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 · 一週年,爭取自由的頻率

2020/6/11 — 13:42

612 金鐘衝突

612 金鐘衝突

過去一年,香港經歷了三權分立到三權結合,從文明社會逐步走向橫蠻無理的荒誕大灣,更甚的是由享有自由到被剝削。此時此刻,香港,我們應回顧一下香港的社會發展走勢。

1)由「無」到「夠」階段
這是香港由二戰結束後的 1945 年到 70 年代,絕大部分香港人或由大陸逃難到香港的人,一起由低做起,手工業蓬勃,各人為三餐溫飽不辭勞苦,捱落去。

2)由「夠」到「有」階段
這是香港的光輝歲月 — 80 至 90 年代。經歷過二戰後三十多年的重建基礎,香港人無論學識和文化修養都急促成長,社會逐漸出現「富豪,中產,低收入」三個階級。另一方面,隨著越來越多人投身股票市場,買賣樓宇,「魚翅撈飯」成為「炒股賺大錢」的代名詞。

廣告

3)由「有」到「爭取」階段
談到「爭取」,所涵蓋範圍很廣泛,但大致可分為物質和非物質兩類。

當一個社會發展到成熟階段,在經濟環境容許下,人民就自然對身邊的事和物都有所追求,最息息相關的例子就是衣食住行。

廣告

只不過,除了這些可以透過金錢直接換取的必需品之外,社會上亦有人開始對一些非物質,表面上很虛無,但實際上又緊貼生活的東西有所追求。要成功得到這些非物質東西,就要爭取。而爭取,很多時就需要走上街頭。從 1989 年全球華人大遊行,到 2003 年反廿三條,再到 2019 年反送中,越來越多香港人開始對普世價值觀和應得權利(普選)敢於上街遊行示威。

如果以 1945 年二戰結束作為香港重建起點,到現在 2020 年剛好 75 年,香港從以往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加上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以及各行各業專業人士輩出,令社會得以發展到成熟階段。同時間,我們從滿足生活所需,到追求生活品味的過程中,亦意識到香港若要再進一步發展的話,就需要步向民主社會路線。

記 · 一週年

過去一年,是香港史上最動盪的時段。手握權力的官商鄉黑警全方位挑戰香港人的文化道德底線。官員得過且過,少做少錯,透過暴政打壓市民爭取應得權利,最終換來惡果;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更明目張膽,商户有苦無路訴;鄉黑警合演的「721」已成為黑道治港的經典,無論劇本,人物角色,對白,場景,以至善後報告,全都打造得無微不至。

警暴,絕對是導致市民無了期不斷走上街頭的罪魁禍首。從警棍,胡椒噴霧,暴打,濫捕,到大量無可疑屍體發現案,再到無論室內室外都亂射 TG,以不合常理邏輯的黑警數目來包圍市民,虛張聲勢,將一切由異常變恆常,目的只希望透過暴力打壓民意,結果一發不可收拾。一切一切,從「好仔唔當差」到「黑警死全家」再到「香港差佬,X你老母」等口號充分反映出,不用多作解釋。

從「肥媽有話兒」,「願榮光歸香港」等具質素的創作歌曲,到文宣連儂牆寫遍全港,再到「和你」系列,一眾和理非透過極具創意的抗爭手段來回應政府和警暴,更贏得國際認可。

在雙方武力完全不對等的情況下,勇武派選擇抗爭到底,可悲的是社會上仍充斥大批只懂批評勇武派破壞公眾設施和秩序,卻選擇性失明視黑警暴行於不顧的「藍絲」。

自由的頻率

自由的頻率,應該跟空氣一樣,可隨處呼吸得到,是無處不在的,是與生俱來的。奈何,香港人卻需要從遊行,和勇,經濟圈等多方面全力爭取,這對於一個已經由「無」到「夠」到「有」的國際大都會何其諷刺!「自由之聲」何時才對香港人回應?

最後,借蘇打綠的歌曲「頻率」內的一段歌詞作結:

跳動的世界裡找你 (自由) 的頻率
靜止也不休息,抓住你 (自由) 的呼吸
我,再多說一句,猜你 (自由) 的回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