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語言貧乏」因為「理據薄弱」及「理念破產」

2020/8/17 — 19:20

特區政府由上至下,過去一年越來越傾向以一種信口雌黃的態度,把那些中共式的鬥爭語言搬完一個又一個。這除了向北京表忠取寵的奴材心態之外,也反映了這個政府除了把這些毫無意義的語句宣之於口之外,已經在沒有其他任何有效的方法來說服別人。

如果美國對香港官員的制裁,或針對香港事態的評論有什麼錯誤,最合理的回應方法就是提出證據,有什麼比「事實」更清楚說明問題?無法提出實在的證據,無以反駁指控,最無聊也最怯懦的做法,就是先來一句「干涉內政」,再以「說三道四」、「指手劃腳」、「卑鄙無恥」、「無資格批評」這些跟上,說了等於沒說。只管用這些字眼說明了什麼?而且已經去到一個地步,沒有什麼事是不能用上這些字句,或者是除了用這些字句之外,已經再沒有什麼可以用上的語言了!

第一個問題是在於「理據薄弱」。這顯然不再只是語言貧乏的問題,而是面對不了事實的問題!面對過去一年的社會抗爭。特區政府不去正視問題的本質,只意圖以否定、打壓來處理問題,結果問題不但沒有得到解決,還提升至整個憲政制度的層次。中共不能容忍香港社會有一個更問責、更有民意授權的政體在,決心要食言,只意圖以行政霸力來把抗爭聲音壓下變成縱容官員不斷濫權,縱容警察濫用暴力,縱容法治機關濫用檢控程序破壞檢控政策,這些都是在破壞香港社會的根基。香港人及國際社會清清楚楚透過各種圖像、影片、報告,知道香港發生什麼事,根本否認不了血淋淋的、赤裸裸的事實。

廣告

林鄭月娥無以面對劍橋大學沃爾森學院對她沒體現大學院士使命的質疑,無以作出辯解,也沒法駁倒清楚的事實,就只能反指控一句「道聽塗說」、「無理指控」、「莫須有」,又或者意圖把矛頭指向「有政治團體給予學院壓力」,都同樣只是罔顧事實,也侮辱學院高層的判斷。

類似的因為不能面對清楚的事實,特區上下以至北京的代言人,就全部都只能以這一類中共式的鬥爭語言來掩飾自己的言而無據。

廣告

除了「理據薄弱」之外,更根本的問題是整個特區政府的存在,繼續把持權力的理念也受到挑戰。這就是更根本的「理念被產」了。九七回歸之後,香港在「一國兩制」及《基本法》的保證下,推行「港人治港」,這是香港政府最基本的「存在理念」。就算特區政府需要得到北京的任命,就算任命也是實質的,是中央對地方政權的任命,但這個任命的前提及基礎,就是香港人的接受。所以才會要在香港搞特首選舉,作為民意機關的立法會也有一個完整的選舉方法。而整個特區政府體制的運作,如果根據《基本法》也是清清楚楚。也不要忘記,對香港社會作出的保證,也是清楚寫在《中英聯合聲明》,又在聯合國備了案的一份國際協議。北京當局在九七回歸之後不斷在香港僊建權力,拆毁《基本法》確立了的體制基礎,不斷以「一國」高於或先於「兩制」、「有國才有家」這樣的說法來否定白紙黑字寫出來的的憲政條文,根本就沒有任何說服力。

北京及特區政府越是意圖這樣做,結果就是讓香港主權回歸所確立的理念基礎推向破產。今天有人以「自治」甚至「港獨」這些訴求來回應,正是現有理念破產而難免會出現的反作用力,這是一種民心背向的表現方式。北京及特區政府不去把確立特區的理念挽回,不能重建民信,現在只圖以強力打壓,只圖扣上「危害國家安全」這一個政治帽子來掩飾自己的失德失信,甚至以一條所謂《國家安全法》來進一步剝奪香港社會原有的自由及人權保障,不惜抵觸《人權法》及《基本法》寫得清楚不過的保證,結果只會是把這種抗爭帶向一個沒完沒了的困局之中。香港社會將難以找到出路,只能在這個長期的僵持與抗爭中繼續糾纏。而在國際社會正在調整對華策略的大環境下,全世界都看穿了這種危害整個普世價值體系的行為,看到了中國及香港政府言論上的欺騙性,也看到他們在行為上的粗暴與無理,加上前面提到的「論據貧乏」,任憑政府用上幾多次「理所當然」、「順理成章」,都不能說服香港人,更遑論要說服國際社會。

不是經常說「事實勝於雄辯」嗎?連事實都提不出,什麼說法都只能流為「詭辯」,更多的鬥爭語言都不能把詭辯變成事實。

也不是說「真理越辯越明」嗎?當理念變得如此貧乏,甚至已經被權勢自行推翻,更經不起邏輯的考驗、與成文的憲政論說又背道而馳,又不能在觀念上說服到其他人,搬出什麼強作大道理的說法,都不能把歪理變成真理,也不能把強辭變成事實。

對於一個政權來說,最「天經地義」的,就是言而有信,面對現實,以謙卑的態度順應社會潮流,承擔社會及歷史的責任,順應民心的向背,這才是真正的強勢。動不動就撩交打,只能大放厥詞,以鬥爭語言來掩飾自己的理據薄弱及理念破產,只能貽笑天下、也根本解決不了當前的問題,最終也只會成為歷史的笑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