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評「前線 V 小隊」的激進主張

2019/11/18 — 14:1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前日(11 月 16 日)登出了三篇與「前線 V 小隊」有關的文章。V 小隊主張激進的武力升級,可能對運動和香港有深遠的影響,值得反思討論。本文以下所有引文皆源於暴力邊緣.1】師法北愛共和軍 預告區選前伏擊警員 「前線 V 小隊」的武裝想像〉,不逐一聲明。

V 小隊主張:「建立武裝革命軍,奪取政權。而他們以攻擊及殺害警員作為方法,目標是削弱政權的武裝力量」,而當中是指「無差別地」以任何警員作為攻擊對象。然而,他們認為不應傷害無辜平民:「我哋係嚟奪取政權,係為咗重建社會契約,我哋點解要攻擊平民呢?依個都係我哋法則嚟嘅,我哋唔會攻擊無辜嘅人。」而對於他們而言,警察子女皆是無辜,因為子女無法選擇父母。那麼有否警員屬無辜呢?沒有,而理由是:「由警方冒充示威者作拘捕開始,警方已帶頭違反國際戰爭法,帶頭模糊化休班和執勤中警員界線的,是政權」,以及「當佢[警察]著住嗰套制服 — 佢連 number 都無!連 number 都無,就梗係集體負責㗎啦。」

不過,真的沒有警員是無辜的嗎?他們肯定警隊內已沒有「白警」?就算並非全白而只是少許黑,卻要被殺害,這樣說得通嗎?其實,上述關於「警方冒充示威者作拘捕」那個理由,一方面是涉及警隊的整體政策層面,而如果我們是關心某個警察是否無辜,那麼此理由尚未見有效,因為當中還未說明為何某位警員要為此政策負責;而如果它是針對某位冒充示威者的警察而言,則還要細究其行為的具體情況,才能判斷罪(如有)之輕重。另外,關於「連 number 都無」那個理由,實際上不太清楚為何會得到「就梗係集體負責㗎啦」這個結論;言下之意是否,假若某些警員有 number(或沒有蒙面,而事實上有沒蒙面的警員),並且查明他們沒有參與違法地攻擊示威者的行動,他們會被列於「不攻擊」的名單上呢?如是,調查還是需要的,而不能事先視所有警員為有罪者。我想說的是,此二理由對於支持「每個警員也非無辜」的結論並非好理由。

廣告

或許,有人會反駁說:開戰是無可避免的了,假如某些警員認為自己是無辜,不想被捲進殺戮,那麼他們應該自己立即離開警隊,否則後果自負。對此,我的回應是:一、這樣的做法比較有霸氣,有些似我們要對抗的霸權;二、開戰真的是無可避免嗎?下面我會對 V 小隊的主張提出質疑。

我們可以較為從 V 小隊的角度去想,嘗試了解其激進主張。首先,他們的核心主張是「以戰止戰」,而相信「當[軍警]生命安危持續受威脅,各[抗爭]小隊又殲滅不盡,『用錢維繫,仲有退路嘅軍警一定會因無止境戰事而厭戰。』」另外,V 小隊認為他們是從一個兩難的情況中,選擇一個沒有那麼差的選項而已:「我哋執起刀槍時,死嘅人一定會有,我哋最後一定會滿手鮮血。但重點係,我哋咁做,最後嘅死亡人數,會更加少。」理由是若果他們不這樣做,會有更多年青人死亡:一、「以知專學生陳彥霖離奇死亡事件,及多宗被指有可疑的浮屍、『自殺』事件為例,深信如果以任何手段獲得勝利,這些事情日後不會再發生」;二、「以北愛爾蘭在 1969 年至 1998 年自治運動衝突期間,自殺死亡數字、與在暴力事件中遇害人數不相上下為例,指出香港現時最大的問題,是缺乏致勝之道,令年輕人陷入絕望,繼而自殺。」所以,大概而言,V 小隊的想法是,敵人有强大的武力,而我方唯有增强武力,去殺傷敵人的軍警挫敗其戰鬥力,而在某些他們相信的條件底下,我方才有機會奪得政權,且傷亡人數較少。

廣告

那麼以上藍圖、願景可信嗎?我想,如果單從《立場新聞》那三篇文章所得的資訊去衡量,可以說有很多合理的質疑。例如:一、上面提到「軍警一定會因無止境戰事而厭戰」那一點,其訴諸軍警是「用錢維繫」這個因素,但問題是,當兩面因互相殺戮而仇恨不斷加深,那麼軍警沒有可能視抗爭者為仇人,誓要殲滅之而後快嗎?既然軍警是一同出生入死,他們之間無可能有某種感情聯繫嗎?另外,抗爭者又會否「因無止境戰事而厭戰」呢?如果會,那麼可能比軍警更早垮掉;如果不會,為什麼呢?是因為抗爭者已成為嗜血的戰爭機器?如是,他們還會支持民主自由嗎?(下面再有相關討論。)

二、關於死亡人數較少那點,明顯地,那只是個很粗略的想法,而並非嚴格的論證,而相信要嚴格論證也絕非易事(其實相信不太可能);例如,假若武力衝突升級而致使某個數量的人死了,但又怎麼知道假如沒有升級會死多少人呢?!當中的情況根本上太複雜和很多我們掌握不到的因素。

三、V 小隊主張要奪取政權,而同時支持爭取民主自由,但彷彿當中的論述好像假設了一旦政權到手,便可推行民主自由了;然而,世事會那麼簡單嗎?古今中外歷史上當推翻一個暴政之後而產生新暴政的例子缺乏嗎?V 小隊主張可以使用暴力,甚至是極端的暴力,而可以推想他們自身亦要承受相當的生命風險,那麼,在這樣的暴力文化底下,以及以命相搏的情況之下,一旦他們奪得政權,會搖身一變成為民主女神的使者嗎?我自己十分懷疑,因為,民主的底藴其實是一種文化和意識,包括對別人權利的尊重和文明講道理,這些是需要慢慢培養的,而不會在暴力文化土壤中突然飆生。

綜觀 V 小隊對其主張的論述,我自己的判斷是很多地方可以合理地質疑,而會給明白世情複雜性的人一種感覺:是嗎?是這樣簡單嗎?現實真的會按你們心目中的劇本演出嗎?恐怕⋯⋯

我明白不少人(包括我自己)對抗爭的前路感到迷惘與憂慮,而我亦不反對抗爭陣營 — 適當地 — 增強和運用武力,但是,若是要殺害無辜(或遠過份地懲罰有罪)的警察,並且會使雙方暴力和仇恨持續升級,那麼我深信這條路是錯的,是不會引領往文明之都的。

那麼,我自己有什麼建議呢?⋯⋯我沒有建議,而只想針對 V 小隊的主張來多餘地指出一個眾人皆知的事實:關鍵而絕非無辜的目標是清晰地存在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