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才子

假才子

比較政治碩士學歷、傳媒工作者。取名「假才子」是因為潮流興才子才女,但又沒有人承認自己是假大空的偽才子才女,所以先行澄清。文章內容不好就還請見諒,畢竟我不是個正牌才子。

2020/11/21 - 18:14

談獨裁政權下的議會

有個現象,好像很荒謬,但又老是常出現:獨裁政權下的議會。無論是大陸、俄羅斯、甚至北韓、一些冇人識的第三世界國家,明明大家都知是獨裁國家,卻都有議會。為何獨裁國家也要有議會?今次談談這個,兼香港。

政治學者認為有幾個,好像很可笑,又好像有點道理,的理由。一是裝假狗。在 21 世紀,政府要為人民服務這種概念已經廣傳世界,獨裁者也要向國內外裝作自己權力得來有合法性,紛紛為政權添上共和國、民主、人民等字眼。國內新聞有班所謂議員代表民意稱讚政府,外國賓客來到也有些國會議長可以幫忙招呼。儘管人人都知是說謊,政權還是在說謊。

二是吸納精英、改善管治。獨裁政權總要有班走狗幫忙做事和充門面,有議會就會有政黨和政客,提供一堆公職養活這些走狗,既給那些恨死想巴結獨裁者的所謂社會賢達一個窗口,也給獨裁者一個馬房揀卒的機會。作為議員,他們也多少要提供一些選民服務,收集一點選民意見,向上 feedback,可以改善施政,如果獨裁者有關心管治的話。當然紅線在哪他們都知道。

廣告

三是限制反對聲音。任何事情都總會有反對聲音,鎮壓不會消除只會累積,一爆可以很大煲,那就不如提供一個渠道洩出,但又要是在控制之下不會出亂子的。難聽講就叫圈養反對派,你們可以罵一罵,但不可以越過雷池,威脅我政權,我隨時可以拉人封艇。外國記者來到,也有班反對派領袖可以訪問,可能就會造成反對聲音還能生存,那民主自由也不是最壞呀,的錯覺。

這些議會又分為有限度競爭和無競爭。有限度競爭就是有班真心反對政府,甚至想要贏選舉的反對派,但政權總有辦法令他們無法勝出。無競爭就是這些其他黨派也是假的,是政權 B 隊,頂多小罵大幫忙,其實是黐政權搵食。前者例子有俄羅斯、泰國、新加坡、以往的馬來西亞和墨西哥等,他們有真心反對政權和可以參選的反對派,但選舉永遠政權勝出。後者有大陸的民主黨派、伊朗反對派也是在鳥籠之內不敢反對精神領袖、中亞一些獨裁國家像哈薩克的所謂反對派總統候選人自己也承認只是陪跑和其實投了現任總統一票,柬埔寨、北韓、古巴等直頭沒有其他政黨。

為何出現有限度競爭,又有不能也和不為也之分。不能也就是政權自己也沒信心可以完全消滅反對派,例如自己權力也不穩固,或是反對派也有一定後盾背書,像(當年被軟禁時的)昂山素姬是國父女兒,馬來西亞反對派有華人支持,泰國軍方掌權其實名不正言不順等。不為也就是政權其實有充份信心隨時可以一隻手指捽死你,見你沒實際威脅就讓你做花瓶而已,但你一真的構成威脅就會出手。所以俄羅斯反對派領袖被視為威脅了就被下毒,馬來西亞怕安華贏選舉就將他收監。但這只是攻擊反對派領袖,有些更會直接撕破臉,從有限度競爭縮窄為無競爭,像 2017 年柬埔寨政府索性將全個反對派 DQ,議會只剩下執政黨。

現在香港轉變,是因中共過去仍在韜光養晦,擔心搞香港會引來國際制裁,反正你班民主派也做不出甚麼花樣,就容許有限度競爭,但現在你可能真的有機會 35+,加上中國戰狼起來了而外國勢力中哂中國病毒,就撕破臉要變成無競爭。所以有些人講,會不會民主派不拉布或怎樣中共就會輕手,都是誤解。這完全是政治決定,重點是你會否有可能威脅到港苦,拉布甚麼只是藉口,除非你不搞 35+,不找外國勢力,自閹做禮義廉第二,中共都會一有機會就消滅你。至於講到好像 DQ 主任真的有套標準,你跟著做就得,就更好笑,你慌班公務員真的夠膽自己做這種政治決定,會親自監控 Facebook 和做大公文匯剪報嗎?當然又是上頭指示嘛。

老實講,因為已經撕破面具了,中共很可能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更多招數陸續有來。事實上這次 DQ 可被視為以國安法為開始的連串整治香港招數之一,禁絕街頭運動,打壓議會戰線,下一步,其實也已經是現在進行式,就是其他社會抵抗勢力如教師、黃店、法官等。在國安法推行時,有些評論就已經警告大家要作最壞打算,研究如何保存抗爭之火,現在這問題更是迫切。

至於有些人關心親中派如何自處,會不會扮反對派,我想也是多慮了。大陸有擔心過沒有反對派就叫八大民主黨派扮反對派嗎?人大開會有擔心數反對票時「沒有」會尷尬嗎?他們需要扮反對派的話一早叫他們做了。中共也不關心甚麼香港管治質素,他們只覺得你是妹仔,這正反映在七娥近期北上傾惠港措施處處碰釘,你是收柯打的,不是給意見的,不要搞錯身份了。當然更根本是他們也不信任香港親中派。香港回歸廿年搞成咁,他們豈會不知親中派有幾廢?例如費事扶起他們直接 DQ 反對派、國安法宣布前全部人蒙在鼓裡、找李小加入港大開始換血……還有人笑親中派以後沒人可賴了,就太不了解他們本性了。沒得賴拉布,就賴區議會、賴黃色勢力、賴外國勢力、賴反修例、賴佔中、賴年輕人……根本有無限可能。反正,人人都知是說謊,政權還是在說謊,就是如此。

 

作者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