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得當時無國界

2019/11/19 — 16:16

11 月 18 日理工大學衝突,校園附近暢運道上的血漬、眼罩與眼鏡。

11 月 18 日理工大學衝突,校園附近暢運道上的血漬、眼罩與眼鏡。

五個月之後,無國界醫生終於發表聲明,回應香港人(尤其長期捐款者)憤怒的質疑:為什麼一直對抗爭運動反應冷淡,亦從未正式派員赴現場參與人道援助?

節錄組織聲明中重要一段:

「在香港出現社會動盪之初,我們同樣成立了評估小組,由一名資深醫生領導,與本港醫院的醫護同業、急救人員和不同團體組織等一直保持聯繫,確保能夠全面地掌握現況,包括了解是否有任何重大的醫療需求及缺口。評估小組的評估結果認為,香港社會各界提供的醫療資源與救援能力都是充足的。」

廣告

初衷容易在路上遺忘。

回望最初,無國界醫生的出現,正正因為不滿救援組織的偽善,以及行動背後的政治考慮。

廣告

1967 年,尼日利亞爆發內戰,翌年國際紅十字會派出義工隊前往尼日利亞比夫拉地區參與救援。
1970 年內戰結束,大量平民遭殺害,死亡人數高達 20 萬。戰後國際紅十字會未有即時向世界公開真相,反而要求救援隊伍三緘其口,以保持中立。

當時,有份參與行動的一位法國醫生及幾位記者對此強烈憤慨,違規公佈傷亡人數,並聯同其他醫生另外成立一支獨立醫療救援隊,不分種族信仰與政見,救人為任務之首要。

這醫生叫 Bernard Kouchner,無國界醫生創辦人之一,1980 年另立世界醫生組織。後來從政,成為法國外交部部長,都是後話。

這組織因社會不公義而誕生,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重點為後面兩個字,without borders:一旦披上醫生袍,眼前只看見生命,沒有其他,亦不應該會有其他。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