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是真「香港人」?

2020/4/12 — 17:3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香港獨立學社】

主張「香港民族」概念的人經常受到統派質疑:若然香港人是一個民族的話,那麼藍絲又是否香港民族的一份子?警察呢?甚至退一萬步來說,那些不承認香港民族存在但會主張抗共的傳統泛民主派呢?畢竟在公民民族主義的理論基礎下,成為民族底下一份子的必要條件是承認該民族的存在以及其民族身份,並以民族利益為依歸。若然香港七百萬人裏,只有少數本土派承認民族理論,而主流民意皆是對此摒棄的話,那麼民族論不就是我們在自圓其說,理論的本質就是一種循環論證,而我們民族的人數不就少得可憐?

面對這種主張,無可避免地我們有必要將「香港人」這個概念劃分為幾層以作討論。在此,容我先將「香港人民」區分為「香港人」、「香港共同體」以及「香港民族」三個層級。

廣告

要先分清楚,「香港人」是一個身份。這個身份不一定要與任何身份認同掛鉤。你可以不承認自己是香港人,但只要你是在香港出生或在港住滿七年,你到入境處拿取了香港身份證,在國籍上你就是一名(中國)香港人。哪怕你不認同香港任何核心價值,不懂廣東話,甚至每天高唱紅歌歌頌中央,但從「身份」上出發,你是一名香港人,你認不認同是另一回事了。正如你也不能說梁振英和有著香港身份證的新移民不是香港人一樣。所以藍絲和警察雖然出賣香港人,心屬中共,卻依然是香港人,這一切是源於我們沒有主權。

但重點來了,我們卻從來沒有當「這些人」是「我們」的一份子。

廣告

區分「他者」與「我者」是民族主義的基礎,但不是但凡作出族群區分就是在走民族主義。就例如大家會對自己的母校、自己的業界甚或自己的家族有著一種特殊情懷,從而產生出一種對這個群組之間的歸屬感。就讀中文大學的人或許會很自豪於自己「暴大人」的身份嗎,對這所學校有歸屬,但這又使「暴大人」成為一個民族嗎?不盡然。但你説「暴大人」在中大一役中各施其職,大家緊守崗位守護校園,使他們成為了一個「共同體」,又會過份嗎?卻不會。這正正就是泛民主派或「黃」的統派對於「香港人身份」或「香港人為何不是民族」所站穩的論述。他們正正認為,香港人不是單一民族,但我們卻成為一「命運共同體」。在身份認同上,他們也會則重「香港」大於「中國」。面對中港爭議,在大多數時候,他們會選擇站在「香港共同體」的一方。比起中國人身份,他們也不會否認自己熱愛本土文化,對香港有著一定的歸屬程度,也會捍衛我們這個共同體的存在和權利。但就是基於某些原因,他們不願意承認己身就是「香港民族」。拋除所謂的「政治正確」與否,或許是因為歷史太短、文化太少、經歷太短,他們就是不願意以「民族」自居,一切以「本土」為本。

 一個民族必然要經歷民族覺醒的過程。《香港民族論》作者梁繼平認為,真正連結起香港民族的,是苦難。每一個人覺醒的時點也不一樣,但唯一的共通點,是痛苦。自去年六月起,本土派人數急升。大家會了解制度崩壞、主權在民其實是「果」,「血的教訓」才是真正的「因」。有多少人是在梁義士一躍而下那刻、白衣人恐怖襲擊那刻、速龍血洗太子那刻,才察覺到香港民族的存在?民族本身是一樣既主觀又客觀的概念。客觀上,語言、文化、歷史種種也能形成民族。但欠缺主觀的覺悟,「我是香港民族一份子」這種自我認同,任何客觀條件也頓時淪為空談。

「香港民族」比起「香港共同體」就是走前了一步,在經過民族覺醒過後,甘願承認民族身份,以排他性更高的手段,鞏固己身利益,將本土主義推至極致,以保障民族的存在。作為共同體的一份子,面對不願意融入香港的新移民,你或許可以像張超雄那般包容、那般大愛,那般無私。但以民族為根基的人,就只會寸土不讓。若然新移民希望成為我們一份子,那麼需要改變的就只有他們,不是我們,不是香港民族。當著重民族生死存亡的我們,面對正嘗試「溝淡」我們的十三億人民,為了捍衛生存空間,比起「共同體」,我們必然對移民政策更加著緊。這就是「民族」和「共同體」之間的根本分別之一。

那麼又是否代表還未經歷「民族覺醒」的他們不是同路人呢?

美國民族主義學者 Benedict Anderson 將民族定義為「想像的共同體」,也以此作為其民族主義著作的書名。終究「香港共同體」與「香港民族」也不過是殊途同歸,要成功要失敗也就同一命運。非民族的共同體從來只是泛民主派多年來的幻想,要是希望繼續尋找屬於當中的灰色地帶,不就是再一次踏進了「一國兩制」的圈套。但面對共產政權,我們從來沒有二次分化的餘地,不團結起來消滅最大的敵人,受害的就只有香港人本身。「統」、「獨」本質上是一個二元對立的命題,但大部份「共同體」的成員就是處於一個曖昧的位置。我們要做的,究竟是將他們拉進「獨」派,抑或繼續以謾罵和分化將他們進一步推進「統」派?相信大家冷暖自知。

但願這小島不再死於分化。

(作者自我簡介:一群對身邊事物無能為力,但希望盡力宣揚香港獨立的中學生)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