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讀〈選管會就「初選」發表聲明〉

2020/7/15 — 16:12

選舉管理委員會主席馮驊

選舉管理委員會主席馮驊

喺民主派初選獲超過六十萬市民參與後,林鄭中聯辦港澳辦相繼發表措詞嚴厲的聲明,強烈譴責有關所謂「初選」非法,並指出涉嫌違反咗「個人私隱條例」、「選舉舞弊條例」、「限聚令」、「國安法顛覆國家政權罪」,並要求有關執法部門深入調查,嚴正執法。一日之後,其中一個相關部門選管會就有關所謂「初選」發表聲明,其路線明顯同兩辦嘅立場不同: 

1. 所謂初選「非法」?

「香港法例並沒有所謂『初選』機制,任何所謂『初選』並不構成立法會選舉或公共選舉程序的一部分。」

廣告

呢句係官方嘅講法,所有初選都唔係正式選舉嘅一部份,既無法律效力,亦不構成公共選舉程序嘅一部分,同林鄭、兩辦講嘅嘢相同。但係「無法律效力」並不等同「違法」同「非法」,選管會嘅取態並無進一步將初選定性為「非法」、「對選舉的嚴重挑釁」等上綱上線嘅說法。

2. 初選涉及選舉舞弊?

廣告

「《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 37 條規定所有候選人在選舉後,必須向有關當局就其在選舉開支及收取的選舉捐贈提交選舉申報書。」

「發言人強調,該條例第 23 條訂明,只有候選人及其授權的選舉開支代理人可招致選舉開支,否則即屬非法行為。」

選管會嘅溫馨提示,任何人只要符合條例定義嘅「候選人」都要就有關選舉嘅開支申報,亦只有授權嘅選舉開支代理人方可招致選舉開支,但係並無指控過有關所謂「初選」違反相關法例。相反嚟講,如果參與初選嘅所有人,都如戴耀廷所言,已經授權民主動力趙家賢成為選舉開支代理人,並將涉及被選的開支攤分俾所有參加者,根據選管會嘅說法,正正係符合相關法例嘅做法。

3. 初選操控選舉結果?

「根據《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 7 至 9 條,任何藉賄賂、武力、脅迫或欺騙手段以誘使他人參選或不參選的行為,均屬舞弊行為,一經定罪,最高可判處罰款 500,000 元及監禁七年。」

初選被指操控選舉,影響立法會選舉的公正性。選管會嘅聲明正正將何謂「選舉舞弊」嘅行為給予明確嘅定義,即「藉賄賂、武力、脅迫或欺騙手段以誘使他人參選或不參選」,但係如果整個初選嘅參加者一係自願參加,二係自願服膺於初選嘅結果出選或退選,本身並不構成選舉舞弊。

4. 選管會也談國安法

選管會喺聲明中亦都談及「港版國安法」,當然係要回應林鄭與兩辦關於所謂「初選」涉嫌違反國安法的指控。但係值得注意嘅係,曾國衞、林鄭、兩辦引用嘅係國安法第 22 條「顛覆國家罪」嘅邏輯,即係「透過實踐 35+ 奪取立法會過半數,否決財政預算令政府陷入癱瘓,從而達致顛覆國家政權」,相反,選管會引用嘅係第 29 條關於「勾結外部勢力」,整條國安法中唯一相關選舉的條文:

「……或者直接或者間接接受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的指使、控制、資助或者其他形式的支援,對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進行操控、破壞並可能造成嚴重後果,即屬犯罪。」

根據條文,要違反第 29 條,要證明初選係受到外國或境外機構嘅指使、控制、資助,並且對選舉進行操控才為犯法,但係「初選」的資金來源來自本地市民嘅眾籌,亦無證據顯示有外國組織參與,所以選管會只係好無奈咁講「至於選舉活動是否構成任何罪行,則視乎檢控機關及法庭的決定」,即係話選管會唔係國安法嘅執法機關,國安公署或警察先係,唔好搞我。

順帶一提,以國安法第 22 條為基礎,要顛覆國家政權,係要以「以武力、威脅使用武力或其他非法手段」達致顛覆國家政權嘅目的方為犯罪,初選並無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的成份,所以要證明初選有顛覆國家政權之嫌,必先證明「初選」為「非法手段」,但係否決財政預算案係《基本法》賦予俾立法會嘅憲制權力,並不構成「非法」,只要舉辦初選嘅過程並無違反《選舉條例》及《私隱條例》,根本不構成非法行為。

5. 選管會的本質

「選管會是一個獨立、公正和非政治性的組織,根據實際及客觀的因素按相關法例決定公共選舉事宜。」

喺聲明嘅尾聲,選管會剖白心聲,指自己係「非政治性的組織」,政治性嘅上綱上線與我無關亦都唔係我嘅職能,只會「根據實際及客觀的因素」,而唔係靠捕風捉影、指鹿為馬去履行職務。

選管會喺政治壓力之下,對初選發表嘅〈聲明〉同林鄭、兩辦嘅立場不一致,只係陳述同重覆當中涉及的法例,避重就輕,並無半言隻字直指民主派搞的初選係「非法」嘅行為。喺政治凌駕一切的香港,喺「國家安全」重中之重嘅今時今日,選管會呢類獨立官方機構,仲希冀可以秉持一貫嘅專業法治,遠離政治漩渦,結果係兩面不是人,同法庭一樣,可以獨立不受壓力運作嘅空間越嚟越細。上次喺諮詢公眾後,決定票站不設「關愛隊」予長者優先投票已經惹來建制同官員嘅口誅筆伐,今次選管會再次偏離黨國的主旋律,真係唔知可以抵住壓力幾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