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協司法覆核警方阻礙採訪  押後裁決 政府代表:新聞工作非阻差辦公合法辯解

2020/4/17 — 18:34

2019年9月29日,防暴警察於銅鑼灣軒尼詩道驅散群眾,並以胡椒噴霧噴向在場採訪的攝影記者。 攝影:Nasha Chan

2019年9月29日,防暴警察於銅鑼灣軒尼詩道驅散群眾,並以胡椒噴霧噴向在場採訪的攝影記者。 攝影:Nasha Chan

香港記者協會早前入稟法院司法覆核,指警方未能按憲法及通例要求,配合傳媒採訪,更故意妨礙採訪並向記者使用過度武力;高院今日開庭處理,警方是否故意妨礙傳媒,法官周家明聽罷雙方陳詞後押後裁決。答辯人一方回應法官提問指,若記者與警員有衝突並涉及阻差辦工,不能以正進行新聞工作為合法辯解,記者並無豁免權。

周家明又要求政府一方澄清,警方有無職責(duty)辨識記者身份,對方回應指警方有職責識別記者身份,但於大型及涉及暴力的公眾活動,要求警方識別記者不切實際。

司法覆核申請人為香港記者協會,建議答辯人為警務處處長及律政司司長。答辯人今早陳詞指就警員犯規事宜,現時有警察投訴課、監警會等機制處理,申請方亦未能證明相關的警員投訴是否屬實等。代表記協一方的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回應指,由去年 6 月至今逾 10 個月來,數以千計的示威者於社會運動中被拘控,有被告遭裁定罪成等候上訴、有審訊正在進行中。但相反,雖然事件中有無數針對警方的投訴,但至今沒有任何一個警員需要面對紀律聆訊,而眾多的投訴亦足以顯示整個警隊內部涉及系統性出錯,而非個別警員。

廣告

至於記者有否有關妨礙警方執行職務,彭則舉例指如果警方正在追捕疑犯時,有記者刻意阻止警方,則該記者並非進行新聞工作,亦對相關控罪無合理辯解。但如果記者只是於兩者之間拍攝及採訪,行為對警方執行職務造成極少不便,則不應被視為阻礙警方。彭續指,警方當然希望可不受監察地工作,這會令他們的工作容易很多,但社會需要傳媒監察,記者安全亦須獲得保障。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