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訪問】韓國公民人權律師訪港 震驚港警實彈射示威者 憂警權過大欠制約

2019/12/13 — 7:00

韓國一批公民社會團體代表及人權律師上星期特地赴港,參加周日(8日)「國際人權日」遊行聲援港人,又與不同界別人士會面,了解「反送中」浪潮下港人的景況和關注。他們指韓國警方十年前曾因使用橡膠彈、海棉彈和電槍,而引起社會強烈反彈,最後礙於壓力而再沒有使用,對香港警察如今竟向示威者發射實彈感到震驚。

​「在我們眼中,即使是橡膠彈等不是實彈的武器,也不能用來攻擊人民,但香港警察竟然使用真槍實彈對付示威者,無論是政府還是警方,也不應與民為敵。」他們更憂慮的是,香港警察權力過大,沒有力量可以制約。

*         *         *         *

廣告

(由左至右)「南韓非牟利組織監警聯盟」成員 Asha ; 人權團體聯盟「參與連帶」(PSPD) 成員黃琇暎;人權組織「Hwal」成員金朗熙;韓國基督教青年會協會全國聯盟(NCY-K)大學及國際部經理梁多恩;韓國進步網絡中心職員洪明教

(由左至右)「南韓非牟利組織監警聯盟」成員 Asha ; 人權團體聯盟「參與連帶」(PSPD) 成員黃琇暎;人權組織「Hwal」成員金朗熙;韓國基督教青年會協會全國聯盟(NCY-K)大學及國際部經理梁多恩;韓國進步網絡中心職員洪明教

廣告

訪港團來港後,被很多人詢問有關爭取民主的建議,不過反而他們對港人逾六個月仍不放棄的力量,感到驚訝。遊行期間,他們手持寫著「We stand with Hong Kong People」的橫額,不少港人上前以韓語「감사합니다」向他們致謝,一路上他們又與不少港人邊行邊談了解情況。

他們除了感受到港人對民主熱烈追求外,也聽到不少港人遭遇警暴的故事。

這班韓國民權人士過去只從新聞得知有關警暴的新聞,今次訪港親睹大批重裝防暴警察駐守,「目前在香港所發生的事,與韓國 80 年代發生的事情,非常相似。」

監察警權的韓國人權組織「Hwal」成員金朗熙表示,當年韓國軍政府也頻密施放催淚彈,不過數十年前警備科技不及現時發達,警察主要是以警棍毆打制服示威者;而今次香港警察,則使出各種先進的裝備去鎮壓示威者。

訪港團眾人說,當聽到有港警向示威者開槍時,感到非常震驚。

金朗熙稱,「在我們眼中,即使是橡膠彈等不是實彈的武器,也不能用來攻擊人民,但香港警察竟然使用真槍實彈對付示威者,無論是政府還是警方,也不應與民為敵。」

2009 年,警方在當地一次大罷工,對示威者使用橡膠彈、海棉彈和電槍,也用了毒性嚴重至會令人「爛肉」的催淚液體,事後引起重大爭議,橡膠彈、海棉彈等即使非實彈,但也可致死,譴責警方根本不應向示威民眾使出這些武器。

其後礙於民間壓力,警方並沒有再使用過這三種武器,催淚液體也使用毒性較弱的「配方」。金朗熙表示,現時社會有聲音要求立法,當警方要申請撥款購買新裝備時,必須向國會解釋其必要性和安全程度。

另外,曾於包圍理大一役使用的聲波炮,韓國警方本擬在 2010 年首爾 G20 峰會時使用,不過由於民間反對聲音極大,政府至今仍未嘗使用。

監察警權的韓國人權組織「Hwal」成員金朗熙

監察警權的韓國人權組織「Hwal」成員金朗熙

「水炮車事件」近日因港警出動水炮車,為不少港人認識。2015 年 11 月,南韓農民白南基在首爾參加反政府集會時,遭警方水炮車擊中腦部,昏迷逾 250 日後不治,引發連串示威。

近日涉事警員被控疏忽殺人,警方更被指違規操作水炮。事件引發民間團體向國會施壓,立法禁止警方在集會使用部份武器,水炮車及電槍更被視為不應使用的武器。

「南韓非牟利組織監警聯盟」成員 Asha 指韓國自民主化多年以來,積累成強大的公民社會力量,通過法制監察政府和警權,她形容,現時港警權力過大,而社會上「幾乎沒有什麼可以牽制他們」。

韓國最大的人權團體聯盟「參與連帶」(People's Solidarity for Participatory Democracy; PSPD) 成員黃琇暎說,從這些對話中,感到港人對警方極度不信任,「政府若不查明由 6 月至今的(警暴)事件真相及問責的話,問題只會惡化下去。」

人權團體聯盟「參與連帶」(People's Solidarity for Participatory Democracy; PSPD) 成員黃琇暎

人權團體聯盟「參與連帶」(People's Solidarity for Participatory Democracy; PSPD) 成員黃琇暎

凝聚民間力量一步一腳印

被彈劾前總統朴槿惠之父、獨裁者朴正熙執政的六七十年代,當地不同的民間組織和工會數目不斷增加,被政府打擊取締後,又會重組新團體,民眾數十年來周而復始累積力量,與軍政府對抗。金朗熙指,當年爭取民主時,曾發生不少受傷或「死因不明」事件,很多宗教和人權組織,與受害者家屬團體持續與政府抗爭至今,即使有很多案件仍未有結果,但民間力量就這樣一點一滴凝聚起來。

而韓國的工會力量也非一時三刻凝聚到, 70 年代抗爭一開始是大學生先出來,在 1985 年至1987 年期間,新成立的工會也有 3000 個,在民主抗爭時發揮極大支持作用。對於「反送中」運動多次試圖以罷工施壓,卻成效欠彰,韓國進步網絡中心職員洪明教認為,不少港人對政府感憤怒而罷工,不過他認為發起罷工,必須有充足準備。他們從職工盟得知,近日很多不同行業均發起工會,他認為這是好事,讓民眾有途徑參與,工會可以互相聯絡,日後發起罷工時,他相信有不同的效果,總比發起零星罷工有效,「因一時的憤怒,在未準備好之下罷工,是會注定失敗的」。

每當社會上發生重大事故,如水炮車事件、世越號事件及彈劾朴槿惠等,民間社會不同領域的團體已慣於合作,她認為這種長年建立的關係,對向政府施壓十分重要。

民間團體和國會多年來密切監察政府,Asha 指,這也是近年韓國警暴逐漸減少的原因之一,她指民眾思想也在進步,知道他們是不應被如此對待,會發聲要求政府立法保障人權,而他們的選票力量也不容忽視,「每當政權輪替時也會看國民『眼色』,知道他們不想政府這樣做,便不會硬來,變相壓制了警方使用暴力」。

訪港團表示,對香港人在運動中展現的「不放棄」精神,深感敬佩,「香港人一直不放棄,即使有很多不同力量打壓,也堅持不顧一切地出來,以肉身與政府抗爭。我們很敬佩這種精神,港人真不簡單!」

而香港目前最緊迫要發生的是停止警暴,以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同時政府必須保障市民的集會和言論自由。他們認為香港需要國際持續關注,返韓後會分享在港見聞,也會鼓勵當地不同的團體,繼續與香港相關組織合作,譬如工會、學生、教育界可各自連結,作為傳播香港現況、引起關注的橋樑。

兩地又可以透過其他渠道,如書著、音樂及紀錄片等,令更多韓國普通市民,接觸了解香港現況。香港又可以效法「世越號事件」,不同團體收集民眾意見,最後整合成為《人權宣言》,他們覺得香港也可考慮,通過講座等活動收集民意。

他們認為香港民主運動,是讓亞洲連結起來的「契機」,當不少人認為香港在向韓國學習。

他們卻認為,兩地在不少事情上可互相學習、努力推進民主化。過去韓國民主運動,也曾獲國際戰線的幫助,今次他們會一如當年受助時一樣,在國際層面為香港發聲。Asha 說:「我認同『今日的香港,是世界的未來』這說法,在香港發生的,可能也會在韓國發生,爭取民主和人權是沒有完成的一日,韓國也可能有民主倒退的一日,所以香港的鬥爭十分重要。」

文/Se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