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許智峯搶手機】建制派主導調查 結論行為不檢有理據譴責 三分二議員通過可 DQ 許 民主派另發「少數報告」反駁

2020/7/8 — 14:24

許智峯

許智峯

2018 年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奪去保安局女職員手機及文件,立法會其後就事件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報告今(8 日)發表,以建制派主導的委員會認為許智峯行為不檢,有足夠理據譴責他。另外 2 名委員會成員、民主派梁繼昌和郭榮鏗則指,不完全同意報告內容並另行發表「少數報告」。

建制主導的調查委員會報告指許智峯身為立法會議員,「不尊重公職人員,強行奪去他人物品,其行為令人髮指」。但「少數報告」則指涉事女子梁諾施未有作供,不能單憑運房局政治助理符傳富引述梁諾施言論作為證供。「少數報告」又指,留意到許智峯就事件涉及的案件提出上訴,認為在法庭裁決前,委員會不應發表報告。 

郭榮鏗、涂謹申發表「少數報告」

郭榮鏗、涂謹申發表「少數報告」

廣告

涉事女職員未有作供

廣告

報告指出,委員會曾要求 7 名人士出席作供,有許智峯、梁諾施、民主黨議員胡志偉、保安局局長政治助理劉富生、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政治助理符傳富、立法會秘書處保安主任廖錦和及立法會秘書處總保安主任周偉德,當中符傳富、周偉德及廖錦和同意作供,而梁諾施、劉富生及胡志偉則不同意。當中報告表示,梁諾施屬於案件的重要證人,但考慮到委員會進行的 10 次會議及其他證人的供詞已足以構成譴責許智峯的理據,最終決定不提前立法會授權以命令梁諾施作證。

報告指,根據各方供詞及立法會大樓閉路電視片段, 符傳富事發時在場,他表示梁諾施曾向他尋求協助及指示,他引述梁諾施稱,許智峯當日進入二樓四部升降機大堂時,向她走近並問她在做什麼,當梁回答自己正在工作時,許隨即搶去她手中的紙張,看過該紙張內容及後試圖搶走她手中的手機,符傳富又指,期間梁已盡力保護電話,把電話藏在背後,但最終被許搶走了電話,梁於是追趕許,不得要領後在會議室外等候,期間符傳富詢問梁發生什麼事,梁告訴他「許智峯議員夾硬要搶(手機)」。

符傳富作供時又形容,梁在事發時看來驚慌及情緒激動,又指她其後再次報告有關事件時,情緒激動並落淚。報告指,許智峯衝擊公職人員的行為可能觸犯多項刑事罪行,是一般市民不能接受的, 認為他「實有負公眾的期望。」報告又顯示,根據許智峯在事發後接受傳媒訪問的片段,許搶走電話後走進距離最近的洗手間,瀏覽當中的資料約10 分鐘,然後把電話交還另一政府人員,即符傳富。許智峯亦承認曾以「自己的方式」記下該女職員手提電話內的資料。

2018年4月26日,立法會民主黨議員許智峯就取去行政主任手機事件,向該名政府人員與公眾鞠躬道歉。 TVB 新聞截圖

2018年4月26日,立法會民主黨議員許智峯就取去行政主任手機事件,向該名政府人員與公眾鞠躬道歉。 TVB 新聞截圖

報告指許「不尊重」公職人員 屬行為不檢

報告中指被搶的手機中可能存在政府內部的敏感資料,而符傳富作供時表示,當中的 Google 試算表載列了就其同事所知的議員所在位置,包括議員是否身處會議室內,電話沒有 WhatsApp 及電郵軟件,該手機亦應該不會存有梁諾施的私人資料。委員會認為,無具體證據證實許智峯侵犯了梁諾施的私隱,但批評許智峯的行為粗暴和「不尊重」公職人員,有負公眾對立法會議員的期望,令立法會聲譽受損,屬《基本法》第七十九條第七項所指的行為不檢。 

許智峯亦有在傳媒訪問中澄清,他一直有跟進政府人員在立法會綜合大樓執行通傳應變職務的事宜,並認為此舉侵犯議員私隱,運用公帑來干預並影響議員的行為,但他亦表示有反省事件,認為搶手機不是一個好方法,認為其行為對梁諾施造成很大的壓力和困擾,以致令公眾失望。在訪問中,他向梁女士和公眾鞠躬道歉。

東區法院去年 6 月裁定許智峯涉及的普通襲擊等三項罪成,裁判官接納許有真誠悔意,最終判處 240 小時社會服務令及罰款共 3,800元。許議員就定罪提出上訴,聆訊定於今年 10 月 13 日進行。

委員會中兩名民主派成員梁繼昌和郭榮鏗認為,許智峯已就案件提出上訴,委員會不應在有關聆訊作出判決前發表報告。他們又指,委員會在梁諾施未有作供下,不能純綷依靠符傳富的作供。委員會報告中解釋,報告不會妨礙待決的刑事法律程序,因此無需等待上訴結果。

根據基本法,立法會議員如行為不檢或違反誓言,經調查委員會處理後,交由立法會大會表決,出席會議議員三分之二多數票通過譴責,就會由立法會主席宣告議員喪失資格。現時立法會民主派有 23 個議席,超過三分一,外界普遍預期譴責議案難以通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