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在「政治操作」台灣殺人案

2019/10/23 — 10:15

香港今天仍然滿城風雨,最初的導因是那一單「台灣殺人案」,估不到其兇嫌在香港因另案服刑期滿之前夕,又再搞得港台兩地滿城風雨。

就着陳姓兇嫌突然自願往台灣「自首」一說,台灣當局指責香港政府及林鄭月娥是在「政治操作」這件事,而香港政府及親政府中人,又反過來指兇嫌自己送上門你們都不肯收,還不是台灣當局在搞「政治操作」?

突然之間,「政治操作」一詞變成了與「玩嘢」同義,原來是一個如此嚴重的「指控」。這可以說是一個新的認知,也可以說一個當頭棒喝。因為,經過了這麼多年,我還以為「政治操作」根本就是香港面對的政治常態,有什麼值得驚奇的!

廣告

我們今天面對的那個主權政府,從來都是靠政治操作來坐莊的。不是嗎!所謂聯共抗日,所謂國共合作,後來的超英趕美,或所謂革命要革到入靈魂深處的文化大革命,那一次不能算是「政治操作」!九七主權移交前後,不斷一再強調香港只是一個「經濟社會」,不是一個「政治社會」,然後就用這個理由來推翻承諾,否決香港的政制改革及發展,這不是以經濟來包裝的政治操作嗎?現在又把香港那些胡作非為、濫權濫暴,變成過街老鼠的香港警察描繪成為極度克制,還要在火車站貼大型標語撐香港警察,這又算不算是政治操作?香港人你仲未慣?

講翻台灣,九七之前,港英殖民地政府在大陸及台灣兩邊搞平衡,可以算是高手。港英殖民地政府跟台灣雖然沒有官方的關係,但民間的交流活動還算是十分活躍的。但自從主權移交之後,差不多所有涉及台灣的事務都變成了「政治操作」。這一點還不夠清楚嗎!香港變成為了特區,卻出人意料地沒有成為促進大陸及台灣交流的扭帶,反而只能配合着北京的策略去邊緣化台灣。

廣告

九七之後,有那一件涉及台灣的事務不是「政治操作」?主權移交伊始,台灣駐港機構中華旅行社那位主任為什麼遲遲不能獲得特區政府批出來港工作的簽證?也是在董建華年代,那位今天學上了林鄭月娥虛情假意地哽咽的馬英九當時還未當上總統,有一次應邀來香港大學出席一個研討會,也是未能取得入境許可,原因只是因為他不公開表態支持一國兩制!今時今日,佢就夠膽擺到明配合特區政府的政治操作,搞個「哽咽騷」來表示未能為台灣殺人案的死者申冤而感觸!但當年佢仲要諗選總統喎!

台灣殺人案一屍兩命,案情嚴重,可以說是人神共憤。老實說,我也十分希望兇嫌得到法律制裁。特區政府說沒有「域外法權」,這個說法也應該是事實。但特區政府有試過真心誠意地積極為死者尋求法律公義而着力嗎?從現在可以掌握的資料看來,顯然沒有。原因很簡單,因為是涉及台灣,跟規矩做!只能是「政治操作」!

根據台灣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先生的說法,早在香港特區政府提出那條《逃犯條例》修訂法案之前,台灣當局已經不止一次正式致函特區政府,希望尋求司法協助。也是邱先生親口說,特區政府對台灣的要求一直沒有作出過回應。然後在二月中,就突然提出了那條引起軒然大波的修訂法案。

林鄭月娥提出那條修訂案的動機,到今天大抵已經清楚,就是要一石數鳥,這其實何嘗又不是政治操作。其中一個原因,可能真的是想要處理那些逃港貪官;而這樣的所謂「修補法律漏洞」,也是要借機推翻香港人原本從基本法中得到保證的法律屏障。至於台灣殺人案?林鄭曾經說她對受害人很有「同情心」及「同理心」喎!佢唔止講咗一次,直到路透社爆出那段內部談話的錄音,裏面她仍然談到修訂條例是 well-intended。只是感到疑惑,為什麼她對一個人這麼有同理心,但對過去幾個月被她縱容了、保證了不會出賣的警察如此嚴重地傷害這麼多人,很多都是年輕人,甚至比台灣殺人案受害人更年輕,她卻可以如此冷酷,可以對警暴繼續視而不見。她的所謂「同理心」看來其實也只是「政治操作」而已。

說回台灣,台灣政府對陳姓兇嫌突然說要自首的反應,也確實似是政治操作。沒法證明最初台灣政府向特區政府提出司法協助的時候,有沒有政治操作的動機。但印象中,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先生是一個四平八穩的官員,他不像香港那些保安局長、律政司長、甚至特首一般噏得出就噏,又不介意不斷擘大眼講大話。他似是那種不會多講一句來引起誤解的實幹型官員。六月下旬的時候,他親口說台灣提出只要特區政府可以做到,又符合兩個政府之間處理相關事件的慣例,任何方法台灣當局都願意配合,但港府就是對他們的提請一直不瞅不睬。

而且,客觀事實是香港這邊的事態自從條例修訂案提出之後便一直惡化,台灣當局也就着條例草案作出過評論,也籍此重伸「一國兩制」的不可信及不可行,但還未至於高調抽特區政府水。當林鄭月娥一再以要為台灣案受害者申冤作為理由,又不肯面對香港人及國際社會提出的疑慮的時候,台灣總統蔡英文才說,如果這樣通過條例草案才交人,他們也不會接受,但特區政府仍然一直堅持繼續去馬。直到 6 月中,先有百萬人上街,再有年輕人包圍立法會事件之後,特區政府知道再難以硬推,特首才宣布暫緩提交立法會二讀。當時在記者會上,林鄭月娥便辯說暫緩的其中一個理由,是因為台灣的領導人蔡英文已經說明就算條例通過都不會接收。也是直到那一天之後,台灣當局才發出措辭比較強硬的聲明,來反駁林鄭月娥意圖把自己的施政失誤推落蔡英文頭上。

如果站在台灣的角度,能不以「政治操作」來回應來自大陸及香港的種種政治操作嗎?如果連派出觀察員出席世界衛生組織的傳染病會議都受到打壓及邊緣化,加上過去這麼多年的種種,台灣當局能不小心謹慎嗎?設想一下,如果陳姓兇嫌出獄之後直接上飛機飛往台灣,而台灣那邊又就此接受,後果將會如何?「咁台灣殺人案的被害人咪沉冤得雪囉!仲駛問?」咁咪人人開心!但真的會是如此簡單?

可以肯定,到時一定會有國際傳媒或者被安排了的香港或國內傳媒,會借機向中央官員或外交部發言人提問此事。然後,京官就很有可能會以這樣的套路來回答:「事件得到合理的處理,彰顯了法律公義。也顯示了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兩個地方政府之間的法律互助是不需要任何所謂國際標準的」。

我或者會估錯㗎!但面對這個可能性,台灣當局面對突然其來的所謂「自首」,能不以政治操作來反應嗎?所以各打五十大板,有乜好拗,其實台灣香港雙方都是「政治操作」。打和,各得一分,或者即係各失兩分。

最後,也要說一說所謂兇嫌的「自首」問題。如果是他自己良心發現,那當然是最好!老實說,大家都希望他受到公平的法律制裁!但消息傳來又確實相當突然。他為什麼會突然有這個決定,也是耐人尋味,莫非又是政治操作?林鄭都話咗唔係咯,點解大家唔信佢?(其實點解要信佢?仲要信佢?)

綜合媒體的報道。有一個說法是因為他良心發現,也以為自行向台灣當局「自首」,可以獲得減刑,相信不會面對死刑裁決。另一個說法,是他希望可以透過自己的自首,緩和一下香港現時因修例風波而造成的惡劣局面。

我不知道那位從來都不似神職人員的所謂神職人員落咗啲咩藥,可以令涉案兇嫌突然如此深明大義。我只知道那人從來沒有講過一句似神職人員身份的話!看到這兩個所謂理由,又知道在背後做功夫的是此人,又有理由相信這肯定又是另一個「政治操作」了。

就算希望兇嫌得到制裁,也不能刻意誤導他,令他陷於一個面對極刑的處境。他仍然只是一個兇嫌,應該有權利得到適當的法律諮詢。從而他就可以判別到,據說原來對於台灣,他這樣做只能算是「投案」,而不是「自首」,一旦罪成,也不構成任何減刑的理由!即係可能死得!

其次,今天香港面對的惡劣局面,已經不再只是因為那個條例草案。他怎樣做都不足以舒緩香港的情況。誰告訴他、或者誰向他確認,只要他跟那位挾着北京代理人身份的所謂神職人員去台灣自首,就能舒緩香港的惡劣氣氛?這其實只是抬他上轎為林鄭月娥遮醜!根本就係搵佢笨!

要舒緩今天香港面對的惡劣氣氛,應是香港的那位特首、部份高官及香港警察向香港市民自首,俯首認罪。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