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者都被 DQ 了?

2020/9/23 — 15:36

作者提供,攝於 2019 | Hong Kong

作者提供,攝於 2019 | Hong Kong

幾經辛苦領取了記協的會員證,它又宣布我改制了,記協證不再被認可,它們的決定變得比香港近日天色更快。

修改《警察通例》是它們內部的決定,但限制的是記者的採訪自由、甚至是港人接收資訊的權利。以簡單的一封信、警方內部修改通例為名而在港落實官方發牌制度,林鄭月娥去年還「嚴正澄清」政府無意落實官方統一發牌制度。

更諷刺的是,有傳媒引述消息人士指出「有關警方統一傳媒記者定義的決定,曾和 4 個傳媒業界的協會表達,並獲一致贊同。」記協只好急於作出澄清。消息來源是警方?或是警謊?

廣告

社會暫時並沒有為香港記者下正式的定義,亦沒有甚麼發牌制度,持有記協會員證的是記者,未持有的人也可以是記者,這是大學新聞系 Introduction to Journalism 第一課所教導的。

公民社會,自有公民記者。香港政府與警方連監察者、記錄者都容不下,還有什麼資格跟人說香港是個國際大都會?第三世界國家也可能比這裏好。

廣告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警方的「官方發牌制度」無疑亦給予每一個記者、甚至整個行業新的危機。不被認可的記者在前線採訪會被視為非法集結、構成阻差辦公?在報導敏感消息、揭露政府行政與政策失當,會否因其不受認可的身份誤踏紅線?

相信每一個記者在這晚也會為個人採訪時的安全問題感憂慮、但同時又不忿被政權無理 DQ 而沒有好好守護自己的初衷,社會的核心價值。

下午時分,whatsapp 傳來當年中學通識科老師的訊息。他傳來這則新聞,問到:「你被 DQ 了嗎?」我輕輕的回答道:「還好。」其實我知道,目前的情況並不好。可是,

它不認可並未代表我不被社會大眾所認可。警察通例亦不等於法例,我們沒有責任去遵守。你有你繼續修例,我有我繼續採訪。

老師傳來一句「唏噓。」

我則笑說「我同你一樣正身處於夕陽行業,待收皮。」

他回應「11 月左右通識科完成檢討都待收皮,到時一齊收。」

覆巢之下,豈有完卵?

法治、教育、傳媒⋯⋯沒完沒了。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