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本其實是專制社會 香港就更可悲

2019/12/23 — 13:48

photo credit: (左) m-louis, https://bit.ly/2SidoCl, CC BY SA 2.0. (右) 立場新聞圖片

photo credit: (左) m-louis, https://bit.ly/2SidoCl, CC BY SA 2.0. (右) 立場新聞圖片

【文:張遠深(日本政治評論家)】

專制社會一詞往往好容易就令人想起君主專制、軍事獨裁或獨裁政體等東西,而且好容易聯想起新加坡、中共及北韓等政權,但筆者看完日本著名思想家柄谷行人(Karatani Kojin)的著作《柄谷行人談政治》一書後,對於專制社會有另一種體會,而且不自覺地將日本及香港兩地連接起來。柄谷行人生於日本兵庫縣尼崎市,曾獲得伊藤整文學賞,而且曾經參與 1960 年發生於日本的安保鬥爭,其「交換模式」理論更加是經濟歷史學的一大重要學說。

在書中,柄谷指出日本是一個專制國家,其原因在於沒有示威遊行,而且其代議制並不能完全反映出民主的真正價值。日本所有議會都是由選舉產生,其選舉機制非常成熟,但是在代議制度下,民眾往往只能以「支持率」等數字形態存在,是抽象及不真實的。再者在選舉中,民眾只能在強加給他們的候選人或是政黨中作出選擇,柄谷指出這並不是一種全民政治參與。筆者認為在個人層面上,選民只是選出一位理念相近的代表者,而且那代表能否成功將聲音帶入體制中都是一個謎。

廣告

法國著名思想家孟德斯鳩(Baron de La Brède et de Montesquieu)曾經指出代議制是貴族政治,而日本政壇中正正體現出這種說法,在日本大部分有力的政治人物都是出於政治世家,而且更加是地方權貴。在這種背景下,柄谷認為國家層面至資本層面都是由這班社會精英控制著,市民雖可透過選票選出代議士,但這絕對稱不上是民眾參與的政治。再者,由於議會中存在嚴重的寡頭政治,民主只能透過議會之外的政治活動,例如遊行示威等形態才可實現,這種才可打破專制及寡頭政治,達致真正的全民政治參與。

作為一位香港人,筆者覺得日本這種政治狀態有點兒熟悉的感覺,香港作為一個半代議制的城市,市民可以透過參與區議會及一部分立法會的選舉,選出心中支持的代議士,但香港比日本更加可悲的是,區議會是沒政治作用,純粹是一個收集意見的諮詢機構,對社會及民主發展一點幫助都沒有,而且立法會的一半議席是由功能組別產生,即包括所謂的零票議員。在過去的二十二年中,市民大眾都可在議會中清楚見到建制派議員如何利用議會中的優勢來協助政府推動所有政策,而且大多政策受惠者都是某部分財團及利益團體,這正正應驗了柄谷的論點。

廣告

加上,香港的政制存有根本性問題,雖然基本法列明香港市民會享有全民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權利,但回歸多年都一一落空,香港的行政長官更加只由 1200 人的選舉委員會產生,而且中國共產黨透過全國人大常委會規定了行政長官選舉是不實行公民提名及政黨提名,特首參選人須獲過半數提委會委員支持才能成為候選人,這種狀態無疑是將寡頭政治合理化及令到香港走向更專制的非民主化城市。

幸運地,香港人勇於透過遊行示威來表達自己的意見,相比起日本人來說,已經好難得。今次修訂風波到警方過份暴力,特區政府多次漠視民意,單方面強烈譴責示威者的暴力行為,而冷對待警方的暴行行為,這種雙重標準正正令到市民大眾冒著危險上街遊行示威,爭取應有的民主及權利。再者,筆者認為科大學生周梓樂同學的去世及多宗死者事件,只會令到遊行示威升級及持續更長時間,因為現在才是真正的全民政治參與的時刻。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解構專制社會的形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