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談中共黨性的「鬥爭意識」和「自毀傾向」!

2020/4/23 — 13:04

筆者執筆時得悉日前撰寫的一文 (註) 得到160k個likes,身為作者難免心底泛起一陣意料之外的安慰。 可是,筆者曉得不必過份解讀這個數字,回心細想之餘深感傷痛,因為正正顯示出不少香港人已驚覺到中共凶相盡露,動起手來,更反映出香港人的無奈和憤慨,感受到政治前途已經陷入萬劫不復的可悲宿命! 筆者相信,更多香港人有點不解,充滿疑惑:當前疫情尚未止息,地區的社會仍紛亂,經濟蕭條現象呈露,國際政治尚未明朗,以至面對各國圍剿的嚴峻形勢下,為甚麼中共還是如此心狠手辣,對香港三番四次封喉撩陰,甚至在自傷經脈的危機下,仍然不顧後果的「攬炒」,置香港於死地呢? 

對中共而言,香港無可置疑在政治上和經濟上有著重要的戰略意義,有別於和優於內地任何一個現代城市。 就算如今中共已發展為第二大經濟強國,香港在現代化制度、法治、通訊、物流等種種優良條件保障下,作為金融貿易的中樞地位仍然不容忽視,不少政論學者更指出香港一直是中共黨國資本機構和特殊集團,以至個別特權人士的資金轉運中心。  因此,無論與中共內部聯繫和外界接觸,香港的角色應該還是未能被代取,雖然隨著中共多番措舉所造成的負面影響,香港原有獨特優勢已不斷被侵蝕削弱,潛在危機不淺。 那麼,難道中共當局真的如此愚昧執迷,罔顧自身「利益」,粗暴「干預」香港事務,摧毀香港的現存價值,把香港拋進「政治」紛爭的泥淖中?!  不少香港人實在有所不解:中共如此「不按常理出牌」,到底為的是甚麼呢?

中共先輩毛周兩人對香港「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批示早已證明是正確的 ; 鄧矮子當年在「收回主權」的歷史使命和「維繫現狀」的現實需要兩者吊詭之間,還是為香港設置所謂「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和「五十年不變」等「協議」,無疑是認識到必須務實一點,不宜輕率「改變」香港,從而直接影響對內地的長遠價值。  可是,習大帝主政以來,漸漸步向極左路線,在處理香港問題上可謂「數典忘祖」,反其道而行!  最近內地兩辦的一連串動作已把過去的「承諾」踐踏在腳下,政治效果上就是提早二十七年成立「香港市」,等同內地其他城市如上海市和廣州市一樣,讓黨委書記粉墨盛裝上場,以中央代言人身分履行監督權,正式牢牢掌握「香港市」的全面管治權,柒婆市長只能垂手靠邊站,唯命是從!

廣告

從戰略角度看,「政治」本來就是「維持權力制衡、妥協和互相適應」的「權術」,尤其在西方社會,涉及個人、組織,以至國家權益的「政治行為」,雖然盤根錯節的關係複雜,極少有壓倒優勢的「完勝」或者潰敗塗地的「跪低」,卻是彼此保留一定迴旋空間的協調「藝術」,甚至可說是「政治」道德倫理中的「尊重」和「禮待」。  可是,由於其崛起、抗爭、奪權,以及波折起伏的血淋淋經驗,在中國共產黨人的眼中,「政治」只是「權力鬥爭、掠奪和你死我活」的「謀略」,必須「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完全壓制對手而奪取絕對的勝利! 筆者以為,中共黨性的「鬥爭意識」壓倒一切理性的政治權謀,是中共本質上思維的局限和缺陷,視「鬥爭」為達到「政治目的」的手段,甚至代取為「政治目的」。  那麼,偏向極端的「鬥爭」手段便往往成為惟一正確可行的「政治」出路!

只要略略翻看中共黨史,盡是「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的慘烈記述。 「鬥爭」意識背後其實就是缺乏自信、極度自卑和完全虛怯,因而容易被「鬥爭」思維迷了心眼而「誤判」,表現出來的言行也顧不得付出沉重代價,甚或招致「自毀」的玉石俱焚後果。 因此,犧牲數十萬人、數百萬人,以至數千萬人並不是中共所考慮的,經濟倒退引致生靈塗炭的災難也不是中共所關注的,中共只要堅持「鬥爭」,而「鬥爭」成功便完成「政治目的」,一切都變得是「合理化」的「政治正確」! 且回顧中美貿易一役,中共明知「形勢比人強」,還是硬碰盲撐的與美國糾纏拖拉數月,到頭來輸得更慘,付上更大代價簽下「喪權辱國」的協議, 習大帝沒有顏臉前往白宮與特朗普一起簽署文件,只派劉鶴充當李鴻章角色背上「賣國」黑鍋,由此可見其「鬥爭意識」導致的「自毀下場」!

廣告

對於香港人來說,中共黨性的「鬥爭意識」和「自毀傾向」已逼使香港人無可選擇的走上戰地去,迎來一場「政治攬炒」的荒誕戰役,相信將要帶來極大的悲劇!

 

註:詳見《立場新聞》﹤【評論】駱書記隆重宣布:落實「一國一制」,香港市正式成立!﹥一文 (2020/04/21)

 

發表意見