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理大圍城》紀錄片分享會

2021/1/23 — 16:28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有些情感需要梳理,有些事情需要紀錄。

剛踏進這地不久,空氣凝住了,眾人呼吸靜止了。大家目不轉睛地盯着前方,雖然黯淡無光,但也算是看得清楚。

那一棍、那一槍、那子彈、那火光、與那血痕盡入眼簾。走進共同情感的頻譜,咬牙切齒的、雙眼通紅的、憤怒的,千愁萬緒。

廣告

蔚藍天空下陽光映照着藍水,手擲式催淚彈在半空爆開,八爪般的餘煙散落在人群。紅磚旁遺留下的鮮血、路中心鋪滿無人認領的裝備,校園由吶喊到爭執聲,由爭執到鴉雀無聲。

這分鐘,時絲索索的聲音傳遍整個世界,有人抬頭把眼淚倒灌、有人默默低頭落淚。男孩子女孩子無分彼此,盡情在黑暗的廢墟中抒發抑壓的情緒。

廣告

「對唔住呀,我真係好驚呀。」未滿十八歲的他痛哭起來、並把自己的護甲交到別人手中,在內疚與不安中隨中學校長離去。作為旁觀者,又是愛莫能助者,淚水終在眼框打轉後落下,沾濕了一個又一個口罩。這地叫人窒息,焗促得隨時暈倒。

其實我們身處的只是劇院,眼前的只是一套紀錄片,可螢幕中的抗爭者,卻活生生的站在我們面前。有人說是投入、有人說是代入,不論前或後者,眾人已在絕望與苦痛中結連。

隨歲月過去,事件的味道也比以前淡得多,城內的人均知道不能說、亦沒有甚麼好說。為保護自己及他人不能說,糟朽的經歷亦不想提起。

影意志發行的《理大圍城》,讓旁觀的人參與、讓參與過的人再度參與。

城外的人,觀看前需要有心理準備。

城內的人,觀看卻要無比的勇氣。

然而這部紀錄片沒有在一片哀痛與泣聲中結束,反而造就另一個開始。有人主動提出在安全的大前題下作分享,並拋下一個沒有既定答案的問題,「諗吓喺呢刻仲有乜嘢可以做?」

接下來,有人說要強身健體迎接下個機會,有人說要裝備頭腦,有人說不要因恐懼而自我噤聲。

有人說,「當大家都唔知呢個時勢仲可以做乜,有冇試過去旁聽?」他表示每個在庭上受審判的手足,都有其獨一無二的故事,並希望大家可以到庭抄下他們的名字、他們的故事,不只是閱畢新聞後派嬲。「二、三十年後,希望睇返啲(旁聽)筆記仲會記得每一個手足嘅名。」

一個身負暴動罪名的年輕人也有列席發聲,「唔知大家有冇聽過哈維爾嘅living in truth?」

看見他們的勇氣與堅持,想不到自己可以停下腳步或倒退的藉口。一切憤怒,不該只是一口氣,而是動力、目標與決心。

要走的不會是我們、要死的絕對不會是我們任何一人。他們從城中逃出來,進入另一所大型的煉獄,不同的是這次無人能夠置身事外。

黎明來到前,無人有資格放棄。

*** *** *** ***

一場淚流滿地的紀錄片分享會

我無意勾起任何人的傷痛回憶,只不過是想在能寫之時就寫,能說之時就說。身邊冇人講?咁咪你講囉。

開始逐漸停用 FB 了,而 IG 暫時還會繼續使用。

作者 IG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