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構迷思

2020/2/5 — 19:48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又是時候拆解一些迷思。

(一)真不明白,在醫護人員罷工當前,為何特首依然故我,仍然採取對抗、敵我矛盾的態度(醫護「威迫不會得逞」)。

須知道,今時今日,經過了大半年的公民抗爭,冀求分化罷工與非罷工人員,是不會得逞的。不少非罷工人員(其中包括不少精英)已表示,因職責或個人考慮而不參與罷工,但會理解甚至認同罷工同事的做法。

廣告

須知道,一日在位、一日未下台,特首仍是香港的頭頭,不能,不應該,亦不須,以如此對抗態度對待任何市民,包括醫護。

說這些話,她不知不覺間改變了自己的視野,縮減了自己的視角,矮化了自己,而不是從一個廣角、大形勢的方位來處理問題。

廣告

始終,是曾經說過的迷思:什麼為之 smart(醒目)、clever(聰明)、wise(有智慧)。Smart 是第一層次(表現出來是寸咀,雞毛蒜皮不放過,斷章取義,張冠李戴),隨而 clever(表現出來是捉字虱,胡亂套一些統計數字,講一些法律上的灰色詞以蒙混過關),最後才是 wise(對不起,例子欠奉!)。

看來特首還未到最後這個層次,儘管她的學校成績相當/十分好,且仕途順遂。

香港社區已出現人傳人,現時已不再是防疫,而是抗疫。病毒傳染,科學不懂有邊界,更不理政治。不信醫護,不信醫護界精英的言論和意見,堅持己見,政治先行,最後剩下來的不過是一場大賭注。但有人仍懵然不知,賭局輸贏始終是統計、是科學,是逃不過天理的。

最後是這句:香港須要、更須要、十分須要保護我們的醫護人員,不要只是懂得賣口乖、打咀炮。

(二)有人問,出外是否可以不戴口罩?

我們都知道,感染可遁三個途徑:飛沫、接觸、糞便。

飛沫可遠達兩三米,口罩功能是阻擋飛沫吸入。事到如今,在街上不戴口罩,已是不能、不應該做的事。首先,香港人口稠密,市面上難得空曠,除下口罩後不時又要重新戴上,不勝其煩繁。遇上有人沒遮蓋下咳嗽、打噴嚏,反應可能已經太遲。此外,在封閉空間,更要小心:與人交談,公車內,人群中,室內開會等等。還有,要避免結群聚餐,因吃飯時要除下口罩。

更重要是,是次疫症病毒可潛伏高達兩星期才發病,期間因為沒有病徵,自己根本不知道是否染上病毒,戴上口罩是防患未然,為己為人。如情況進一步惡化,在家中亦須戴上口罩。

至於接觸感染,始終要看病毒數量,即劑量(dose)。接觸這途徑不可小覷。一般來說,經接觸途徑,如握手、推拉門柄、公車內握扶手等,接觸病毒數量不會比較飛沫低。應該常洗手。全人類用潔手液並不環保,所以應該出入戴手套,並每日清洗。

至於糞便感染,香港經歷 2003 年沙士一役淘大花園的教訓,傳媒及網上討論已有不少,此處不贅。

(三)遲至上月 28 日(年初四),在機場聽到的防疫廣播,依然是說著:伊波拉、禽流感和中東呼吸病 MERS。情況超現實:全人類在機上、在行人道上默默忍受戴著口罩要預防的疾病,卻付之闕如。更詭異的是,數日後街頭街尾出現的撲罩人龍。有些人在凌晨時分已開始排隊,部分最終更一無所得。我們做所有這些事,為的是什麼?

作者網誌圖片

作者網誌圖片

香港人已習慣逆來順受,但不要以為情況會繼續下去,因為忍受是有極限的。

當權、建制人士繼續攻擊罷工的醫護人員,只有一個原因:政治目的。一如既往,他們沒有批評或針對整個疫情的源頭,甚至提也不敢提,而選擇攻擊疫情的受眾。受眾就是所有市民,包括我們優秀的醫護人員團隊。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