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認錯不懂造謠不成 警方繼續助燃民憤

2020/9/4 — 13:37

警方若以為可以借拘捕立法會議員林卓廷之便,順水推舟,洗白自己在「7.21」事件的不光彩角色,未免是痴心妄想。

去年 7 月 21 日,黑幫在元朗西鐵站無差別襲擊市民,事實俱在,鐵證如山,加上警方事前知情而不作為,事後又放走兇徒,行兇者過百但至今被檢控者只有八人,難免惹人疑竇,是否警黑合作無間造成元朗最黑暗的一夜呢?

一年多來,警方高層無法辯解,只好一直大放闕詞,把恐怖主義襲擊扭曲為兩批不同政見人士互相毆鬥,奈何證據缺乏,又拒絕獨立調查,輿論只視之為護短之見,不值一哂。怎料上周的拘捕行動竟然弄假成真,不僅將受害人變被告,更連消帶打,由執法人員將警方劇本當作現實一樣,趁向傳媒交代案情之便,篡改歷史,試圖洗脫責任。

廣告

不過,單憑那位新界北總區刑事總部高級警司陳天柱嘴裡說說,又怎能釋疑解惑,一一澄清警方何以知情而不作為、執法但放人、調查而檢控少?不少評論已指出陳天柱言論的荒謬失實,這裡不贅了。撇開其論述千瘡百孔,即使單從成功造謠所必備的條件看,亦可斷言今次歪曲歷史的計謀注定失敗。

以 1989 年北京鎮壓學生為例,6 月 4 日血洗京城,便開始以權力扭曲歷史事實。6 月 9 日,最高領導人鄧小平接見解放軍代表,為鎮壓定調為平服動亂,執政者一面逮捕在朝在野的異見者,一面以舖天蓋地的宣傳,把反官倒、反腐敗的民主運動,變作有外國勢力推動,意圖推翻政府的動亂。從時間性、權威性到震懾力、執行力,都見到控制言論的高度組織力,要將民主運動的論述趕盡殺絕。

廣告

反觀警方的抹黑洗白,根本難成大器。首先是先機盡失,事發十三個月,才決心推出這個爛劇本,但網媒的現場直播、記者的深入調查、現場人士的手機片段,早已廣泛流播,深入民心,既交代了恐怖襲擊的來龍去脈,也把警方釘在恥辱柱之上。警方記者會播放的片段和展示的圖片,也都摘自傳媒,然後重新演繹一次,大打口水戰,卻苦無獨家資料佐證,又如何可以推翻各項指控?

其次發言者是前線的辦案人員,他的權威建立於調查發現,但其調查結論竟然是「雙方勢均力敵、旗鼓相當」,確實荒天下之大謬,又怎不令人先錯愕後訕笑?無疑高級警司並非吳下阿蒙,但全港高級警司近一百,上面還有大約五十個總警司、十四個助理處長、四個高級助理處長、三個副處長和警務處長,若說官階愈高信用值愈高,他算得上甚麼?陳天柱的官職能否代表警方也成疑問,更談不上由他單天保至尊,加上答非所問和神經質的反應,不論如何忠誠勇毅,他的獨腳戲結果也是白做一場。

更何況特區管治班子配合不力,不要說沒有推出舖天蓋地的文宣攻勢,以多媒體製作通過眾多資訊平台連珠炮發,散播官方「真相」,甚至連局長司長特首之類也沒有跟隨和應,更沒有表揚稱許,反而警務處處長鄧炳強翌日還給他踩上一腳。唯一堅定支持是本地黨報,奈何銷量低,民眾信任度弱,即使加倍努力,也難望民意轉向。

文攻固然失敗,武衛也出師無名。鄧炳強指宣傳「8.31」太子站有人身亡者有違法之嫌,不外是拾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的牙慧,卻說不出罪犯何條,而「7.21」恐襲事件透明度更高,人證物證俱在,見證者眾,人人可以發聲,加上一些調查報道不斷發掘真相,須解答質疑的是警方,不是市民。警察無疑手執槍桿子,卻不能消滅已經廣泛流傳的事件真相,若果堅持竄改歷史,只能令更多人給警隊零蛋的評價(今年五月是 44% 給 0 分)。

其實警隊要抹白自己,缺的不是謊言,而是自知之明。一年多來,警方謊言所在多有,由去年用腳「推開」跪地求情的傳道人,到腳踢臥地義工講成腳踢「黃色物體」,再到近日拍膊頭示好原來解作驅散白衣人,而拉跌一名孕婦變了拉開被捕者的「同行女子」而已,因此多加一句「兩批不同政見人士互相毆鬥」,不外是慣常伎倆所致。問題是當「警謊」到處給人識破,即使消息確實也令可信度大打折扣,那些挑戰常識的驚世謊言,只能是犯眾憎,不斷為民憤助燃。

警方認錯又不懂,造謠又不成,若果還介意自己的聲名,究竟可以怎樣撐下去?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