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訪談】被控暴動的樂觀男孩

2020/3/4 — 22:5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如果我罪成入獄,刑滿後我仍然在香港。在我這個家。」

預計無法畢業,帶著這條控罪,很多事情都要暫停。

暴動罪,刑期以年計。他是前線,被捕了,早有心準備,反而很平靜。

廣告

網民不斷比較,誰比誰黃,誰比誰前。於是有人說,運動靜了。

他卻覺得,沒有誰比誰高尚。

廣告

「每個人環境不同。有人可以走到最前,有人為養家做和理非。但要走下去,我們都需要對方。」

對話中,他重複最多的一句是,香港人真係好叻。

佔路,接受了。
火攻,接受了。
汽油彈,接受了。

一切源自 2014,還有槍聲打響的魚蛋黑夜。

不是偶爾,是前人累積,才有了今天。

「我只是這些人之中,其中一個。」

被捕後,他收到很多慰問。

辛苦了。
是香港虧欠了你。

這些話語,窩心,但不代表他。

「我沒那麼偉大,不是為香港走上街頭。我純粹想做點什麼,結果做了前線,哈哈。」

如像香港人接受了抗爭,若是無可避免,那麼,暴動罪也是他的命運。

重新選擇一萬次,還是會上前線。他笑說,改不了,也不後悔。

結果未明,在這刻,他想向大家寄語。

「想走下去的話,記住:不分和勇。」

需要人鏈,需要口號,需要文宣。不可能人人都上前,那麼,珍惜在槍林彈雨中,仍有人在後面。

隨時入獄,前途難料,他總是出奇樂觀。

「最近,如果你覺得靜,不如想盡辦法做文宣。幫忙寫,幫忙分享,一樣是貢獻。」

在這種時期,時間多了,如果你覺得靜,或許是你做得少了。

每人做多一點,也是民意,也是連繫。

帶著這條重罪,這男孩卻很正面。

在宵禁期間,不能晚歸,所以和朋友聚會的次數寥寥可數。

那麼,就珍惜回家吃飯。

「被捕後,最開心是見到爸媽由藍轉黃。看新聞,我還在扒飯,他們已經鬧緊警察。被理解,還是窩心的。」

朋友難見,家人就更重要。以往撐政府,到如今深黃,除了因為兒子,也因為大家。

面對槍火,退縮有何難。但這八個月,我們仍然在這裡。

兩老終於明白了,原來愛這個地方,並非口講,身體會自然行動。

所以,兒子上街了。或會入獄,但不會後悔。

他只願這有限日子,每餐飯,一家人開懷點。

如像他的父母,有人由和理非進化到前線,也有人從港豬進化成和理非。

「步伐不一樣而已。大家是同路人,例如我,被告暴動,也沒那麼高尚。各有各做就好。」

點睇捉鬼?
「慢慢會調節。」

點睇靜咗?
「做多啲咪唔靜。」

點睇內鬧?
「鬥少啲囉。」

我們的對話,沒那麼悲催。

他是正常人,不會因罪名變得不正常。他覺得,自己和所有人一樣,是手足。

不需要被記住,不需要太傷感,只需要繼續行。

不放棄,就是對手足最好的回報。

「我沒有後悔,一秒都未試過。被捕嘛,也沒辦法。抗爭總會有問題,樂觀一點吧,香港人已經好叻。」

平靜,卻還是很感性。運動之中,有驚恐,都有感動。

前線每一次升級,都換來多一點包容。香港人尺度不同了,是在生死逃命,最大的慰藉。

你不割,已經很足夠。

總有灰心時,前線們的行動,常被當作鬼,還有警察的劇本。

日子久了,反駁的聲音也多了。他選擇只開一邊耳朵,聽聽理解的說話。

討論區上隨意的留言,可以傷人,也可以救人。無名的你,或者都救過無名的他。

男孩是這麼樂觀。

書讀不完,或者再讀過。
宵禁令下,多見家人吧。
若然罪成,也沒法子吧。

壞事已經夠多,這世道,保持憤怒,也要找一點美好。

例如,他或會失去的幾年,還未到,就嘗嘗家中的老火湯。

做了暴徒,就張開眼,看看現在的香港。

他說,清醒過後,回不去了。

如果做豬比較快樂,那麼,做現在的他,就很好。

這孩子實在樂觀得,叫人笑著笑著,就哭了。

願他平安,走過這一關。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