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訪問】任職交銀 14 年被迫離職 羅家聰:連觀點都想控制,咩都唔講得,點做嘢?

2019/12/5 — 13:27

羅家聰圖片:ViuTV影片截圖

羅家聰圖片:ViuTV影片截圖

前交通銀行香港首席經濟及策略師羅家聰,早前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透露自己「被離職」,指公司認為由香港人代表中資行並不合適,又提及公司對他曾在電台訪問中說 2003 年沙士對香港經濟的影響比反修例運動更嚴重的說法表達「不高興」,認為他和政府的官方立場背道而馳。「現在他們連你的觀點都想控制。」

他接受《立場》電話訪問時形容,近年金融界的言論空間越收越窄,不只中資行,甚至港資、外資機構都出現同樣現象,認為是整個金融界氣候、大環境的變化。「身為分析師、經濟師,咩都唔講得,點做嘢,咁都無得做㗎啦。」他慨嘆道。

他認為,身為經濟師、分析師,談及對運動的個人立場固然不合適,但社會事件對經濟及市場的影響皆是「擺在眼前的事實」,分析師應有權利和自由發表相關看法和意見,「講支唔支持、撐唔撐、合唔合理,唔啱身份,但擺在眼前都唔準講,點做嘢,有咁嘅社會事件,大家一定關注有冇走資、對個市有咩影響,上節目一定會問。」

廣告

他指,不少公司高層認為相關分析太敏感,「其實敏感係大陸用語,但而家多咗好多呢啲嘢(限制),所以(言論)空間越嚟越窄。」

相比起 2014 年佔中,他認為言論空間收窄的問題現在更嚴重,「其實緊縮的程度同出面整個客觀環境係in line。 2014 年(佔中)的時候是中資行的情況比較嚴重,但而家以我所知,係全行都有呢個情況,無論港資定外資,我知道呢行都係咁,畢竟中國市場的比例都重。」

廣告

他指,當年佔中初期,他亦有公開分析過事件對市場和經濟的影響,「(佔中的時候)係之後開始失控先叫你唔好講,而家係一開頭就叫你唔好講。」

他表示,為免談及社會事件,很多中資行基本上連訪問都拒絕。他指出,其實一向不會有百分百的言論自由,因為講話也要考慮公司的立場,但作為分析師,應有權從經濟角度去談及自己的看法,「如果咩都唔講得咁不如你俾埋個view我講算啦。」

他早前在港台訪問中提到,曾於 10 月將《信報月刊》一篇關文章以電郵形式發送給其他同事,有關文章由香港業餘天文學家楊光宇撰寫,名為「大清亡國公債成貿戰新武器」,文章提及美國總統特朗普可以向中共追討美國曾經持有滿清政府的國家債券,其中末段內容談及特首小圈子選舉及批評特首林鄭月娥想強行通過修訂逃犯條例,羅家聰估計可能是導致他「被離職」的導火線之一,指當時公司指該文章「反政府」,繼而將他直接勸退。

他接受《立場》查詢時表示,離職是基於行業一連串的變化和現象,形容事件只是「最後一根稻草」,言論環境收窄才是他離職的主因。羅家聰亦提到,觀察到近年本港金融界聘請內地人的比例越來越高,而且內地人的升遷機會亦較以往高。「以前大陸人多數係Trainee或者Junior,而家好多都會做到高層同中高層,這個現象近年亦都比較明顯。」他認為這是「溝淡香港人」是大勢所趨,「 14 年佔中之後,政府發現原來咁多年國民教育都洗唔到香港人腦,洗唔到咪換,溝淡香港人。」他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