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歧視黑人? 從中國的種族歧視實況談起

2020/4/10 — 12:5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世界衛生組織幹事長譚德塞指責台灣針對黑人發動種族歧視言論,惹來國際社會嘩然。

說到抗疫,明明 #地球是台灣人領先,這是世人有目共睹的事實。譚德塞卻指鹿為馬,恃着有中國撐腰便大放厥詞,肆意抹黑在國際政治上長期遭到排擠和孤立的台灣。

譚德塞也許未親身去過中國,不知道「自古以來」中國文化便對非漢人視作「化外之民」,亦即不文明之人。先秦年代成書的《山海經》,就不時記載皮膚黝黑的所謂蠻族部落,說他們「人人面長唇,黑身有毛」、「為人面目手足盡黑」。如果《山海經》只是客觀描述黑人為黑,那麼唐朝時也有所謂「崑崙奴」之說。就是對印度次大陸和南洋諸島人民的統稱。崑崙意思是皮膚黝黑,那些移居中國,充當僕役的矮黑人族群,就被蔑稱為崑崙奴。

廣告

回到近代,晚清思想家康有為在其名著《大同書》中對黑人的描述更是真正充滿種族主義色彩:「然黑人之身,腥不可聞。……故大同之世,白人黃人,才能形狀,相去不遠,可以平等。其黑人形狀也,鐵面銀牙,斜頜若豬,直視如牛,滿胸長毛,手足深黑,蠢若羊彘,望之生畏。」

可見,以膚色來輕蔑特定族群,在中國文化裏的確有其歷史根源。這種充滿種族歧視色彩的天朝上國心態,一直延續至今,在當代「大國崛起」的自我催眠下表露無遺。

廣告

2018年央視春晚,上映了一齣具爭議的鬧劇——中國演員婁乃鳴把臉塗黑,墊起胸臀,扮作非洲土人;另一位黑人則扮演猴子角色,一面歌頌中國的偉大,一面跳起舞來。甚至微信的翻譯系統,在2017年也曾把「黑人」翻譯成帶有冒犯性的N字一詞。

再說,有數萬非洲人居住的廣州,經常被戲稱為「巧克力城」。住在中國的黑人,他們面對的歧視更是無日無之——遭到警察針對、無理抽查護照、被認定有犯罪嫌疑等等,已不是甚麼新聞。

有曾在中國居住的非裔美國人在網上媒體撰文,說中國社會「瀰漫着種族主義」,黑人遭受歧視已是生活日常,非裔社群只可以「聳聳肩」來應對中國大眾的無知。

最可怖的是,中國社會似乎對自身的種族歧視往往視而不見,對國際上的批評卻凡事上綱上線,把一切批評說成對中國人的歧視。想一想,如果美國有一座亞裔聚居的城市被稱爲「黃香蕉城」,恐怕不出半日,就會被中國網軍和官方操縱的輿論機器批鬥得體無完膚吧。

美國好歹是民主社會,嚴重的種族歧視者不止面對法律制裁,還要承受輿論反擊,甚至把生意賠本。但是中國呢?在國家資本主義下,央視、微信乃至一切企業都受中共控制,歧視是沒有後果的,因爲國家會把異見者封鎖掉。

黨國合一下的社會經濟結構,恰好就是營造歧視的溫床。

既然社會制度默許歧視,也就倒過來鞏固了中國文化裏的種族主義,還有凡事「中國例外」的雙重標準。種族主義可不是西方社會獨有,但對於中國而言,只有別人歧視我才是歧視,自己內化了的「華夷之辨」就不算歧視;只有中國才能指控白人「傷害十三億人民感情」,從來沒有「天朝上國、禮儀之邦」歧視黑人這回事。

那麼,按照譚德塞的講法,現在中國不單止收拾了武漢肺炎,甚至對種族歧視的指控也免疫了。但是多虧了「一帶一路」,數以萬計在中國的非裔人民,承受着猶如古代「崑崙奴」一般的非人待遇。

譚德塞先生,你有空去聲討防疫居功至偉的台灣,怎麼不去關心「自古以來」飽受中國歧視的非裔人民?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