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認識廿三條立法 — 中共寫喺牆上嘅陽謀

2020/3/16 — 14:58

基本法廿三條立法再次喺疫情之下由何君堯帶起話題,一日之間喺各區擺街站發起聯署,用酒精搓手液換取市民簽名同電話,製造民意輿論嘅第一步。自 2003 年以嚟,中方聲音不斷要求港府立法,今時今日又再掀起波瀾,再推廿三條定必掀起比 19 年反送中運動更大嘅社會衝擊同爭議。過咗 17 年,係時候再回顧返廿三條係一樣咩事,點解作為香港人要關心?

什麼是廿三條?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廣告

廿三條立法係為咗保障中華人民共和國主權嘅條文,要透過本地立法先可以將叛國等行為變成罪行,相關嘅刑責先可以喺香港 enforceable。廿三條喺 2003 年由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首次推出並諮詢公眾,以下嘅討論根據當年嘅葉劉交俾立法會嘅文本

立廿三條對香港人有咩影響?

廣告

當年嘅《國家安全條例草案》將叛國、顛覆、分裂國家嘅罪行定為可終身監禁嘅罪行,而顛覆罪嘅定義: 

2A. 顛覆

(1) 任何人藉使用嚴重危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穩定的武力或嚴重犯罪手段,或藉進行戰爭 —
ㅤ(a) 廢止《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所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制度;
ㅤ(b) 推翻中央人民政府;或 
ㅤ(c) 恐嚇中央人民政府,

即屬顛覆。

(2) 任何人顛覆,即屬犯罪,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終身監禁。

“嚴重犯罪手段”指符合以下說明的任何作為 — 

ㅤ(i) 危害任何人(作出該作為的人除外)的生命;
ㅤ(ii) 導致任何人(作出該作為的人除外)受嚴重損傷;
ㅤ(iii) 嚴重危害公眾人士或某部分公眾人士的健康或安全;
ㅤ(iv) 導致對財產的嚴重破壞;或 
ㅤ(v) 嚴重干擾電子系統或基要服務、設施或系統(不論屬於公眾或私人)或中斷其運作, 

而且 — 

ㅤ(vi) 是在香港作出並屬香港法律所訂罪行的;或 
ㅤ(vii) (A) 是在香港境外任何地方作出;(B) 屬該地方的法律所訂罪行;及 (C) 假使在香港作出便會屬香港法律所訂罪行的。 」

即係話,呢九個月以嚟嘅抗爭,示威者以汽油彈、堵路等手段抗爭,只要律政司覺得目的係用「嚴重犯罪手段」恐嚇中央人民政府,例如高叫「天滅中共」,喺立咗廿三條之後就唔係單單告暴動罪,更加可以告「顛覆罪」,最高罰終身監禁,更加涵蓋海外嘅港人嘅行為。

條例仲包括其他監控新聞自由嘅章節,例如處理煽動性刊物嘅罪名:「發表、售賣、要約售賣、分發或展示、印製、複製、輸入或輸出該煽動性刊物,均屬犯罪,可判罰七年監禁及港幣五十萬元」。條例亦立法禁止竊取或洩露國家機密、授予保安局局長權力根據「合理地相信為維護國家安全的目的」取締危害國家安全的組織。

換句話講,攬炒巴團隊喺海外登報可以係「煽動叛亂」;眾籌資助登報計劃就係「洗黑錢」;何韻詩、黃之鋒等喺美國國會作證係「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喺遊行中揮舞美國、英國旗、龍獅旗可能「意圖分裂國家」;支聯會搞六四晚會嗌「結束一黨專政」係意圖「顛覆國家」;《蘋果日報》報導林奠俾北京嘅秘密小報告就係「竊取國家機密」;香港眾志就唔止唔可以參加選舉,甚至會被定義為「危害國家安全的組織」 。

香港嘅言論自由、集會自由、新聞自由仲有無保障?

香港人享有嘅自由係透過《香港人權法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所保障,但係該自由從來都唔係絕對: 

香港人權法案第十六條ㅤ意見和發表的自由

(三)本條第(二)項所載權利之行使,附有特別責任及義務,故得予以某種限制,但此種限制以經法律規定,且為下列各項所必要者為限 —

ㅤ(甲)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或
ㅤ(乙)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衞生或風化。」

「保障國家安全」係寫在人權法案上嘅可限制自由嘅合法原因之一,就好似警謊一直都用「公眾秩序 public order (ordre public)」為理由去限制人民嘅集會自由,用《公安條例》去控告示威者暴動、非法集結等罪名,終審庭亦多次裁決此等限制並無違反人權。

限制人權首要條件係要「經法律規定」,亦即係「prescribed by law」嘅要求,要有明文嘅法律方可限制人民嘅權利,所以廿三條立法係必須嘅過程,港共政府先可以用「保障國家安全」為由更進一步去打壓言論自由、新聞自由。 

香港嘅反對派一直都係中共及其爪牙嘅眼中針、肉中刺,尤其呢九個月嚟,海外國會遊說、國際登報,都令中共港共喪盡面子,喺香港遊行入面高舉英、美旗幟更加視之為奇恥大辱,誓要除之而後快。但喺目前嘅《公安條例》並不能夠覆蓋呢啲行為,所以即使恨得牙癢癢都暫時未能入手,只能夠針對暴力行為執法,以言入罪亦只限於辭退教師、飛機師等白色恐怖。所以推動廿三條立法就變成港府進一步箝制言論自由嘅手段,中共打壓異己嘅尚方寶劍。廿三條立法之後,警謊以言入罪就係嚴正執法,林奠指取締反共組織就係彰顯法治,外交部就會指出言論自由並非絕對,要以國家安全為先。 

點解中共一直都唔立廿三條? 

由政府推出廿三條立法只需立法會簡單過半數便可通過,換句話說,回歸以嚟立法會一直由建制派把持過半,廿三年嚟隨時都可以立法。2003 年一役不竟全功係因為 SARS 過後董建華即推立法,民怨四起激發 2003 年 7.1 五十萬人上街,民意促使時任自由黨黨魁田北俊率黨以關鍵少數倒戈,令政府無法夠票通過條例,促使無限期收回二讀。情況同 2019 年撤回送中條例類似,不同嘅係送中條例並無建制派倒戈,成功阻止二讀通過係 6.12 抗爭者用鮮血換番嚟嘅成果。 

從此廿三條變成多屆港府嘅禁忌,同雙普選一樣無限期延遲,避免市民反彈。但係到咗今時今日,林奠嘅民望已經低無可低,中共亦揭開咗面具下猙獰面目,中港之間矛盾嘅尖銳無以復加,香港喺軍警政府統治之下以高壓治港,「一件污、兩件穢」,既然無可能挽回民意,不如用盡林奠做哂所有污糟邋遢嘢,搾盡埋最後利用價值先做棄子,並非無可能。

現時最大嘅變數嚟自九月立法會換屆選舉,反對派奪取立法會過半控制嘅聲音甚高,何君堯促請政府喺七月立法會會期結束前盡快三讀通過廿三條立法,就係想免去呢個隱憂。但係喺武漢肺炎疫情下,由諮詢到三讀通過,幾個月嘅時間夠唔夠做到成疑,不過林奠政府暗渡陳倉,用盡手段盡快推廿三條立法肯定係中共其中一個盤算。 

有何抗衡廿三條立法力量?

民意抗拒係一直以嚟最大反對廿三條立法嘅力量,不過如果現時將廿三條放上立法會,喺警謊高度戒備並由 PK 鄧領軍之下,能否重現去年 6.12 包圍立法會一幕成疑。大有可能會於當日早上各黨鐵站佈防,從源頭阻截人群於金鐘聚集,以讓順利讓立法會開會通過議案。新一份財政預算案大幅增加警謊編制,撥額外預算購買更多裝甲車、水炮車,就預計到要應付更大型嘅群眾事件,係咪就係為將來廿三條立法可預見嘅衝突部署?

另一勢力就係外國尤其係美國嘅關注,喺《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通過後,美國朝野將會否就廿三條立法,列為其中一個港府打壓港人人權自由嘅指標。會否因此而影響《香港關係法》下嘅獨立關稅區地位,成為中美兩國之間嘅博奕。但係武漢肺炎疫情籠罩西方各國之時,對港取態同積極性會唔會有所改變係未知之數,國際線要再加強宣傳。

第三個抗衡力量就係立法會過半數直接否決廿三條立法議案,如果七月休會前唔能夠通過,九月立法會選舉就係最大嘅戰場,亦都係駱惠寧所講「反對派要奪取管治權」嘅真正含意。如果反對派同市民大眾可以奪取過半立會議席,中共當時嘅選擇就只有將廿三條立法再推遲四年,或者背負 DQ 議員嘅政治後果強行立法。

歷史彷彿重覆,2003 年 SARS之後推廿三條立法,到 17 年後 2020 年亦都係一樣,喺武漢肺炎疫情籠罩全球之時,廿三條立法嘅夢魘再臨,不過當時嘅田北俊已經變成今日嘅張宇人。香港人可唔可以再次聯手抵抗廿三條嘅威脅,要靠港人於各條戰線都盡力而為,「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