歎國民黨當年打得共產黨幾乎滅亡,被逼逃竄遠遁。即使後來戰敗遷台,老蔣仍不忘復國。到了蔣經國,雖然已失去聯合國席位,又給美國背叛,但仍然很有骨氣,還是漢賊不兩立。然而三十年後,誰又想到共產黨當年的死敵,今天竟淪為中共的代理人。這是現世的「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嗎?香港「華麗轉身」的人多的是,可是整個黨華麗轉身,真是罕見得很,也可悲得很。背叛人民的結果,就是給人民唾棄。

台灣大選的詳細分析,我的能力有限,而前人之述備矣,也就不再冗敍。神遊台灣,興奮過後,回到香港,像是南柯夢醒,必須面對殘酷現實。武漢肺炎事件發酵多日,香港政府進退失據,到今時今日還是不知所措的樣子,實在讓人氣憤。陳肇始之前說只要有需要,就可以在兩三天內新増1400張隔離病床,醫療界一片嘩然。我也驚訝得很,今時今日,連街床都要輪候多時,她又怎樣變出這1400張床呢?初以為自己看錯了,再細看下才發現原來她真的這樣說。所謂「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原來連病床也可以靠膽吹出來的,真是貫徹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精神呢。中共曾豪言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結果江蘇政府聲稱全省脫貧率達99.99%以上,僅17人未脫貧,淪為笑柄。這種掩耳盜鈴的做法,果然是上行下效。我有一個想法,把整間急症醫院封鎖隔離,不就有了一千多張隔離病床嗎?適逢聯合醫院有1403張病床,剛剛好,不妨就讓九龍東居民率先體驗此等榮光吧!又有網友說隔離病床是指病人觸手可及旁邊的病床,讓我忍俊不禁,讚歎廣東話「食字」之精妙,也概歎現實之荒謬,可謂黑色幽默。

廣告

迄今為止,香港政府做的只有將武漢肺炎刊憲為必須呈報的傳染病。政府拒絕向武漢發出旅遊警示,甚至連呼籲一下都不敢。可笑的是在高鐵站設立通道,讓旅客自願檢驗,不用申報。試問一句,有多少來自武漢的人會自願走這條路呢?為什麼不把檢疫措拖擴大至所有口岸呢?設立這條通道又有什麼意思呢?當然有意思,中央政府日理萬機,區區香港又怎能為大人們添煩添亂呢?而且一旦叫人不要去武漢,又加強檢驗,那豈是傷害中國人民感情嗎?更甚者,還可能給國內同胞錯誤訊息,以為疫情嚴重,不受控制,影響維穩工作。這分分鐘是尋釁滋事,泄漏國家機密,甚至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要知道,很多來港的大陸遊客連有武漢肺炎都不知道呢!種種考慮,體恤上意後,唯有慎重處理,以不變應萬變了。

人心惶惶搶購口罩,政府竟不忘就禁蒙面法上訴

在疫症爆發,人心惶惶,出現口罩搶購潮的時候,政府竟不忘就禁蒙面法上訴。且不論緊急法視立法會如無物,破壞法治和程序正義,禁蒙面法本身限民不限警已經極盡荒謬。政府代表律師說因衛生原因佩戴口罩可免責,聽著好像有點道理,但考慮到現時警察的執法標準,想必不是這回事。你怎樣分辨他是不是為了衛生原因呢?當然不用分辨,有理無理,抓了再算,「有咩留返同個官講」。政府不但不鼓勵市民戴口罩,還要堅持上訴。稍為有點良心,都不會選擇在這個時候還要採取這樣的行動。在任何一個有少許民主的國家,這樣倒行逆施,恐怕早就倒台了。

日前有位中國女遊客曾前往武漢,然後又出現肺炎病徵,到律敦治醫院求診拒絕隔離自行出院。政府稱無法追尋到該名病人。6月以來,警察伏擊拘捕示威者無所不用其極,動作也很迅速。香港滿街天眼,連戴上頭罩面罩全身黑衣的示威者,都可以輕易捉到,一個沒有刻意隱匿的女病人,過了這麼久竟未能尋到。連凌晨四點去貼文宣都可以被捕,若果政府真有心尋人,何不調動警力查一查閉路電視呢?

中國政府現時公佈的武漢肺炎確診人數有58人,2人死亡,而病毒已傳出國外,到了泰國和日本。這些年來,中國政府的誠信早已破產,隱暪災情疫情劣跡斑斑。過了這麼久,連外國都接二連三出現病例,而中國卻只有武漢一地的幾十宗病例。中國政府幾乎一個星期都說只有41宗,在英國專家推測有1700宗病例後,才在昨天突然宣布多了17宗,十分可疑。近日香港傳媒前往武漢收治病者的金銀潭醫院採訪,卻發現守衛森嚴。保安更帶走記者,逼令記者删除影片才放他們離開,就連被視為官方喉舌的無綫電視亦不能幸免。我不是黑心祈求有更多病例,只是觀乎中國政府往績,以及諱莫如深的做法,實在令人不得不懷疑感染人數根本不止於此,亦不止武漢一地。中國春運已經開始,全國人口大量流動,會否把病毒散播到各地,乃至香港,思之已不寒而慄。在這樣的重要關頭,政府卻仍然以政治掛帥,由此可見,中港政府根本是視人命如草芥,防民甚於防疫。

大陸和香港市民還有知情權嗎?

中文裏有一個詞語叫老百姓,恐怕很難準確地翻譯成其他語言。在台灣,人民的身份是公民。公民和老百姓有什麼分別?顧名思義,百姓就是一百個姓,引申為大眾平民。百姓是一個有封建色彩的詞語。和百姓相對的當然是一姓,代表的是中國數千年來的家天下,百姓只是帝王乃至朝廷的家奴。公民是一個現代的概念,強調的是人民的權利與義務。公民有義務關心和服務社會,同時享有各種自由和權利,受到法律的保護。相對的,百姓的唯一義務就是服從,至於權利⋯⋯公民的其中一個基本權利就是知情權,請問中國大陸的人民有嗎?香港市民有嗎?現在連與生命有關的疫情資訊都要封鎖,還談什麼知情權呢?

在民主社會,公民和政府是對等的,人民見官不用戰戰兢兢。在封建社會,百姓和政府是從屬關係,見到官要下跪,朝廷甚至可以生殺予奪。中國有句話叫「代天牧民」。這句話從字面上看就很好理解,也就是代天來牧養人民,說得白點,就是當百姓是牲口罷了。牲口當然是沒有權利,想殺就殺了。牲口的唯一存在意義也就是供養主人了。為官就是放牧,漢朝有個職務叫州牧,劉備就曾經做過。對於百姓,對他們好也只是出於憐憫,如果不聽話,就毫不留情地殺掉。

公民可以對政府提出問題,政府若不回應,便要付出代價,但百姓提出問題,可是要付出代價的。在大陸和香港,政府不會解決人民提出的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民。2019年頭十個月的屍體發現案,只有27宗要作進一步調查,去年則有1083宗。更不要說2019年11月以來,愈來愈多極不正常的死亡案件,絕大部分都歸為無可疑。背後原因不用再說。黑社會明目張膽打人斬人不用負責,不滿政府的只是路過也要痛打一頓,拘捕關押。以待賊匪的態度待良民,以待良民的態度待賊匪。對持槍劫匪只是射腳制服,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則打得手腳骨折,槍擊要害。更瘋狂的是現在還說要引入電槍。可知道電擊可以致死,尤其裝了起搏器除顫器的人,誰知道電擊一下會發生什麼事?由此可見,生命對於這個政權真是一文不值。

中共在50年代發起鎮壓反革命運動,對所謂反革命分子採取「殺、關、管」的政策,殺了幾十萬人,比日軍南京大屠殺還要多,是真正的殺人如麻。今日的香港是一脈相承,殺得轟轟烈烈。沒錯,在中國的人民和在香港的我們,不是公民,只是百姓。一直以來我們都是給當成牲口飼養,所謂經濟動物只是自己給自己的雅稱:極擠迫的生活環境,極少的活動空間;以樓價為欄,用物價作鞭,讓你終日勞碌,卻又餓你不死,只能奉獻所有來供養權貴;病了就勉強續命,只為可以繼續剝削;不聽話就打,打死了活該,死了還要示眾。

把年輕人除之而後快的政權

年輕一代在全世界掀起潮流,對世界政治愈來愈舉足輕重,也是推動社會變革的重要力量。年輕人也許很理想化,很有衝勁,甚至衝動,但全世界都不能忽視他們,政府甚至要千方百計去爭取年輕人支持,給予年輕人支持。因為他們知道,年輕人終會成長,幫助他們愛護他們便是為國家種下好樹。唯有香港例外。看看整個權貴高層,總是在指責年輕人,敵視年輕人。美心太子女說要放棄年輕人,林鄭說一國兩制消失,是年輕人一手造成。且不說香港人的年輕人在不在乎他們放不放棄,單是這種倨傲的說法,已反映出他們還是家長式管治的思維,把年輕人當作是他們的附屬品,而不是未來棟樑。只要不聽話,就賞一巴掌。

去年派錢,幾乎甚麼階層都派到了,連中小學生都有份,唯獨大學生沒有。難道小學生比大學生更需要錢嗎?當然不是,而是這個政權早就想把整個年輕一代除之而後快了。其實不獨年輕人,為了政治目的,這個政權什麼都做得出來。它慷慨地送106億元給海洋公園,再豪花4.5億元買電視,卻抽起與市民健康有關的2.5億元大學醫學院工程撥款,受害的並不止抗爭者,而是全體市民。疫症爆發會死多少人,只是個數字。豬隻因豬瘟而死,豬農流淚,不是為了豬,只是為了錢而已。這個政權只是要順民愚民,只是要圈養麻木不仁的百姓,其餘一概皆為敵人,只是剛巧年輕人站在最前線罷了。

香港人曾經是半個公民,現在正淪為帝制下的老百姓;台灣人曾經是老百姓,現在已成為完整的公民。至於中國大陸的人民,更不用說了。我們在水深火熱的香港,看著遠處的台灣,憂心忡忡。大選之後,又高興得像是自己投了票般。慶幸台灣人民作出明智的選擇,暫時守住華人社會的唯一一片民主綠洲。我們曾反覆警告「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現在我衷心祈求:「今日台灣,明日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