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作者博客:http://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11/26 - 15:29

談一談「投白票」的荒謬

在機場時巧遇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委員 Luke de Pulford,發覺 Luke 不只靚仔,而是無論言談舉止,步行姿勢,衣著服飾等,如果不是政客,應該是個 model。我當時忍不住想,若然「佬訊」在場,他們大概又能寫出一系列衣著分析文章。(作者攝)

在機場時巧遇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委員 Luke de Pulford,發覺 Luke 不只靚仔,而是無論言談舉止,步行姿勢,衣著服飾等,如果不是政客,應該是個 model。我當時忍不住想,若然「佬訊」在場,他們大概又能寫出一系列衣著分析文章。(作者攝)

在今次選舉,以及過去數場的選舉裡,間中會出現一種所謂「投白票」的聲音,也就是建議選民照樣去排隊投票,但在上面不填任何候選人,放棄自己的選票之餘,更聲稱要向政權表達出對這個制度的完全不信任。

首先說一句,我是完全不認同「投白票」的做法,不單不認同,更覺這是最為愚蠢的策略之一。我在這篇文章裡寧願用詞強硬一點,因為我擔心這種「投白票」的荒謬風氣繼續發酵,會影響下一屆立法會選舉。

先說一下「投白票」的根據,無非就是引述一些半真半假的前提,再推論一些完全錯誤的結論。例如:

廣告
  1. 立法會仍然為建制派的天下,香港政府由中央任命,中央掌話事權。
  2. 政制完全被操控,不應信任。
  3. 他們認為投票就是,肯定及信任這個制度。
  4. 民主派取得大多區議會(或立法會)議席,也無法左右大局。
  5. 國際媒體報道香港情況時,以為香港很民主,是一人一票,民主派大勝,被人誤會香港情況不錯。
  6. 「投白票」鼓吹者從而得出結論,由於情況不是那麼壞,所以《人權法案》也不用通過了。

有關區議會如何左右大局的文章頗多,當中引經論據,讀者如果有興趣看看區議會在政治力量和經濟力量上對局勢的影響,上網不難找到相關評論。因為我這篇文章是在飛機上寫,也就不提供連結。

但有關國際媒體對香港選舉的報道,倒是應該趁現在談談。像 BBC 這次談及香港的選舉,提到特首承諾選舉後會保持 open mind 時,在 open mind 二字是加了引號。按行文習慣,即是 BBC 也不相信是真。在 BBC 的電台節目上的鋪排,更是先播出民主派取得 landslide victory,之後又提到特首會 HUMBLY listen(唸 humbly 時提高聲線,不信任的語氣)。一轉頭說 however,就提及外交部部長措詞強硬地說香港是中國一部份,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任何企圖搞亂香港、損害香港穩定繁榮的企圖都不可能得逞,語氣極為霸道。

「投白票」的鼓吹者聲稱這場選舉的成功,會使國際媒體錯誤評估香港很民主,但事實上大多媒體的報道手法,跟 BBC 大同小異。「投白票」鼓吹者的沙盤演算,除了流於想像之外,還嚴重低估了外國對香港及中國的了解,以及對中國的不信任。就以這次 BBC 的報道為例,同一天的國際大新聞,是指澳洲政府懷疑中國政府企圖在澳洲國會裡安插親中方的勢力。

如果以為看到以上新聞的外國人,會天真地認為:「原來香港好民主,沒事情了,我們外國人很放心,不用幫!」建議讀者趁著選舉熱潮未過之際,趕快上去不同的外國主流媒體看看,看的不只是單一文章,還有整個國際版的其他報道。

民主派大勝區議會,不單不會削弱國際關注,反而更有支持。說到暴力抗爭,我們之間選擇不割席是一回事,但不得不承認,這在外國媒體眼中,是扣了很多形象分。外國人喜歡看那種風雨飄然之後,地面沒有一片垃圾,市民自發打掃衛生的場景。正如 2004 年泰國軍政府推翻民選的總理時,外國媒體最關注的,不是對整個民選制度的摧毀,而是有軍方支持者,在坦克車的槍管上掛了鮮花。

如果問這次區議會選舉給外國人的意義,就是讓他們看到,香港人到了今時今刻,仍然願意用和平理性有序的方式,去表達想法。而這次選舉的結果,勝過一切民調及遊行人數。如果北京堅持一意孤行,外國人(尤其是民主國家的人民)就會明白,連這麼大比例的人民聲音也不願聽,人民上街示威抗爭,也是在所難免。

還有一點要說,「投白票」的鼓吹者總是聲稱,只要夠二百萬「白票」,會是很震撼。然後呢?《人權法案》就能加快通過?我實在無法理解他們的邏輯。

我每次看到有臉書專頁鼓吹「投白票」,我會立即取消關注,因為我擔心在這麼大是大非的策略上,如果他們也用上如此錯誤的策略,那麼他們的其他觀點,又會是怎樣呢?(注:嚴格來說,我在這裡確是犯了「訴諸人身的謬誤」(ad hominem),一個選舉的觀點錯誤,不代表其他觀點也錯,但我只是不想多看了。等如一個不懂買紙的阿媽,可能撚得一手好菜,但我也不想吃。)

是了,在機場時巧遇 Luke de Pulford,就是有份褫奪「何已完」博士學位的那位靚仔議員,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委員 Luke de Pulford。在圍封了的香港國際機場,我居然會跟一個英國議員,一起關心鄉黑的博士學位,數月前又怎能想像出來?談了數句,臨入禁區之前,我問他會否再來香港,他說一定會,並說:「昨天勝了一場選舉,但是真正的抗爭(他用的字是 battle),現在才開始。」臨走前他還說了句:「之後的路會越來越難走。」

其實外國不少人也跟 Luke 的想法一樣,不會天真地看到選舉勝利就以為香港天下太平。而是清晰明白,選舉只是小勝,但前路漫長。說實在的,至今在我有限的社交範圍裡,唯一會說相信「民主派大勝會招至國際誤以為香港形勢大好」推論的人,其實就只有那些推崇「投白票」的人及讀者,恕不能明。

 

想追看薯伯伯的文章,請設定此 Page 為「搶先看 / See First」
Instagram:Pazu
新博客

另外還要提一提大家:【新書速報】Pazu 薯伯伯《不正常旅行研究所》(白卷出版社)— 從西藏拉薩到神州大地;由亞洲各國至中東地區。非常人般玩轉奇異世界、紀錄精彩故事文化習俗。在旺角序言、北角森記、誠品書店及各大書店,均有代售!其中在旺角序言及北角森記,有少量簽名版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