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設計師被指撞警圓盾傷警 被襲警員記錯案情 劃錯草圖無帶記事冊

2020/6/22 — 20:00

去年 11 月 12 日網民發起「破曉行動」,大批市民於各區設路障堵路,39 歲室內設計師被指以右膊撞向警員盾牌,使盾牌撞到該警員的右臉顴骨,被控一項襲警罪。聲稱被襲警員今天作供,但被辯方律師揭出他記錯案情細節,沒有在證供、警員記事冊記下曾要求被告走向右方;警員繪畫的案情草圖又把指控被告襲警一刻的左右位置調亂;亦沒有按《警察通例》要求攜帶警員記事冊。

辯方又質疑,聲稱受襲的警員,無任何表面傷痕,但在返回警署後 1.5 小時始由救護車送院。

設計師鄺智偉(39 歲)被控於去年 11 月 12 日於九龍灣港鐵站行人天橋的行人路襲擊正在執行職務、編號為 16007 的警員謝進鴻。案件今(22 日)於觀塘裁判法院審訊。

廣告

被告:鄺智偉

被告:鄺智偉

廣告

警員謝進鴻為控方第一證人,他作供指案發當晚,正在九龍灣港鐵站行人天橋的行人路設封鎖線,他在晚上 9 時 55 分見被告手持白色袋及手拉車,在封鎖範圍內向前走,被告無視兩次警告繼續前行,及往其同僚方向走去。他擔心被告會撞向自己及同僚,因此舉起圓盾走近被告,但被告突然用右邊肩膀撞向圓盾,令圓盾的頂部撞到自己右邊臉的顴骨,於是用盾推開被告,並向被告說「你襲警,我而家拉你」宣布拘捕被告。

辯方大律師藍凱欣反對被告招認的證供呈堂,她指招認證供並非被告自願下進行,亦提出被告曾遭警方武力制服,近距離噴射胡椒噴霧,及以粗言穢語嘲笑、辱罵和威嚇。她表示,警方曾對被告說「你做乜撚野」、「你以為自己好撚型」、「有撚排同你玩」,並用液體淋向被告臉部,使胡椒噴劑流至其臉部以外其他地方。她指,當被告表示呼吸困難及眼部刺痛,警員漠視他身體上的不適,用力推被告的頭部,更強行抬起被告四肢到警車上。她續指,被告在警車上嘔吐,而警員則繼續以粗口辱罵威嚇他,問他「你似乜撚野」,並要求被告「將嘔吐物舔乾淨」。

她又稱,當被告到達警署後警員黃嘉俊並沒有向他閱讀羈留人士通知書,令被告不知自己有通知書上的權利,亦沒有警誡被告、覆讀記事冊口供。她指,當時被告受嚇,怕開罪警員,因此不敢要求清洗身上嘔吐物及胡椒噴劑,加上他身體不適,閱讀上有困難,被告在不自願情況下,簽署通知書、警員記事冊及抄寫證供。

被襲警員:上月畫草圖時記憶猶新    現時並非記憶猶新

證人謝進鴻於主控主問時指,他第一次警告被告時曾說:「喂!呢度係警察封鎖線,唔該你行返去右邊巴士站」,其後見被告向右邊的同僚靠近。辯方指出,被告向右行,正正是對應警員的警告;謝在盤問下亦同意,他沒有可能覺得被告是想撞向自己及其同僚,並承認在筆錄證供、警員記事冊內均沒有提及被告曾靠右行。

辯方又指,謝進鴻在 5 月 22 日所畫的示意草圖,當中同樣沒有提及被告曾靠右行,並將被告襲警一刻所在位置左右調亂,質疑他為何草圖內容與今日出庭作有所出入。謝表示,當時有同僚致電給他,指十分趕急,於是沒有留意而畫錯草圖。他更表示現時是盡量記,記憶不太清晰,承認或許會與事實有出入;但他指上月畫圖時仍然是記憶猶新,當時無需依賴筆錄口供或警員記事冊,憑記憶畫出示意草圖。

案發當晚約 10 時拘捕被告 受襲警員近凌晨始送院

謝進鴻在庭上表示沒有攜帶警員記事冊 ,遭辯方質疑警察通例上有否要求警員帶備記事冊上庭作供。辯方續指,他在案發翌日凌晨 2 時 15 分才在警員記事冊記下案發詳細經過,並非於宣布拘捕後立即寫下。辯方指,據謝進鴻在警員記事冊所寫,由第一眼見到被告和宣布拘捕的時間皆為晚上 9 時 55 分,其後乘坐警車,晚上 10 時 15 分到達牛頭角警署,在見值日官後,與上級花了近一個半小時商討,要否安排救護車到醫院,再於晚上 11 時 52 分上救護車。

謝進鴻的臉上無表面傷痕、損傷及流血。辯方稱,「你聲稱自己有受傷架嘛,受傷去睇醫生唔係都順理成章咩?點解要商討個半鐘?」,同時質疑他為何不及早把握機會將案發詳情寫在警員記錄冊上。謝回應指,在男廁等候同僚為被告清理時、商討要否安排救護車時,以及到達醫院後均為不適合的環境。他亦表示除被告資料外,自己單憑記憶將案發詳情記錄在警員記事冊,但其後在盤問下又表示有參考傳令員所記下的時間,並非沒有參照任何紀錄。

當辯方問及謝進鴻在警車內的情況,是否有警員大聲夾粗口責罵被告,及被告的身體狀況等,他均表示「唔記得」或「冇留意」。

警員指被告直認「見警察濫捕所以一時氣憤撞埋嚟」

控方第二證人警員王嘉俊指在案發當晚 9 時 59 分接到警長訓示,作本案的警誡人員,即在拘捕被告時向他說出警誡詞。他表示被告被其他警員制服後,仍然不斷掙扎,而自己站在被告的半米至一米距離,沒有親手制服被告。他稱「聲控都係其中一種控制嘅方法」,當時有對被告說「停啊」、「做咩事」及「唔好郁」。

王指,在姓郭的高級督察向被告噴射胡椒噴霧後,嘗試以樽裝水淋向被告臉,為他初步清理面部胡椒噴劑。在辯方質問下,王表示見被告有明顯不適,聽到被告講「好乸」,所以與被告說「淋啲水就會好啲,有冇需要睇醫生?」,但因被告沒有作任何回應,故認為被告無需要。辯方指,他有記下進行初部清洗,卻沒有在警員記事冊或筆錄口供中記錄過詢問被告要否到醫院,質疑他沒有寫因為根本沒有發生過。他則表示,認為詢問內容與本案無關,但初部清洗則與本案有關。

警員王嘉俊更稱,在警誡下被告說「我都係見近排警察濫捕,一時氣憤先撞埋嚟」,並在被告覆讀查閱後,同意口供,抄寫聲明並簽署。

案件押後到 7 月 7 日續審,被告獲以原有條件繼續保釋。

案件編號:KTCC1993/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