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認罪的理由

2020/5/4 — 18:40

2019年6月12日「反送中」運動

2019年6月12日「反送中」運動

「為何認暴動罪?」「無做過做咩要認?」「係咪俾人收買?」

612的抗爭者上庭承認暴動罪,網上不少人大為緊張。覺得是否有隱情,又或被收賣?作為曾經因為社運上庭然後認罪的人,我覺得也可以讓大家了解一下。認罪的理由,大部份只有一個:

唔想坐監。

廣告

想當年,我都曾經打左一千幾字解釋為何要認罪,策略如何,公民抗命又如何,其實最終真心都係果句:我係人,我唔想坐監。

2020年,相信大家都明白案底與坐監不會令人生更精彩,也不是磨練抗爭意志的地方。坐監這回事,就是單純的痛苦,遠離社會、家人、朋友,一切美好而精彩的人事物。而認罪對於一個面對暴動罪的人來講,是有著以「年」計算的差距。

廣告

基本程序上,作為一個被告可以做的都十分有限,在律師團隊在閱讀控方的證據後,初步都會講聲「有得打/無得打」,但無得打其實也可以打下去,過往的社運案件大多受「公民抗命」的觀點左右,覺得認罪是失了大義,要在司法面前伸冤辯白才算是不屈不朽。所以律師們面對無得打的case,大部分都是用比較「進步」的觀點去面對。舉幾個記憶所及的例:「使用武力不等同使用暴力」「立法會是表達民意的場所,所以本質上是公眾地方」之類之類(歡迎fact check指正)。

咁法官大老爺當然不會buy,但始終都叫抗爭過,講過一下理念,然後一邊做社會服務令,一邊又想如何繼續抗爭,然後上訴,誓要追回一個公道。

現在回想,這些心態真是好傻好天真。

不是不值得做,而是與其為了這啖氣受刑,不如在策略上減少坐監的時間。十年變七年,六年變四年,任何人都應該為自己的生活負責。不是做過手足就註定要無畏無懼。去到最尾,這是他的人生,也是他的抗爭,上庭和承擔後果的都是他自己,戰友也好,旁聽也好,在無情的法律面前,一切都是空無的廢話。我們不能明白,只能支持。

所以當人都犧牲了,請不要怪他為何不犧牲得有意義一些。

我知抗爭和理念都很重要,但做人處事,真的可以有多一些人性和體諒。世上陰謀很多,但唔想坐監真係不是甚麼陰謀論,能夠減少坐監的年數,在這個時代其實也算是一種卑微的勝利,流亡是抗爭,坐監是抗爭,上街是抗爭,好好生活也是抗爭。

後記:
其實見到最嬲嘅係講咩「認罪會變案例出賣手足」,不如真係查清楚先講,你真係打官司輸咗仲要堅持上訴就真係變案例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