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試題變戰靶 你我可袖手?

2020/5/18 — 11:52

政府橫蠻要求取消歷史科公開試一道題目,掀起思想操控的序幕。該道題目本身坊間已多有討論,不贅。其實出題是否合理根本不是政府的著眼點,中共媒體亦挑明了:必須對香港教育來一次徹底的「刮骨療毒」了。憤怒憂心之餘,冷靜分析後,悲觀中還是有些希望,你我不應袖手。

考評局會否屈服於政府要求?其最高決策層主要由政府委任,主席是政協容永祺 (正職為友邦保險區域總監),似乎難以樂觀。問題來了:為何政府不私下叫自己人搞掂,要這麼高調?一則此路不通,題目合理,無事無幹如何下手?由政府搞大,就無事變有事,題目好像很有爭議性了。這側面顯示機構官僚有一定制度上的頑固性,未能百分百政治化 (暫時此刻)。另一方面,就是帝王治民心術,由港共做打手,把一條思想紅線植入考生,即使答題合理,也要揣摩中共之意,會否誤中紅線?恐懼就是治民之術。

幸好的是,教育終歸要由人去教,教育界大多數是明白事理之人,看歷年教育界的立法會選舉結果便知。但教育界也需要我們支持,最基本的,就是聯署發聲,我們在洗腦教育進攻的時刻,必須表態支持教育界。負責出題的,可以是大學學者,也可以是中學教師。要切實減少他們的恐懼,成為他們的後盾,我們可以積極成為校董會的一分子,因為校董會有教師聘任的生殺大權。例如,成為校友會主席,就可以成為中學的校友校董,成為家教會主席,就能成為家長校董。某些大的學生會主席、評議會主席可以成為校董。如果你母校校長是藍絲,更需要黃絲校董。必要時,如辦學團體濫權而不聽意見,校董可爆料給傳媒。當年的反國教運動,也許不久的將來要重演一次。

廣告

除了用恐懼治民,中共也以恐懼治官。駱惠寧初來港時避與建制接觸,就是保持帝王神秘。接觸若多了,反而給港共看穿你這個山西阿伯什麼也不懂,囉囉嗦嗦什麼也辦不了。隔空怒轟郭榮鏗、歷史試題,就要顯一下雷霆震怒的架子,港共你自己看著辦,認真交差,不要囉嗦什麼香港規矩不同大陸。聶德權手震得那麼厲害,背後會否另加人身安全恐嚇?除了以恐懼治港官,也測試美國反應,沒反應就使勁些。也就是說,中共仍想在國際間掛著一國兩制的招牌,雖然另一方面又想實行全面管治。讓港共恐懼,自行跑數,也許做得比中共預期更狠,若出事則扮置身事外,一切都只是港共的錯。

今年美國大選,決定明年總統誰屬。習近平任期至後年,是否順利連任看今明兩年。武肺肆虐全球,舉世怨中,美國尤甚。全面管治香港而完全不用理會國際聲音?沒那麼簡單。灰心片刻,還是要抖擻精神,至少搏盡這關鍵一兩年。任何戰線,多一分力量就是一分力量。500 個手足做校友校董,500 個家長做家長校董,就可以佔進每間中學的2個校董名額,會計師、律師、學者也有機會成為獨立校董,教育戰線就多了後盾支援。還有,記得花一分鐘聯署聲援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