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討論歷史是利多於弊

2020/5/17 — 15:5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馮志豪】

自年輕時已經聽「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錢穆在《中國的歷史精神》指出:「歷史便即是人生,歷史是我們全部的人生,就是全部人生的經驗。歷史本身,就是我們人生整個過往的經驗。至於這經驗,這已往的人生,經我們用文字記載下來……這叫歷史材料與歷史記載。」因此,歷史絕對不是博物館的擺設,學習歷史也不應該只是背誦史實,畢竟現在有大量的資料可透過互聯網找到,硬背來實在無謂。因為歷史至今仍有值得參考和反思之處,我們更要借此尋找啟發之處,並建立論證、假設和驗證的功能。

毛澤東早年在湖南圖書館自習期間已經熟讀四書五經、博覽史籍雜書,他對《二十四史》和《資治通鑑》更精通無比。有文章曾指出毛澤東鑽研歷史是希望能借歷史來作為借鑑,他更認為讀書的態度不能讀死書和做書的奴隸。因此,毛澤東一直以來都相信古為今用和洋為中用,亦大談民主的可貴,表示「全省人民自決主義」,甚至覺得全國可以分為廿七國。他在奪取政權前的開放思想實在令人刮目相看,可是建國以來,他摧毀的歷史、人文價值和經濟有何其之多,他發動的各項政治運動,如反右運動、大躍進、四清運動、文化大革命等,傷害中國人何其多,若相信毛澤東那套歷史可以活學活用的話,在內地我們又能否如何暢所欲言呢?

廣告

承上兩段的分享,將討論的畫面拉回文憑試的討論之中,問道考生是否同意日本為中國帶來利多於弊,並可就他的所知來解釋。在此筆者先帶頭盔,我絕對同意日軍於東南亞的侵略行為是為人民帶來莫大的苦難,我更相信一般的學生對日軍侵華的史實能倒背如流。可惜大家未必知道晚清時引介日本的教育制和建立西式教育,其後更興建鐵路和水利工程,例如當年視為「亞洲第一工程」的豐滿水電站,就是由日本早稻田大學教授內藤多仲負責,此發電站在中共建政初期,是亞洲最大的水力發電廠,外貌更被印在當時的五角人民幣上,而經重建的發電站至今仍在服務中。當然,有不少評論指日本人的建設,是懷有侵略的目的,無可否認,有這想法絕對是理解的,反之,亦有一些意見指日本需要另覓土地來逃避本土的天災,但無論如何,他們的建設都令當代有一些好處。

以上的史實,相信歷史老師沒有多大的觸及,正如文憑試的試卷中引述的文獻相信也沒有太多的學生曾聽過。題目引述的資料是停留於 1912 年止,但是只要細心一看,題目是問到 1945 年,當然是有意意的,因為這已經隱含了日本侵華的時段。試題利用了歷史科常見的題型,就是利與弊的比較,世界歷史科一直有「利多於弊」和「弊多於利」的題目,並且要求同學需列出利弊,並作出比較。若果只看兩篇引文,只答有利的話,相信只會令評卷員發現考生沒有看到「弊」的一字,以及就他們所知的去作回應的一段,就肯定他只看引文而忽視問題,相信已經沒有好結果。

廣告

有一些建制中心人表示擔心題目會令學生做了漢奸,我真的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參與過公開試,或者只習慣背誦某些語錄,香港的學生通常都會運用習得和思考,去作出評論,而不會只引述提供之資料。因此,學生在分析後,有可能同意利多於弊、部份同意、部份不同意和不同意之可能性,並提供論證。教育局首席助理秘書長陳碧華指出,「讀歷史要嚴肅,有敬意態度,有啲歷史事件唔可以開放討論。」這就進入上文的討論,歷史永遠都不是一言堂的,而且歷史更可以很像科學般的驗證和推論,相信只有獨裁的政權會要求人有單一的想法,若是這樣的話,我們可不可以討論毛澤東的謝日言論、江澤民簽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將 110 個臺灣的面積的彊土給予俄羅斯,何不給予我們一張清單,以免誤墮傷害中國人民感情的陷阱?

在過去,我們面對著兩極的極端,往往未細看清楚就條件反射式的走出來開火,但究竟諸公有沒有細心看過歷年的題目、今次試卷的所有題目,但願我們的社會,不要失去理性,亂了常態,重回一個相信法治和制度的香港吧。

(作者自我簡介: 一直堅守信念,相信真理的註冊社工,投身社會服務工作廿多年,看透不少世情。近年在大學和大專任教,閒時喜寫一點小文章,筆跡及聲軌現於不同的報章、網媒和電台。面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irbenbe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